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非常另类的总统候选人

非常另类的总统候选人──布蒂吉格能否从市政厅直通白宫

Jan 17, 2020, 11:46 AM
布蒂吉格去年10月在华府竞选。美联社

布蒂吉格去年10月在华府竞选。美联社

  民主党总统提名之争,目前仍在如火如荼展开。领跑者之一、前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South Bend)市长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是名非常另类的候选人,年轻、已婚,还是男同性恋,并且曾赴阿富汗战场。如果当选,将创下多个第一。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去年原本看好可能角逐民主党总统提名的洛杉矶市长埃里克·加塞蒂(Eric Garcetti),结果宣布不参选,与此同时,比洛杉矶人口少得多的南本德市市长皮特·布蒂吉格却加入选战,目前民调领先。不少民主党观察家说:“加塞蒂现在应该严厉自责、懊悔不已。”布蒂吉格在艾奥瓦竞选时表示:“我很高兴被称作是年轻、同性恋版的埃里克·加塞蒂。”

  布蒂吉格目前在全美民调排第四。在最早初选的艾奥瓦和新罕布什尔的民调排名更靠前, 据《纽约时报》报道,艾奥瓦州蒙莫斯大学(Monmouth University)1月13日发布的民调显示,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获得24%的支持率居首,国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为18%;布蒂吉格为17%;国会参议员伊莉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为15%。

  此前另一份民调显示,布蒂吉格在新罕布什尔的民调领先。不管是白人专业人士,或是没有大学教育的白人,他都是最受欢迎。因为和桑德斯的民粹主义言论或是沃伦要开征百万富翁税相比,他布蒂吉格明显偏右,和拜登相比,他则以新世代自居。

  最年轻同性恋候选人 入主白宫将迎来首位“第一先生”

  布蒂吉格今年37岁,才比宪法规定的最低竞选总统年龄多两岁。他不但是最年轻,也是第一位公开出柜的总统候选人。他2018年结婚,丈夫查斯坦·格雷斯曼(Chasten Glezman)是名初中教师,如果布蒂吉格当选总统的话,美国不但迎来最年轻的首位同性恋总统,也迎来首位“第一先生”。此外,他也将是第一名从市政厅直入白宫的总统。

  布蒂吉格的父亲约瑟夫从马尔他移民来美。母亲安·蒙哥马利(Anne Montgomery)是名语言学家。布蒂吉格属于千禧世代,他形容自己是“9·11一代”的产物,恐怖攻击发生时,他还是哈佛的学生,哈佛毕业后,他获得罗德学者(Rhodes Scholarships)奖学金前往牛津大学进修。在从政之前,他是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 & Company)的咨询顾问。

  他在2011年当选南本德市长,2015年当选连任。2019年决定不再竞选第三任,投入总统选战。竞选南本德市长之前,他早就参与政治,2008年担任奥巴马竞选总统阵营的志工,在艾奥瓦州挨家挨户敲门助选;同年还担任民主党印第安纳州州长提名人吉尔·隆·汤普森(Jill Long Thompson)幕僚,但是汤普森没能当选。2010年他代表民主党竞选印州财政厅长,但是以38%比62%败给共和党现任的理查德·穆尔多克(Richard Mourdock);2017年想要以黑马姿态竞选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但是在最后投票前退出。

  2009年到2017年,他还加入海军后备队,担任情报官,军衔是中尉。2014年被派到阿富服役7个月。他把这段战地经历写成回忆录《最短的回家路》 (Shortest Way Home)。

  阿富汗服役归来决定出柜 丈夫是初中教师

  布蒂吉格2018年嫁给初中教师查斯坦·格雷斯曼,但是丈夫在社交媒体自称查斯坦·布蒂吉格,有自己的一大群粉丝。他们两人在竞选路上,常遇到许多人表示,对查斯坦在社交媒体所传递的信息:“你有归属,你受喜爱,你受欢迎。” 感受到爱与支持。

  布蒂吉格也在社交媒体分享他的出柜故事,那是“从阿富汗平安归来,我了解到每一天都是上天的恩赐,没有道理再自我封闭,不然我可能一直到进坟墓都不知道真心相爱是什么。”

  他们从2015年开始在一起。两人都来自中西部,从那年9月第一次约会,就因为对当地食物的共同爱好而建立起亲密关系。查斯坦说:“我之前谈过几次恋爱,那时距离上一次恋爱已经好几年了,我希望遇到理想的对象,发展出长久的关系。”

