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孔子最不喜欢的学生

孔子最不喜欢的学生

Feb 7, 2020, 15:37 PM

  文/夏维东

  《史记·孔子世家》里说:“孔子以诗、书、礼、乐教,弟子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那七十二人便是所谓的“七十二贤人”。《史记·仲尼弟子列传》里的贤人多出了五个:“孔子曰:‘受业身通者七十有七人’,皆异能之士也。”其中有名有姓有年龄及事迹记载的只有三十五个,其余四十二人“无年及不见书传者”。

  在那三十五个贤人里,有十个人号称“孔门十哲”,由孔子钦点。《论语·先进》云:“子曰:‘德行:颜回、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子路;文学:子游、子夏’。”他们是四大科类的“先进分子”。“先进”的原意和现在的意思大致一样,意为“先学礼乐再进仕为官”。“先进”,孔子称之为“野人”;“君子”则反其道而行之,先当官再学礼乐。孔子原话是这么说的:“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就是说孔子喜欢野人,不认同君子,但孔子又经常把德行、见识兼备的人称为君子,挺让人困惑。宰我如果问老师到底做不做君子,孔子大概又要骂他“朽木不可雕也”。

  宰我有名宰予,字子我,故称宰我。他的技术强项是“言语”,即口才好。他的口才不是表现在会说相声和饶口令,而是他的独立思考精神,且思维敏捷。这些特质注定了他不会人云亦云,他会质疑被一般人视为“真理”的言论,包括圣人之语。他的老师刚好就是一位圣人,而且是NO.1圣人。

  孔子的学说关键词大致有三:孝、礼、仁。关于孝道,孔子认为非“三年之丧”不能体现儿女对父母的情怀。服丧的三年期间,除了维持生命的基本饮食外,还得住在坟墓旁临时修建的草棚里,停止一切娱乐活动,不可以玩手机,更不可以有夫妻生活。

  宰我于是简洁而雄辩地说:“三年之丧,实在太久了。君子三年不参加社会活动,礼仪必然荒废;三年不练音乐,必然手生”(“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利,礼必败;三年不为乐,乐必崩”。)礼、乐恰恰是孔子最看重的东西,宰我一下子击中了老师要害。

  孔子的回答就像一个老奸巨滑的新闻发言人,避开锋芒,免得挨“宰”,避重就轻地说:“三年丧期内,你吃米饭、穿锦缎能心安吗?”(“食夫稻,衣夫锦,于汝安乎”),宰我只答了一个字:“安”。孔子被噎住了,没好气地说:“既然你感到心安,那就Go ahead”(“今汝安,则为之”)。

  宰我其实挺厚道,怕老师难堪,没穷追猛打,他如果就“礼败乐崩”追问下去,孔子没准当时就甩脸子离开课堂。当时离开课堂的人是宰我,他刚出门,孔子马上就对其他同学说:“他不仁啊!孩子三岁以后才能离开父母怀抱。为父母守孝三年,普天下都是这样做的。莫非宰我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过三年的抚育吗?”(“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父母乎?”)

  孔子的反驳实在苍白无力,小孩子三岁以后离开父母怀抱,但父母的养育之恩直到孩子成年从未止歇,那“三年之丧”怎么够?至少也得“十八年之丧”。其实直至汉初,只有一个人享受过“三年之丧”,那人就是孔子,他的弟子们为他守孝三年。

  宰我还向孔子提了个两难问题:如果告诉一个仁者,另一个仁者掉进井里了,他应该跳下去救还是不跳?因为跳下去也是死,如不跳下去就是见死不救。

  孔子懵圈了,不知如何作答,就很有老师范儿地指责宰予这是在愚弄人,提的问题不好,说:“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可欺也,不可罔也。”(《论语·雍也》)真正的好老师应该鼓励学生发问,问各种问题,而不是只问自己善于回答的问题。没有坏的问题,只有糟糕的回答。

  宰我对孔老师的讲课大概不是很喜欢,在课堂上公然打瞌睡。孔老师很生气,骂宰我是“朽木”和“粪土之墙”。后悔收宰我为弟子,说“以言取人,失之宰予”,意思是他被宰我的言辞忽悠了,表示他以后要从宰我身上汲取经验教训,不能被表面现象欺骗,“要听其言而观其行”。

  在笔者看来宰我恰恰是个好学生,可惜他后来在学术上没有建树。韩非子对儒生一向没好感,但他将宰我列为圣贤之一。不过韩非子有一点弄错了,他说宰我在齐国做大夫时,因卷入齐国内乱被杀。其实那个齐国大夫叫阚止,字子我,韩非子想当然把他当成宰我。司马迁采用韩非子的说法,在《仲尼弟子列传》里犯了同样的错误。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