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黑狗证人

黑狗证人

Mar 13, 2020, 15:08 PM

  文/蔡维忠

  乔舒亚的女儿在法庭上作证,指控乔舒亚在她5岁到12岁期间对她性虐待,触摸她身体敏感部位,做不该做的事情。乔舒亚则坚决否认所有指控。此案全无任何实证,属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类,就看谁的说法更能让陪审团相信了。

  如果不是事出有因,一个未成年的女孩(揭露时13岁,上法庭时16岁)怎会无端污蔑自己的父亲?陪审团成员大概是这样想的,因而相信女孩的说法,判乔舒亚有罪。乔舒亚被判入狱50年。

  乔舒亚是住在俄勒冈州小镇雷德蒙的管道工。他和妻子离婚,女儿和前妻住,常来访问乔舒亚。离婚那年也是女儿声称性虐待开始的时候。乔舒亚交了女友,到了快要结婚的时候。女儿不喜欢这个将来的后妈。就在女孩得知乔舒亚要再婚的那星期,她告诉母亲受到乔舒亚性虐待。如果说她有什么动机诬陷,这大概就是了。

  乔舒亚坚持自己是无辜的,并寻求一个名叫无辜项目的组织帮助。无辜项目的负责人叫瓦克斯,他于1983年至2014年在俄勒冈州联邦法庭当公共辩护人,有丰富的司法经验。瓦克斯把案子检查了一番,看出此案存在很多漏洞。例如,女孩作证时常常说不清细节,检方请来的专家说这是心灵受到伤害后的表现,法庭却不让辩方请专家反驳。瓦克斯决定帮助乔舒亚打官司。他们遵循正常途径上诉,说服上诉法庭的法官推翻有罪判决,把案件打回初级法庭。乔舒亚得到有条件释放。

  检察官可以决定是否重审。如果重审,乔舒亚还会面临牢狱之灾。用什么理由说服检察官不再重申呢?瓦克斯把重点放到一条在法庭证词中出现的黑狗身上。女孩解释为什么长期以来没报警时,说是因为乔舒亚威胁要杀家人,杀宠物。

  检察官:“他威胁要怎样对待你的动物?”

  女儿:“杀掉。后来他真的做了。”

  检察官:“你说他真的做了,是指做什么?”

  女儿:“他当着我的面开枪杀死了露西。他要摸我,我不让,结果露西付出了代价。”

  这段证词中提到的露西是一条黑狗,是整个官司里唯一可以验证的实物。这条狗可以证明女孩是否撒谎,如果它还活着的话。乔舒亚说养过黑狗,只因为黑狗窜进邻居院子里咬死鸡,不得不把它送人。可当他上法庭时,露西已经找不着了。

  如果能找到黑狗,便可证明女孩说谎。恰好检察官换人,新任检察官汉默尔愿意听取瓦克斯的意见,派了调查人员一起找黑狗。

  根据乔舒亚提供的线索,他们找到兽医,兽医确认黑狗仍然还和新主人在一起,不过他们已经搬家了。他们最终在360公里外的地方找到了黑狗。黑狗活着,活得好好的,这说明女孩撒谎。她是不是连其他事情也撒谎呢?检察官请女孩到法庭来说明,她不来。派人去她母亲那里找她,女孩看到来人走出车门时,拔腿便跑。

  至此,检察官宣布不再提起重审。乔舒亚和妻子牵手走出法庭,获得彻底的自由。他心有余悸地说:“我一直担心看不到这一天。”瓦克斯说:“他(乔舒亚)可以安心了,可以想象,结果如果不是这样,他会多绝望。”(2020年3月8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