  他们2016年开始同居,2018年结婚,是南本德市40年来第一次有市长在任内结婚。

 

布蒂吉格的结婚照。推特
布蒂吉格的结婚照。推特

  哈佛优等生 罗德学者 会说七国语言

  布蒂吉格身材瘦小,最大天赋是他的嗓音,低沉而又有说服力,演讲起来妙语如珠,例如他说:“我不用自己参加阅兵就知道军事车队是什么样子,因为我在阿富汗服役就开了一辆,就是现在的总统在录制《名人学徒》 (The Celebrity Apprentice)第七季的时候。”

  对粉丝来说,布蒂吉格是名神童:哈佛大学极优等(magna cum laude)成绩毕业的学生,取得历史和文学学士。随后获得有“全球本科生诺贝尔奖”之称的罗德学者奖学金,前往牛津大学进修,2007年获得牛津大学彭布罗克学院哲学、政治学及经济学硕士学位。他会说七种语言:英语、挪威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马尔他语、阿拉伯语、达里语(Dari,现代波斯语的一种)。他会弹钢琴和吉他,曾和南本德交响乐团共同演奏。

  在竞选过程,他很少卖弄聪明才智,不掉书袋,使用艰深字词,或是大谈政治专业术语。不过有时还是忍不住卖弄一下:竞选初期,应一组奥斯陆摄影人员的要求,讲了几句挪威语,挪威语是他为了阅读小说家艾伦德·洛(Erlend Loe)的原文作品,自学而来的。当一名来自加沙的交换学生问他有关以巴冲突的问题,他还能用简单阿拉伯语回答。神童这一项长处也是最让对手恼怒的地方,他们看不惯他快速崛起,好像命中注定要当总统。在民主党候选人第五次辩论会中,来自新泽西的国会参议员、之前担任两任纽瓦克市长的科里·布克(Cory Booker)指出,他也是罗德学者,还当过“我的州的最大城市”的市长。(南本德市是印第安纳州第四大城,人口11万,不到纽瓦克的一半。)国会参议员艾米·克罗布彻(Amy Klobuchar)更直率的指出,布蒂吉格所担任的现职,只是个小职位,她说:“对女性来说,通常选民要求的标准要更高。”还有对手指出,他在过去的选举中从未赢得超过1.1万张票。

  另一件让选民印像深刻的是,他誓言当选之后要实现政治大和解。他的资深策士丹·切斯(Dan Chase)说:“老实说,我上次大选投特朗普,我觉得很难为情。”不过特朗普只是让他难为情,桑德斯和沃伦则更让他害怕:“他们太偏激了。”另一名资深策士玛丽·凯特·洛基(Mary Kate Roukey)说,她原本支持沃伦,但是听到她的全民健保计划,认为“野心太大”。在台上,布蒂吉格说,未年几年需要一位总统“能够立于我们社会和政治的碎石瓦砾之上,收拾残局,提出解决问题之道。”他加强语气说道:“还有,在解决问题的同时,又能够真正团结美国人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一旦我当选总统,这些都能做到,而且也会做到。”台下响起热烈掌声。

 

布蒂吉格今年1月到洛杉矶参观游民收容所,黑人团体抗议他伪善。路透社
布蒂吉格今年1月到洛杉矶参观游民收容所,黑人团体抗议他伪善。路透社

 

  市长政绩毁誉不一 和黑人关系紧张

  布蒂吉格对南本德市长任内的政绩颇为自豪,他说他能推动这座位于铁锈带的城市复兴,也能推动美国的复兴。

  在他2012年上任之前,南本德市中心已经停滞不前几十年了。老旧、荒废的房屋让贫困地区更加没有生气。失业率高、薪资低,住户因为还不出贷款被赶出家门的事情时有所闻。白人居民逃离市中心的人口数以成千计,一篇《新闻周刊》的报道,形容当时人口几乎不到十万的南本德市是“美国垂死的城市之一。”

  今天,大南本德市地区的失业率从10%降到4%,市中心的开发计划加速进行,人口不再减少。当地商业团体最近在街上挂上横幅,写著:“感谢皮特(布蒂吉格)市长”。

  但是事情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洛杉矶时报》报道,占南本德半数人口的有色人种居民,对布蒂吉格的政绩看法不一,有的正面,有的彻底否定。

