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防疫测试 错错错

防疫测试 错错错──新冠试剂延误致美国沦陷

Mar 20, 2020, 13:35 PM
平常熙来攘往的纽约市时报广场,3月16日晚间人迹稀少。美联社

平常熙来攘往的纽约市时报广场,3月16日晚间人迹稀少。美联社

3月16日当天纽约股市也大跌。美联社

3月16日当天纽约股市也大跌。美联社

  美国政府对新冠病毒检测工作的轻忽,已经变成一起丑闻。新冠病毒最早在亚洲传播,这对美国政府来说是个预警,他们应该清楚疫情可能会在美国爆发。然而,由在病毒检测方面的延误,错失宝贵的防疫时机,导致确诊病例迅速增加,整个美国因此“沦陷”。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检测试剂盒。美联社
检测试剂盒。美联社

 

  出现症状 迟迟无法获得检测

  自从蕾妮·施瓦兹(Renee Schwartz)2月底出现呼吸急促和严重咳嗽,她拼命地想要做新冠病毒检测,她已经做过流感检测,结果是阴性,而其它病因也都排除了。尽管医生说她保证可以获得检测,但是医生说没有渠道为她进行任何检测。

  现年60岁、住在加州北丘( North Hills )的施瓦兹说:“我感觉糟透了,我想要知道:我为什么没法获得检测?”

  一名加州护士觉得不适,同时她所照顾的病人也确诊染上新冠病毒,但是她却等待多时没法得到检测,她说:“这不是在餐馆等著上菜,可以慢慢来,这是公共卫生的紧急情况。我是注册护士,我需要知道我是否是阳性,不是才能回去照顾病人。连护士都得不到检测,我对这种官僚体系感到震惊。”

  3月12日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众议员黛比·舒尔茨(Debbie Schultz)当场指出,甚至有需要做检测的一线护士都没能获得检测机会。她因此向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提问,美国民众的检测到底谁来负责,怎么保证检测每个人都能做?

  答案让她“沮丧”——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Dr. Anthony Fauci)直言,美国的检测系统“并不真正适合我们现在的需要。不能做到你所要求的(人人都能做检测)。这是一次失败。”

  首例确诊后16天 CDC才分送检测试剂盒到各州

  美国的检测工作步履蹒跚还要从头说起。去年12月底,中国武汉开始陆续传出一种新型病毒造成神秘的肺炎,公共卫生专家开始高度戒备。首要任务就是开发一种新型的检测试剂,让全世界的政府都能追踪病毒传染的足迹。中国自己开发出检测方法,德国早在1月也研发了自己的检测方法,随后被世界卫生组织采用,并在3月3日之前已经分发给全球47个国家,但美国选择不接受这种检测手段,而是要自己研发。

  美国研发新检测试剂,传统上都是由位于亚特兰大的CDC实验室带头。这样能够确保新的检测方法准确可靠,但这也意味著其他并行的研究就没那么积极了。对此,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迈克尔。米纳博士( Michael Mina)解释说,CDC此举是一种美国化思维作祟,认为:“我们可是美国主要的公共卫生实验室,是不会随便效仿其他人的。”

  CDC在1月24日开始分享美国检测的细节。一星期后,美国宣布了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得以加速诊断测试和其它医疗产品的开发。CDC因此获得授权,分发检测试剂到美国的公卫体系──绝大多数是州实验室。

  但是紧急状态的政策原本是要让检测保持高品质,可同时却让医院实验室没法迅速自己进行检测,因为他们需要CDC的授权。没有授权,CDC就是唯一检测机构,因为筛检要限量。

  在过去兹卡病毒(Zika)爆发期间,部分医院的实验室开发出自己的检测方法,结果收到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来信警告,指出他们的检验方法未经核准。就在新冠病毒在全美检测病例还不多的时候,CDC 2月18日还在提醒医院,未经FDA的“紧急授权”不应自行进行检测。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CDC并不受FDA管理,而是隶属于卫生及公共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HHS),也就是说检疫工作是双驾马车。

