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南北卡首页/3年2000起枪击案的反思

3年2000起枪击案的反思

Jan 16, 2020, 09:42 AM
达勒姆警察局长戴维斯在新闻发布会上。本文图片均来自《新闻与观察家》

达勒姆警察局长戴维斯在新闻发布会上。本文图片均来自《新闻与观察家》

齐扬的祖父母在接受采访时泣不成声,说齐扬是个非常招人喜欢,喜欢抱抱的可爱孩子。

齐扬的祖父母在接受采访时泣不成声,说齐扬是个非常招人喜欢,喜欢抱抱的可爱孩子。

/

  【侨报记者吴焱综合报道】2019年,北卡三角区达勒姆市发生了652起枪击事件,190人受伤,其中32人死亡。2017年达勒姆有729起枪击事件;2018年,这个数字是619。长期来看,达勒姆的暴力犯罪率实际上从2000年到2013年下降了25%,然后在2014年到2017年再次上升。

  1 帮派之战,殃及无辜

  12月初的一天上午8点30分,距离地方法院开庭还有半小时,130多名被告被安排上法庭,其中包括两个敌对的帮派成员,属于同一个帮派,但属于不同的教派——其中一个帮派成员涉嫌杀害另一个帮派的兄弟。除了言语上的交流外,法庭上什么也没有发生。但随着紧张局势蔓延到街道上,一场枪战爆发了,人们四散逃跑。

  这是2019年法院外发生的第二起枪击案。第二天,有人在牛津庄园公共住宅区(Oxford Manor public housing )开枪,几天后又在南罗克斯伯勒街(South Roxboro Street)的一家烟草店外开枪。这三起枪击事件的当事人都在12月3日的庭审记录中。警察局长戴维斯(C.J. Davis)最近在接受《新闻与观察家》(News & Observer)和《先驱太阳报》(Herald-Sun)采访时说,他们在达勒姆上演着“一小群人反复犯罪”的模式。

  戴维斯说:“我认为,这代表了一些人穷凶极恶的态度,他们想打就打,根本不管在哪里。”
戴维斯去年春天要求增加警员的预算,提议在未来三年内,在大约550名警员的基础上再增加72名警员,同时把每个警员轮值的时间从12小时减少到10个小时。“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如果再不采取积极的措施来制止这种情况,达勒姆可能会成为一个治安进一步恶化的地区。”

  达勒姆市经理汤姆·邦菲尔德(City Manager Tom Bonfield)向市议会提出了招募18名警员的请求,但遭到了4比3的否决。后来,市长史蒂夫·沙维尔(Steve Schewel)提出了增加9名警员的妥协方案,但市议会也以4比3否决了这一方案。现任官员表示,他们支持暴力预防项目和其他社区方面的努力,他们认为这些“独立于执法之外”方案,将比单纯增加警员更有效。

  2 齐扬之死 ,震惊社区

  2019年,8月18日,一名叫齐扬(Z’Yon)的9岁的小男孩头部中弹身亡。事发时,齐扬正坐在他阿姨的越野车上,和他的妹妹和三个堂兄弟一起去达勒姆北部买雪糕,一辆路过的汽车向他们的车开枪,另一个男孩手臂中弹,齐扬不幸身亡。

  齐扬之死事件,震惊了整个达勒姆市,许多人都意识到,如果达勒姆再不控制暴力犯罪,那么每个人都将会面临同样的危险。虽然枪击事件加剧了选举年的辩论,但似乎并没有给警方打击暴力犯罪的方式带来立竿见影的重大改变。

  自2017年以来,达勒姆共发生了2000起枪击事件,共计638人中弹。即使是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的枪击事件,也会对社区造成伤害,让孩子们在卧室的墙壁和窗户上留下弹孔。戴维斯说:“它们不仅影响相互射击的人,更影响了周围地区的每个人。”
布兰克是南方高中橄榄球队的一名球员,去年开始参加在他们学校举行的“放下武器,活出精彩”集会。这位18岁的高四学生说:“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出去打篮球,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在社区里骑自行车,因为犯罪无处不在。”
在接受N&O记者采访的11名橄榄球队的队员中,有9人说他们知道有人中弹身亡。有些人知道的甚至不止一个。布兰克到达每个目的地时,他母亲都要他发短信。“子弹无情。你在街上开车,然后会莫名其妙地被枪杀。”他说。

