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特权夫妻 大发灾难财?

特权夫妻 大发灾难财?──斯普雷彻和莱夫勒卖股票记

Apr 3, 2020, 13:39 PM
莱夫勒(左)今年1月6日宣誓就任国会参议员,由她丈夫斯普雷彻(中)手持圣经,副总统彭斯(右)监誓。美联社

    莱夫勒(左)今年1月6日宣誓就任国会参议员,由她丈夫斯普雷彻(中)手持圣经,副总统彭斯(右)监誓。美联社

  拥有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洲际交易所集团(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ICE)董事长兼CEO,在2月底卖掉了几百万元的母公司股份,时机正好在美国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报道的数天之前,也就是疫情对美国经济造成毁灭性冲击、股市重挫的前夕。他和他的国会参议员妻子今年起就不断大卖股票,真的是投资神准?还是比一般人早一步获得内线消息?

█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杰佛里·斯普雷彻(Jeffrey C. Sprecher)是洲际交易所集团(ICE)董事长兼CEO,也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董事长。他还是乔治亚州共和党国会参议员凯莉·莱夫勒(Kelly Loeffler)的丈夫。他在2月26日卖掉了ICE价值350万元的股份,根据他向联邦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SEC)申报的资料,平均价格是每股93.42元。此后,随著股市全面重挫,ICE股价跳水,重跌了25%。

  SEC的申报资料还显示,斯普雷彻和莱夫勒又在3月11日合卖了价值1530万元的ICE股票,平均价格大约是87元。两人还向参议院申报,他们从1月24日起就开始出售其它公司股票,总共进行了27次交易,卖掉了价值300万元股票。因此在股市因新冠疫情而全面重挫,投资人面临重大损失的时候,他们两夫妻不但全身而退,甚至可以说是发灾难财。

  丈夫买下纽约证交所 妻子买下亚特兰大美梦队

  斯普雷彻和莱夫勒夫妻资产超过5亿元,游走政商界,无往不利,被批评者指为特权阶级,他们两人究竟如何达到今天的特权地位?斯普雷彻出身威斯康星州麦迪逊(Madison)的中产家庭,父亲是保险业务员,母亲是护士。他先在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攻读化学工程,然后在加州马里布(Malibu)佩珀代因大学(Pepperdine University)取得工商管理学硕士(MBA)。

  他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在南加州,担任空调业巨头特灵公司(Trane)的销售员。1983年进入西方电力集团(Western Power Group)工作; 1992年电力行业管制解除,斯普雷彻以敏锐的洞察力嗅到商机; 1997年他以1元代价买下位于亚特兰大的电力交易所(Continental Power Exchange,CPEX),后来改名为洲际交易所集团(ICE)。

  斯普雷彻在2012年之前还是名不见经传的亚特兰大商人,直到他收购纽约证交所这个华尔街最知名的机构,让他一夕之间晋升美国金融业的顶层。斯普雷彻2011年就想买下纽约证交所,出价113亿元没被接受,但是第二年用较低的82亿元成交,交易在2013年完成。

  纽约证交所是全球最大的证券交易所,超过2400家公司在此上市,2018年2月总市值曾创下30.1万亿元的纪录。《纽约时报》在2013年报道,斯普雷彻被视为那种能够促成华尔街改变运作方式的人物之一。“就像许多年轻的公司颠覆了旧的商业秩序,ICE善用电脑能力,更快并更省钱就将事情办成──即使不一定做得更好。ICE的扶摇直上反映了新的华尔街,高速电脑主导了交易……在拆解旧的证券交易大厅,用机器取代人类交易员上,斯普雷彻所做的贡献可能比任何人都多。”

  凯莉·莱夫勒出身伊利诺伊州农家, 1999年自德保罗大学商学院(DePaul)取得工商管理学硕士(MBA)后,曾为花旗银行等任职。她是在2002年被ICE聘来掌管媒体和投资关系部门,因此认识斯普雷彻,两年后两人结婚。后来莱夫勒被拔擢为投资者关系与企业部门资深副总裁。

  2011年莱夫勒和玛丽·布罗克(Mary Brock,可口可乐公司CEO约翰·布罗克之妻)共同买下了美国女子篮球联盟(WNBA)旗下的亚特兰大美梦队(Atlanta Dream)。 2018年莱夫勒成ICE子公司、比特币期货交易所巴克特(Bakkt)的CEO。

  两人资产超5亿 将自费2000万选国会参议员

  根据金融投资网站WallMine去年底的估计,斯普雷彻的资产净值约5亿元,他担任ICE的董事长和CEO的年收入约1400万元,他拥有4万股ICE股票,价值约3.4亿元。

  斯普雷彻的年薪在过去数年大幅提高,特别是买下了纽约证交所以后。《福布斯》2012年报道,斯普雷彻那年的收入约676万元,包括薪水、股票收益、红利及“其它”,他在收入最高CEO排行榜排名第225。

