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纯然是一只青蛙(1)

纯然是一只青蛙(1)

Feb 7, 2020, 15:40 PM

  文/张宗子

  读过金庸小说的人,都知道“华山论剑”。武侠小说里的江湖就像中国的疆域一样辽阔,五方杂处,高手并出。这些高手在明在暗,或正或邪,更有难以归类的异数。《倚天屠龙记》里的张无忌退出权力中心,《碧血剑》里的袁承志远走海外,另觅家园,《天龙八部》里功夫最高的扫地僧,甘于贱役,一辈子不显山不露水。在这些人眼里,没有扬名立万、为一世之雄的概念,更不屑去开宗立派,做什么掌门、盟主。然而一般的人物,包括像嵇康、阮籍、陶渊明那样心高气傲的名士,免不了在名利场中打滚,争声望,争权势,争天下第一。金庸的小说得力于还珠楼主甚多,格局大,排场也大,武功的座次更难论定。毕竟那时没有报纸、杂志和电视、广播,没有恒河沙数的网络自媒体,几个人道袍一穿,长须一捋,镜头前侃侃一谈,关起门来一投票,张三便因“奇功盖世”而引领风骚,李四则轻松摘下聂隐娘奖或昆仑奴奖的金牌。金庸先生的妙法,是在《射雕英雄传》里,创出一个“华山论剑”机制,由那些肯屈尊俯就、让吃瓜群众久闻大名的顶尖武林大咖聚首打斗,分出甲乙丙丁。第一次,东邪黄药师,西毒欧阳峰,南帝段皇爷,北丐洪七公,加上中神通王重阳,“为争一部《九阴真经》,约定在华山绝顶比武较量,艺高者得,结果王重阳独冠群雄,赢得了‘武功天下第一’的尊号。”二十五年后再次论剑,王重阳逝世,欧阳锋发疯,“各人修为精湛,各有所长,真要说到‘天下第一’,实所难言”,事情不了了之。到了《神雕侠侣》后半部,“华山论剑”已成江湖上的传奇,西毒、北丐、中神通均已谢世,后起之秀中,杨过和郭靖武功日臻化境,老顽童周伯通则无意求仁而得仁,修为之高,傲视群伦。这三位跻身其中,加上原有的黄药师和一灯大师,凑成新的五大高手。

  小说近结尾处,杨过、周伯通、黄药师等人来到华山,凭吊过洪七公和欧阳锋,准备在墓前饮食,忽听山后传来刀剑相交和呼喝之声。众人转过山坳,看见石坪上聚了三四十个僧俗男女,各执兵刃,口里嚷着要仿效昔日的“华山论剑”,争夺当代第一的名位。黄药师等人面面相觑,看这群人一个都不认得,心想,长江后浪推前浪,一辈新人胜旧人,“难道自己这一干人都做了井底之蛙,竟不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片刻之间,人群中跃出六人,各展兵刃,分三对动起手来。数招才过,大家无不哑然,原来动手者武功平庸之极,不过是江湖上的一批妄人,居然也来附庸风雅。

  相信不少读者读到此处,都将会心一笑。妄人而招摇过市的,如今多不胜数,脸皮之厚,连《天龙八部》里的丁春秋也自愧不如。金庸写伪君子岳不群,写一心称霸天下的左冷禅,写鹤发童颜、天生一张大师面孔、上电视特别好看的丁春秋,个个生动传神,想必是见的太多,因此太熟悉的缘故。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