  3 330名黑帮成员被捕620次

  “这个城市的帮派活动已经发生了变化”,戴维斯说,过去常常为了争夺地盘而发生争斗,但如今暴力是由可能属于同一帮派的个人之间的个人纠纷所驱动的。“不一定是你在我的社区,我要把你赶出去。”警长说:“现在是在商场里,或其他任何地方,我看到你,我们有矛盾,然后就在那里解决了。”
黑帮成员还通过社交媒体分享信息,包括开庭日期。社交媒体上的帖子、视频和评论更是火上浇油。

  达勒姆警察局(Durham Police Department)的分析师杰森·希斯(Jason Schiess)说,截至12月10日,该市有2060名合法的黑帮成员。截至11月底,其中330人自1月1日以来已被逮捕620次。他们总共面临1229项指控,包括425项重罪和760项轻罪。为了应对最近的黑帮枪击事件,戴维斯增加了两名警员在“黑帮组”。这个部门现在有13个职位,其中3个空缺。

  4 每10起枪击事件中只有1起被逮捕

  杜克大学桑福德公共政策学院(Sanford School of Public Policy)教授菲利普·j·库克(Philip J. Cook)领导了一项关于2015年达勒姆枪击事件的研究,他发现,虽然一半的凶杀案都是警方逮捕的,但在非致命枪击事件中,警方只逮捕了10%。
库克曾因研究枪支暴力和对社会的影响而获得2020年斯德哥尔摩犯罪学奖,他在一次研讨如何降低达勒姆的犯罪事件的会议上,强烈要求增加警力,深入调查案件。
库克认为,逮捕枪手可以将他们带离街头,从而打破暴力循环,阻止未来的犯罪,同时,当居民们看到警察对那些在他们社区制造混乱的人采取行动,可以有效的改善社区关系。
库克说,波士顿的研究显示,两天后,枪击和凶杀案的初始逮捕率都在10%左右。虽然凶杀案的逮捕仍在继续,但非致命枪击事件的逮捕却随着警官们进入下一个事件而停止了。
除了增加非致命枪击案件的调查人员,库克还希望通过培训、挑选调查人员、案件管理和技术援助来提高警察办案的效率。

  5 社区参与

  当戴维斯在2016年被聘用时,人们告诉她,她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戴维斯说,她有不同的看法。她说:“达勒姆不是很大,犯罪的人数也不是很多。”“这只是一个问题,我们只需要得到足够的资源,并制定一个计划,就可以解决。”她说:“如果那些人认为他们可以随意来达勒姆犯下这样的罪行,而且是公开的,那么这种事情还会继续发生。”
除了希望有更多的警察参与调查外,戴维斯还希望更多的社区力量进行协助,以阻止和应对犯罪行为。在12月3日法院枪击案发生后,警察局的社区参与部门(Police Department’s Community Engagement Unit)在第二天下午的枪击事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2017年起,该部门开始在那里和麦克杜格尔德台(McDougald Terrace)公共住房社区巡逻、组织食品宣传活动和一些青年活动。通过这个部门,警方可以获得更多有关本市最危险犯罪的信息。
在那一天,社区参与部门的人听到了枪响,并迅速做出了反应。警察试图拦截一辆偷来的车,但没拦住,直到车撞上了伍德格林路院子里的一块石头。车里的四人逃走了,但有三人被发现躲在两条街外的一个棚屋和后院。警方在追捕过程中发现了三支手枪,其中一支10月份在罗利市被盗,另一支5月份在达勒姆市被盗。之后,两名成年人和一名未成年人被起诉。在这个案件中,警方迅速逮捕了罪犯。

  戴维斯说,调查一些严重犯罪案件可能需要数周时间。“需要把所有的证据都连接起来,”她说,“可是,当案子一个接着一个的时候,人手不够,就很难给每一起案件都指派一个专人负责。”

  6 答案在哪里?

  戴维斯仍在处理她的2020-21预算要求,她在尽最大的努力说服市议会。她说:“当犯罪发生时,我们会积极应对。为此我制定了应对的战略计划,如果这不是解决问题的答案,那么我需要知道答案是什么,公民也有权知道答案是什么。”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