  《亚特兰大》 (Atlanta)杂志报道,两人在亚特兰大的巴克海特(Buckhead)置产,用1050万元买下面积1.5万平方英尺欧式风格豪宅,创下亚特兰大最昂贵的地产交易纪录。《亚特兰大宪法报》 (The Atlanta Journal-Constitution)报道,他们还在乔州度假胜地海岛(Sea Island)拥有价值400万元的公寓。

  斯普雷彻和莱夫勒夫妻两人都倾向共和党,两人在去年的政治捐献约300万元,其中只有3%是捐给民主党。不过斯普雷彻形容他和莱夫勒的政治观点“稍有不同”。莱夫勒自认为比较保守。

  莱夫勒早在2014年,就考虑竞选公职,有意争取共和党乔治亚州国会参议员提名,但是最终放弃,因为那时ICE收购纽约证交所的交易还有待政府批准。

  去年12月4日,莱夫勒主动争取接替因为健康原因辞职的国会参议员强尼·伊萨克森(Johnny Isakson),并顺利获得乔治亚州州长布莱恩·坎普(Brian Kemp)任命,她在今年1月6日宣誓就职。伊萨克森的任期是从2016年开始,莱夫勒只是暂时代理其职,今年11月必须举行特别选举。莱夫勒公认是最有钱的参议员,早就宣布要自费2000万元竞选,想要让潜在的共和党挑战者、国会众议员道格·柯林斯(Doug Collins)知难而退。

  1月下旬开始大卖股票 卖掉300万 还有350万未向国会申报

  莱夫勒可能涉及内线交易一事在3月19日由新闻网站每日野兽(The Daily Beast)首先披露。据报道,国会参议院1月24日曾听取白宫官员就疫情爆发风险所做的闭门简报。此后至纽约股市三大股指2月下旬出现暴跌期间,共和党籍参议员莱夫勒、詹姆斯·英霍夫(James Inhofe)以及民主党籍参议员戴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各自抛售名下价值数十万至上百万元不等的股票。

  莱夫勒的发言人随即驳斥这项报道是“荒谬且没有根据的指控”。莱夫勒在3月20日告诉福克斯新闻,她和她丈夫名下的数种股票买卖是由他们的财务顾问操作,不是他们夫妇指示的。她称这些股票买卖是例行交易,直到交易完成她才知道。她还表示:“我很清楚议员的道德规范,我严格遵守。”

  但在1月24日听取疫情简报后,莱夫勒曾公开淡化疫情的严重性。甚至在2月28日,也就是她丈夫首次卖掉ICE股票两天后,还发出推文:“民主党恶意并故意误导美国民众,让人以为我们对防疫准备不足。事实上,特朗普总统和他的政府在维护美国民众的健康安全方面做得很好。”

  莱夫勒和斯普雷彻已经向参议院申报,他们从1月24日起就开始出售其它公司股票,总共进行了27次交易,卖掉了价值300万元股票。但是斯普雷彻在2月26日卖出的350万元ICE股票,并未包括在莱夫勒向参议院所申报的交易明细当中,在每日野兽披露之前也没被公开。

  专家告诉CBS 财富观察网站(CBS MoneyWatch),莱夫勒在3月12日所填写的参议院申报表格应该包括她和配偶的所有交易,包括斯普雷彻出售ICE股票,即使斯普雷彻是单独持有这些股票。

  德汇律师事务所(Dorsey & Whitney)合伙人、曾在联邦证券交易委员会服务7年的证券法专家托马斯·戈尔曼(Thomas Gorman)表示,即使莱夫勒并未因斯普雷彻的交易而获利,这些交易信息仍应披露,他表示:“你不应该用这种方式来规避法律。”不过斯普雷彻有在2月28日向纽约证交所申报交易信息。

  投资顾问代为买卖 自己不知情

  3月11日斯普雷彻和莱夫勒又卖出价值1530万元的ICE股份,也就是说,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经出清了将近1900万元ICE股份。其中有7.5万股是莱夫勒单独持有,还没向参议院申报,不过30天的申报期限还没到。

  3月11日脱手的股份,平均每股价格是87.35元,那时新冠疫情对经济的潜在冲击已经非常明显,股票市场开始下跌。

  位于华盛顿、以监督政府为宗旨的公民责任及道德组织(Citizens for Responsibility and Eth-ics)首席道德顾问弗吉尼亚·坎特(Virginia Canter)表示:“令人震惊,这些人是特权阶级,还利用特权谋利。”她还说:“任何国会议员或是主要交易所主管都不应该进行商业投机。”也就是说,不应该玩股票。

