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奇女子吕碧城(之二)

奇女子吕碧城(之二)

Mar 13, 2020, 15:07 PM

  文/鲜于筝

  吕碧城声名鹊起。这位才20出头的女子,出入男子社交场合,性情豪爽,谈笑风生,毫不怯弱,结识了一批主张妇女解放的志同道合者。吕碧城写得一手好诗词,袁克文(袁世凯之子)、李经义(李鸿章之侄)等名流纷纷詩詞迎合,她如一颗明星,升起京津文坛。

  1904年5月,鉴湖女侠秋瑾慕名拜访,特意从北京赶来天津和碧城一会。秋瑾生于1875年,长碧城8岁。两人相聚4天,惺惺相惜,情同姐妹,订下文字交。下面是双侠相会,吕碧城留下的豪放词:

  满江红 感怀

  晦暗神州,欣曙光,一线遥射。问何人,女权高唱,若安达克(注:吕碧城的词未见注本,我加的注,仅供参考。若安达克应该是法语Jeanne d'Arc的音译,意为“圣女贞德”,指的秋瑾)。雪浪千年悲业海(佛教指种种恶因使人沦溺之海,封建帝制就是千年业海),风潮廿纪看东亚。听青闺(闺中女子,碧城自指)挥涕发狂言,君(指秋瑾)休讶。

  幽与闭,长如夜,羁与绊,无休歇。叩帝阍不见,怀愤难泻。遍地离魂招未得,一腔热血无从灑。叹蛙居井底愿频违,情空惹。

  法曲献仙音 题虚白女士看剑引杯图

  绿蚁(酒)浮春,玉龙(剑)回雪,谁识隐娘(唐侠女聂隐娘)微旨?夜雨谈兵,春风说剑,冲天美人虹起(龚自珍有名句:美人如玉剑如虹)。把无限忧时恨,都消酒樽里。

  君未知,是天生、粉荆脂聂(荆轲、聂政都是战国侠士,粉和脂表示女性:女荆轲、女聂政)?试凌波、微步寒生易水。漫把木兰花,错认作、等闲红紫。辽海功名,恨不到、青闺儿女。剩一腔豪兴,写入丹青闲寄。

  “题虚白女士看剑引杯图”,虚白女士何许人,没法考证。作个大胆臆测,吕碧城从小父亲就教她作过画,秋瑾随身带剑,那次会面,碧城给秋瑾画了张“看剑引杯图”。“虚白”出自“虚室生白”(《庄子·人间世》),室就是心,虚白形容心境清静。杜甫有句“虚白高人静”。碧城的“虚白女士”其实就是秋瑾的影子。纯属臆测,也许南辕北辙。

  吕碧城出生时父亲给她取名“兰清”,“碧城”是后取的。不料“碧城”也是秋瑾的名号,以至京中人曾以为署名吕碧城的诗文都出自秋瑾之手。两人见面以后,秋瑾就取消了自己的名号,从此归吕碧城专用。秋瑾曾劝碧城跟她一起去日本从事革命活动,吕碧城愿意继续留在国内办报,以“文字之役”与秋瑾遥相呼应。此后不久,吕碧城在《大公报》上发表《教育为立国之本》这些文章,就受了秋瑾的影响。1907年春,秋瑾主编《中国女报》在上海创刊,发刊词就出自吕碧城之手。

  1907年徐锡麟与秋瑾准备在浙皖两省同时起义,事败,7月15日,秋瑾在绍兴古轩亭口壮烈牺牲。无人敢收尸,吕碧城设法与人偷出遗体掩埋祭奠。事后,官府在秋瑾住所抄得与吕碧城的往来书信,加之吕碧城在秋瑾办的报纸上发表过文章,有同党之嫌,意欲抓捕吕碧城。严复说吕碧城“自秋瑾被害后,亦为惊弓之鸟矣”。终于幸免,其间袁克定出了力。后来吕碧城到杭州拜谒秋瑾墓,写了一首诗《西泠过秋女侠祠次寒山韵》,追怀挚友。

  吕碧城除了在《大公报》鼓吹妇女解放、宣扬女权运动,还积极筹建北洋女子公学。她认为办女学是开女智、兴女权的必由之路,以此冲击“三从四德”等陈腐观念,为女子争取自由平等,“得与男子同趋于文明教化之途,同习有用之学,同具强毅之气”。为了筹办女学,她游走于天津知识阶层,结识了一批教育家:傅增湘(袁世凯曾要他办了天津女子学堂)、严修、林墨青、卢木斋等。傅增湘很欣赏吕碧城的才华,想要她负责女子学堂的教学。英敛之带着吕碧城遍访津门官吏名流:杨士骧(清末直隶总督、北洋大臣)、唐绍仪(天津道尹)、梁士詒(北洋政府总理)等,着手筹资、选址、建校,唐绍仪为之拨款赞助。1904年9月“北洋女子公学”成立,11月7日天津公立女学堂正式开学,吕碧城任总教习,负责全校事务,兼任国文教习。学校定名为“北洋女子公学”。1906年春,北洋女子公学增设师范科,校名改为“北洋女子师范学堂”。(待续)(2020年3月8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