  2月5日,一名到过武汉的西雅图居民被确诊新冠肺炎16天后,亚特兰大的CDC才开始送出检测试剂盒到全美100个州级、市和郡的公市医疗实验室,每个试剂盒可以对700至800个患者样本进行检测。直到那时,所有的新冠测试还都由CDC来做,当时有500名疑似病例在CDC测试,其中12例确诊。

  新的检测试剂盒让1500名病患得到检测,也能够更快速地知道结果,因为病患的采样不用再送到亚特兰大检测了。但在2月12日,CDC突然宣布部分试剂盒存在缺陷,要求实验室将采样送到CDC位于亚特兰大的中心实验室检测。

  这一错误,导致检测结果滞后了数周时间,让新冠病毒获得起步优势,趁虚而入,无声无息地散布开来。直到2月29日,FDA才宣布新政策,让医院自行研究检测方式。这时疫情已经扩大,有9人死亡,300例确诊,并且还有许多病例没检测出来。

  新试剂盒 检测快10倍 最近才量产

  检测为什么重要?因为新冠病毒看不到,更不容易发现;它传播迅速,很容易从没有出现症状的人身上传染开来。没有检测就想对抗病毒,就像蒙著眼睛跑步穿过森林,下场一定不会好。

  专家指出,要控制疫情,除了像中国和意大利那样封闭整个城市外,另一种方法就是大规模检测。这样能让医生和政府从两方面行动:一是找出病毒带原者,把他们隔离起来,直到不具传染性为止;另外就是在社区进行随机采样筛检,找出疫情最严重的区域,设立“隔离区”,像纽约市外围的新罗谢尔(New Rochelle)因为是重灾区,国民兵上星期被派到当地,派送食物,并执行隔离政策。

  这些试剂盒装在白色的小盒里运送。每个盒子里面有四小瓶,小瓶里装的是试剂。在州或地方实验室使用CDC所开发的检测之前,必须确保他们的作业方式与在亚特兰大时相同,这一过程被称为验证。

  那么测试是如何进行的呢?用棉花棒从口中或咽喉采样之后,送到实验室,再和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进行比对,比对一致就是确诊。

  在怨声载道之中,特朗普政府在提供新冠试剂上颇为吃力。不过正在采取新措施,以加速试剂盒的生产速度。拥有最先进测试器材的罗氏制药公司(Roche),只要4小时就可以得出结果,之前的方式要48小时。比其它模型快10倍。最近刚被FDA批准生产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本周应该能有50万个试剂盒可用。另外,私人实验室和疫苗研发机构月底前可提供500万个检测试剂盒。作为此次冠状病毒爆发的重灾区,纽约州也被允许使用公共和私人实验室进行自己的检测工作。

  卫生官员随后也表示,怀疑自己染病的民众可在疾控中心的网站填写症状,如果被认为有需要接受病毒测试,可以自行开车到指定的户外停车场接受快速的“得来速” (drive through)测试,即无须下车就能即时接受测试。

  检测乱象 只能用失败形容

  如你认为检测能力提高,危机就结束了,那你就错了。疫情早在去年11月就开始了,中国在1月才披露危机。即使如此,特朗普政府上周才把检验策略的最关键因素搞定,距离疫情危险程度被完全了解,已经慢了两个月。对于传染力如此强,致命性如此高的新冠病毒来说,政府的反应实在是太迟了。难怪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的成员安东尼·福奇博士用“失败”来形容这场检测乱象。

  检测不足的差距有多大?来看几个数据,目前南韩逐渐被视为防疫实践的模范,一天可以检测1.5万人,已经检测了23万人。而美国到上周为止只检测了1.1万人,按照人口比率的检测速度比南韩慢了130倍。

  两周前,副总统彭斯承诺要送出“大约400万个检测试剂盒”,但是根据《大西洋月刊》3月13日的报道,全美到那时为止只做了13953件测试,纽约州那时已经有328例确诊,但是仍无法让担心患上新冠症状的病人做测试。直到3月6日得州布朗斯维尔(Brownsville)的最繁忙诊所表示,他们只测试了3人。这个有20万人口的边境城镇,居民频繁进出美墨边界。这样的测试效率与南韩简直是天壤之别。