  政府看门狗组织要求调查莱夫勒是否利用有关疫情的非公开信息,在公众还不知道疫情将大爆发之前,做出投资决定。这些团体认为,莱夫勒不是将股票交付给了盲目信托(对信托财产没有支配权),也提不出她不知晓出售股票一事的证据。

  ICE对于斯普雷彻的股票交易并未直接评论,也未透露是否对他进行调查。在3月20日的公开声明,ICE表示,该公司“一向禁止未经公司事先同意的员工进行内线交易和任意买卖股票。”ICE的声明还重覆斯莱夫勒的说法,也就是斯普雷彻和莱夫勒所有的非该公司股票的交易,是由财务顾问所决定的,不是他们自己决定。但是ICE发言人拒绝评论斯普雷彻和莱夫勒出售ICE股份到底是财务顾问决定,还是他们自己决定。该公司声明表示,斯普雷彻和莱夫勒买卖ICE股份都是透过公司为主管出售持股所制定的官方计划,而且都获得ICE同意。

  斯普雷彻出售ICE持股是经由所谓的10b5-1股票计划。任何股票交易必须至少在30天前拟定计划,以保护主管免遭利用内线消息交易的指控。

  ICE披露,早在2007年就为斯普雷彻建立了10b5-1计划。一旦计划拟定了,主管可以照计划出售股票,也可以取消。ICE说,它要求主管在买卖30天前通知公司,在这种情况下,刚好落在2月26日,也就是参院听取新冠病毒简报两天后。

  任何ICE主管持股的交易一旦完成就必须披露,因此斯普雷彻在2月28日起开始公开。

  斯普雷彻是ICE最大的个人股东,持股价值4.5亿元。就像许多企业主管获得公司股份做为薪酬的一部分。斯普雷彻经常出售自己公司股票,去年卖了价值900万元的公司股份,包括去年2月卖出100万元。

  在过去数年,斯普雷彻倾向在8月、5月和2月执行事先预定好的持股出售计划,根据向纽约证交所申报的资料,他很少在3月出脱持股,上一次是远在2008年的事。

  斯普雷彻还在2月行使股票选择权,用每股22.5元买了1.7万股ICE股票,即使目前股市低迷,ICE的股价仍然远远超过这个价格。

  售股事件 冲击年底选情?

  不过大卖股票事件可能已经冲击到莱夫勒年底的国会参议员选情。

  莱夫勒本来被看好能够赢得年底的特别选举,因为她有现任优势,并获得党内大佬和保守派团体的支持。挑战者柯林斯则不时遭到党内建制派的不屑眼光,认为这位共和党国会众议员是出来添乱的,可能破坏共和党选情,特别是民主党今年将乔治亚州视为首要目标,投注大量资源,选举势在必得。

  但是自从莱夫勒被爆出在听取有关新冠疫情简报后就大卖股票,让柯林斯找到了攻击的著力点。过去数周,柯林斯在接受访问或是在社交媒体上不断抨击莱夫勒内线交易,并认为他已占上风。

  原来支持莱夫勒的保守派也开始动摇。美国保守联盟(American Conservative Union Chairman)主席马特·施莱普(Matt Schlapp)告诉新闻通讯社麦克拉奇哥伦比亚特区(McClatchyDC)说,对于莱夫勒的指控和选举“有很大关系”,“选民未来几个月会持续考虑如何投票。” “这不只是合不合法的问题,而是该不该做。”

  证券交易委员会虽没有指明是国会议员,但在3月23日警告“企业内部人士和其他专业人士”有关利用非公开信息进行交易。

  不过莱夫勒的党内高层支持者依旧支持她。全国性反堕胎组织“苏珊·B·安东尼名单”(Susan B Anthony List)主席玛乔丽·丹恩费尔塞尔(Marjorie Dannenfelser)日前推文表示,利用股票交易一事来攻击莱夫勒“根本不厚道。”

  西乔治亚大学(University of West Georgia)政治学系主任查普曼·拉卡威(Chapman Rackaway)则表示,目前形势对莱夫勒“非常不妙”,不过在全球爆发公共卫生危机的当下,乔州选民关注的焦点不是放在这件事上。拉卡威说:“柯林斯必须大肆炒作这件事,不断提醒选民。”

  一位共和党策士说,莱夫勒大卖股票一事未必成为柯林斯逆转选情的机会,因为距离11月选举还很远,柯林斯没有足够的财力来持续炒作这个议题,另一方面,莱夫勒则是最有钱的国会议员,夫妻俩有5亿元净资产作竞选后盾。

  与此同时,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月30日)报道,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已开始调查国会议员们在新冠病毒蔓延导致美股暴跌前进行的一系列股票交易。理查·伯尔主动接受调查,莱夫勒想必也不可能置身事外。

  (编译自CBSNews.com、Heavy.com、McClatchyDC.com、Wikipedia.org)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