这是历史学家苏思纲描述的包金(Bow Kum)案的场景。包金死时只有21岁,她的身份有些复杂,出生于广东的她幼年被父亲卖掉,后来被贩卖到美国旧金山,先后被两个男人占有,警察怀疑她并不是这两个男人的妻子,而是被强迫卖淫的妓女。

  发现尸体的男人名叫陈林(Chin Lem),以前是洗衣店老板,那天警察把他带去警局讯问。陈林说,死去的女人是他妻子,他能猜到凶手是谁,是一个叫刘东(Lau Tong)的人。他说,几个星期前刘东找过他,要他赔偿3000元,因为刘东花了3000元买下包金,既然现在包金跟了陈林,陈林理应赔偿他3000元。陈林拒绝了这个要求,因此惹来包金的杀身之祸。

  但警察觉得事有蹊跷,警察问陈林为什么他手上有血迹时,陈林说因为他碰了包金的尸体,想看她是否还活着。可是事情没那么简单,陈林住在勿街22号一个属于安良堂的公寓,并且是安良的成员,而包金则住在对面的勿街17号。警察因此怀疑陈林和死者并非夫妻,陈林当时正失业,有可能包金是妓女。

  警察随后揭开包金的身世之谜:包金被贩卖到旧金山,跟刘东生活了几年,一个基督教慈善机构认为包金是被拐卖的,想方设法把她救走。警察介入后,刘东说包金是他妻子,警察要他出示证明,他却拿不出证明。包金在基督教慈善机构生活了几个月,在那里认识了陈林,当时陈林是个有点钱的洗衣店老板,他把包金从加州带到了纽约。

  命案发生后,唐人街有传言很多男人对包金有意思。警察刚开始认为这是一桩情杀,凶手就是陈林本人。但陈林口口声声说凶手是刘东,并说有好多人可以作证,案发前有人看见刘东在包金楼下徘徊。

  让案件更复杂的是,陈林属于安良堂,刘东属于龙岗公所,后者不是帮派,而是宗亲会所,所有成员姓刘、关、张、赵,因此也称“四姓公所”。有了这层关系,安良堂和龙岗公所都介入。陈林的兄弟,另一个安良堂的成员,为包金办了一个体面的葬礼,陈林哭得很悲伤。

  案发前,陈林曾经把刘东向他要赔偿金的事禀告安良堂的大佬,安良大佬认为,陈林不是直接从刘东手中带走包金,因此不必给刘东钱。现在陈林被怀疑为凶杀,安良堂于是设法为他开脱。

  不止一个目击者对警察说,案发前,刘东和他的一个亲戚出现在包金公寓楼的后院,站在包金的窗口下面鬼鬼祟祟。警察还发现刘东的衣袖上有血迹,于是警方逮捕了这两个旧金山来的男人,随后检方以谋杀罪名起诉他们。

  这个叫刘东的人前科累累,曾经卷入8次枪击案,教会人员发现包金在刘东家被当做奴隶使唤,于是暗中举报给警察,警察查抄了刘东家,包金被教会带走。
  由于安良和龙岗公所的卷入,此案不仅仅是个人恩怨,而演变成了两大社团的矛盾,双方都认为这是有关面子的事情,谁示弱了谁在江湖上就会被人嘲笑。于是龙岗公所筹钱帮刘东打官司,安良也找了很多证人。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双方彼此报复,枪击、殴打、谋杀频频发生。警方预计等到法庭判出结果,势必又引发一场恶战。

  终于法庭举行庭审,陈林本人坐上了证人席,他讲述了与包金相识、结婚的经过,以及发现她被杀害的现场。但辩方律师对他进行拷问,问他:既然他在纽约还没找到工作,那么如何维持生活?他在中国有一个妻子,跟包金再婚难道不是非法的?辩方律师还问了陈林一个很致命的问题:她要离开你到波士顿去,因为你强迫她过不道德的生活,难道不是吗?陪审团对此很纠结,不知哪一方更可信,最后裁定被告无罪。

  这下唐人街闹翻了天,安良和龙岗公所又打起来,最后双方都消耗了很多财力人力,不得不签订休战协议,厮杀才终于平息。

文 / 侨报记者林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