  对于许多南本德市的居民来说,生活依旧艰困,贫穷比率居高不下,无家可归游民随处可见。根据南本德市和毗邻的米沙沃卡(Mishawaka)所做的地区住房报告,大南本德市地区“自从2010年以来,黑白种族隔离的情形更加恶化。”

  该市还有著“全美最高的住房法拍比率”,居民因房屋被拍卖而遭驱逐的比率“极端地高”。同时当地租客投诉房东,大半的原因都是种族歧视。

  布蒂吉格竞选阵营为他的政绩辩护,指他投注资源到各种创造可负担住房的项目,补助修理房屋,增加游民收容所,并指出许多因素是市府无法控制的。对于南本德市的法拍率和驱逐率过高,竞选阵营发言人肖恩·沙维特(Sean Savett )表示:“遗憾的地是,印第安纳州的法律对于租客不够友善。”

  布蒂吉格市长任内,南本德最大的改变,就是这个城市的拉丁裔人口大幅增加,目前占了超过15%。布蒂吉格还推动市民证项目,包括移民在内,没有身分证明的居民都可以申请,以便取得公共服务。当地著名的维权人士南希·弗洛雷斯(Nancy Flores)表示:“尽管不是每件事都能如人意,但是我看到这个城市更有同情心,更加包容。”

  布蒂吉格和占了城市人口四分之一的黑人居民的关系就不是那么平顺。他上任没3个月就将黑人警长降职,让部分黑人居民从此对他不信任。这名警长被控不当录下白人警官的种族歧视言论。布蒂吉格在他的回忆录里说,一开始支持这位警长,是他“担任市长所犯下的第一个严重错误。”

  根据《南本德论坛报》(South Bend Tribune)报道,在布蒂吉格市长任内,黑人警官人数少了将近一半。

  紧张关系在去年6月爆发开来,因为一名白人警官枪杀了一名黑人。这名警官指控这名黑人持刀威胁他,但是事发当时却没有打开随身佩戴的录像镜头。愤怒的黑人居民在市民大会上质问布蒂吉格,一名妇女大喊:“我们不信任你!” 布蒂吉格在同月举行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辩论会上也说:“情况真的非常糟糕,所有市民都受到伤害。”

  标榜新世代 却不脱老式政客习气

  南本德市地方人士的批评也影响到他的初选选情,让他很难吸引到白人以外的选民。这项弱点从最先初选的两个州──艾奥瓦和新罕布什尔的高支持率还看不太出来,因为这两个州的黑人和拉丁裔党代表很少,和整个民主党内的少数族裔比率不成正比。

  向来严厉批评布蒂吉格的南本德市市议员小亨利·戴维斯(Henry Davis, Jr。)表示:“皮特(布蒂吉格)还没做好领导自由世界的准备,这是个高度多元化和有著多样需求的世界,他还没准备好。我对他的最大批评就是这点。” 戴维斯2015年曾出马挑战布蒂吉格,竞选南本德市市长,但没有成功。

  但是南本德市的其他黑人领袖则联手力挺布蒂吉格,包括当地的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主席迈克尔·巴顿(Michael Patton),他说对于皮特市长任内所做的一切“深表感激”。

  《纽约时报》也指出,比起桑德斯和沃伦,布蒂吉格和拜登比较获得顶尖1%富人的好感。在去年12月的辩论会上,桑德斯开玩笑说,布蒂吉格和拜登似乎在竞争谁能获得更多的亿万富翁捐款,拜登以44比39领先。

  布蒂吉格竞选阵营在今年初公布数据显示,收到73万人捐款,在去年最后一季就收到2470万元捐款。尽管竞选阵营说捐款多是草根民众,但是平均每笔捐款34元,比起桑德斯或沃伦高出许多。

  《纽约客》杂志评论道,观察布蒂吉格久了,会发现他惯用抽象语句来实问虚答,因此竞选活动很难吸引非裔选民,根据一项去年底的民调,在南卡州只有不到1%的非裔选民支持他。当《纽约客》问他:要用什么主调,才能打动非裔?他说:“真正重要的是有信心。” 《纽约客》再问他:他的进步观点能够让共和党选民接受吗?他回答:“我认为对家庭和家庭价值的诉求,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尽管他标榜自己是新世代,要迎向未来,而不是回顾过去,但终究还是不脱老式政客的习气。

  (编译自NewYorker.com、LATimes.com、MarieClaire.com、ChicagoTribune.com、NYTimes.com、CNN.com、theAtlantic.com)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