  官僚等四大原因 造成延误

  《大西洋月刊》刊文认为造成检测落后,可归纳出四点关键因素。

  1、官僚的繁琐程序

  FDA有个程序叫紧急使用授权(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 EUA),让全国实验室在疫情爆发时可以排除现行规定,进行检测,以便增加筛检病人的能力。

  但尽管FDA表示,紧急使用授权只要几天就批准了,但是其实规定复杂繁琐,要几个星期才能取得。

  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副主任亚历克斯·格里宁格(Alex Greninger)表示, “病毒传播的速度,FDA或EUA根本望尘莫及。”

  《纽约时报》就报道了一个政府官僚扯防疫后腿的例子。

  1月下旬,美国首例确诊新冠病例出现在西雅图,当地传染病专家海伦·朱(Helen Y. Chu)早在几个月前,和一组研究人员就一直在普吉特海湾(Puget Sound)地区,对出现症状的居民进行采样,这是流感研究项目的一部分。她打算把这些采样重新用于新冠病毒检测,但是他们需要州和联邦官员的批准。等了数星期都没获批。

  到2月25日,海伦·朱和她的同事再也等不下去了。他们未经政府批准就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测。结果证实了他们最大的恐惧。他们很快从一个没有近期旅行史的当地青少年的测试中得到了阳性结果。但是联邦和州官员却说,由于没有得到研究对象的同意,实验室也未获得临床工作认证,这项流感研究不能用在其它地方。3月9日,州监管机构要求他们完全停止测试。

  2、病毒样本取得困难

  实验需要病毒样本,延迟取得样本拖慢了检测的研发程序。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但是中国不允许病毒样本送出国界之外。

  法国公司生物梅里埃(Bio Merieux)从1月23就著手研究新冠病毒,该公司医疗总监马克·米勒(Mark Miller)表示,每次爆发病毒,取得病毒及病人的样本是最大的困难。如果研究人员、政府和企业在疫情爆发之前就敲定病原体分享协议,这样最好,“问题是,这一行业被视为是肮脏的参与者,不可信赖,政府或研究机构为什么要和你签约。但简单事实是,我们是最终要创造产品的人。”

  3、设备缺乏

  格里宁格所进行的检测类型称为实验室研发检测。要用在其它实验室,需要特殊仪器才能萃取并放大构成病毒的核糖核酸(RNA),但是许多美国的实验室或医院并没有这种仪器。

  即使部分医院能够进行实验室研发检测,但是萃取机器和病原体供应不足,波士顿布莱根妇女医院病理科副主任迈克尔·米纳表示:“我们一直拜托研究室,如果他们有萃取机器,就送给医院。”

  4、领导和协调问题

  数个月以来,特朗普一直不把新冠病毒当一回事。他在2月非裔历史月的活动上说,病毒可能出人意外地自动消失。他还在推特上声称美国在应对病毒上“做得很好”。这种态度让底下的卫生官员也把疫情看得不太严重。最近辞职的FDA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Scott Gottlieb)2月4日就在《华尔街日报》写道:“是该检测更多人的时候了。”但是没引起特朗普政府的重视。

  更糟的是,总统和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之间,还有FDA和CDC之间,传出关系紧张甚至内斗。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没有公共卫生背景的副总统彭斯将阿扎尔排斥在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决策之外,同时白宫怪罪阿扎尔应对新冠病毒不当。Politico还报道,FDA的科学家打算前往CDC帮忙协调检测,一开始就被拒绝了,后来又等了一天。

  英国《卫报》评论道,南韩全面检测,让这个国家转危为安,每日新增病例数已经开始下降,显示好的政策和强有力的领导能够击败病毒,美国这两点都没做到。特朗普可能会发现,过去转移批评的那些招数──说谎、阴谋论、归咎他人等,这次不再管用了。

  (编译自WashingtonPost.com、theAtlantic.com、theGuardian.com、NewYorker.com)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