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疫情思无邪

疫情思无邪

Apr 3, 2020, 14:51 PM

  文/鲜于筝

  疫情突袭以来,蜗居家中,在电邮、微信上和朋友作“十日谈”。今天是第11天,早晨9点,阳光灿烂。我和妻说,我出去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戴上口罩,妻说。我说不戴了,就在附近遛遛,又不上法拉盛,能碰到几个人啊?口罩还是带上,妻说。行,带上。她递给我一个新的口罩。我装在大衣口袋里。妻知道我带了也不会戴,我也知道她知道我不会戴,她也知道我也知道她知道我不会戴……。这种句式现在很时髦,比如说,我知道你在说假话,你也知道我知道你在说假话,我也知道你也知道我……。

  出大楼,一股冰清玉洁的冷气冲鼻而来,我站定,做了几次深呼吸,我感到我的肺泡在鼓掌。瞧人行道上那些树,枝条上新芽滋滋地往外冒,小病毒,拿他们没有辙吧!街对面一个中年女子戴著口罩在匆匆地走。没有车子开过。我拐到138街,街角花圃草坪上见到了童花头——一棵长不高的树,我已经在这儿住了20多年了,她还是那么高,比我高不了多少,我叫不出她名字,孔子说:“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无奈我“多乎哉,不多也”!说她童花头,因为密密披下的柔软的枝条就像覆盖女孩的一头秀发,天真活泼;正在开花呢,小白花蓬松一头。如果轻轻分开秀发也许能看到一双晶莹的大眼?一辆巴士从法拉盛开来,34路,望进车厢,只一个乘客,靠窗坐在车厢中段。听说,现在搭公交车不用买票,中门上下,前门不开。一男一女正迎面走来,我穿过马路,走对面的人行道。前边就是足球场,空旷无人,要不是这疫情,这么好的天气,球场上早对垒鏖战了。我从友联街转回家,转了个圈,回到家门口,正好又遇见一辆法拉盛来的34路。睃了一眼,就两个乘客。明知不会有几个乘客,车照发,班次都没减。我还真有些感动,目送34路在前方拐弯处消失。

  回到家,妻的第一句话是:快洗手去!

  泡一杯茶,坐书桌前打开手机看微信。“十日谈”的谈友主要是国内的一些老同窗,无非是互相交流一些讯息。W经常会发来一些国内的报道,比如报道说美国的穷人看不起病,都在家里等死?他问我是不是这样?美国的社会是不是现在很乱,屡见抢劫杀人,照片都上报了?我笑了。关于病毒的源头,阴谋论不阴谋论来来回回谈了好几次。

  我想起我上初中的时候,正碰上抗美援朝。有一天突然报上登出,说“万恶的美帝国主义”法西斯丧心病狂在朝鲜投掷细菌弹,发动灭绝人性的细菌战。而且有照片为证,照片上是美帝国主义空投下来的细菌弹:像个重磅炸弹,这细菌弹丢到地上,居然一分为二晾在地上。另有宣传画,画上画著老鼠、癞蛤蟆、蜈蚣、苍蝇,蚊子,乃至跳蚤之类,正从细菌弹壳里往外爬。它们都带著细菌,可以传染鼠疫、霍乱、伤寒、疟疾、痢疾、脑膜炎、肺结核……。70年前的愚民们看了同仇敌忾,打倒美帝国主义!全国义愤填膺,轰动了一阵。后来细菌战不听说了,朝鲜战争结束以后才知道根本没细菌战那回事,是宣传。

  51年,我上初一,语文课本上有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那是年轻人读了无不为之感动的文章,开头那几个排比句就让人沉醉。文章中叙述了志愿军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一个被蹂躏死去的朝鲜妇女,刺刀插入了她的阴户。美国兵禽兽不如!30年前,和朋友聊起魏巍,我又想起了这个情节,总觉得美国兵怎么会干这种事?于是想找这篇文章再看看,一时还找不到,最后在电脑上查到了《谁是最可爱的人》,但这个刺刀情节没有了。我这才和细菌战连到了一起,原来都是兵不厌诈的“宣传”。魏巍在我心目中一落千丈。这些年来,才知道我们的不少文学都是宣传。遵命文学也好,宣传正能量也好,很快就会逐逝波而去的,就像疫情一样,不可能赖著不走的。

  纪德1936年6月18日高尔基去世在红场举行的招待会上说:“到目前为止,世界上各国的

编辑姓名
图片1说明
图片1
图片2
图片2说明
图片3
图片3说明
图片4
图片4说明
是否进入首页要闻
新闻频道
新闻栏目    
第二新闻频道
第二新闻栏目    
视频文件URL
视频大图
是否首页置顶
相关新闻
搜索方式: 







逻辑与(AND):+
关键字:
缩略图
是否进入重点要闻推荐
频道
作家姓名
首页导图
是否进入首页排行榜
是否进入首页大只讲与八友集
是否进入原创精选
是否添加到首页焦点图
首页焦点图片
首页焦点图文字说明
是否为首页栏目推荐
首页栏目推荐图
所在房产频道栏目
预发布时间
可视化专题名称    
可视化专题栏目名称
是否进入可视化专题导读
是否为wap置顶大图
是否一周要闻置顶
是否编辑推荐
是否进入周末特稿
周末特稿图片
是否进入周末头条
 

  送往后台发布  
 (YYYY-MM-DD HH:MM:SS)
 (YYYY-MM-DD)
样式路径控制
  

大作家几乎都是造反者和不安分的人,在苏联头一次,大作家不再是反对派分子了。”纪德的话不错,但是就高尔基来说,纪德冤枉他了。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