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平安夜

平安夜

Jan 10, 2020, 13:49 PM

  文/鲜于筝

  平安夜,静悄悄。妻和女儿在客厅看电视,我泡了杯茶坐在书房电脑前,暂时心思还不在电脑上。Chris没有来,他妈带了他到上州滑雪去了,要星期天才回来。圣诞礼物早给他买了,一台IPAD,也给他看了,又担心他用来打游戏。Chris倒很泰然,不急着要。家里3只猫在这平安夜的怀抱里,各自找了个舒坦的地方,慵懒地躺着。我凝视着书桌前窗台上的万寿花和仙人掌,它们悄无声息地展示着自己的生命力。万寿花往年要到3-4月份才开花,今年元月就冒出了蓓蕾,如今一朵朵花像穿着小粉裙的女孩围在枝头嘻嘻唧唧天真无邪地说着闲话。那盆仙人掌是奇迹,早些年已是一截枯骨插在鉢盆中,土干结成板块了。本想把这截枯骨拔出扔掉,居然拔不掉,能感觉到根在土中的反抗。我喜欢这骨头的刚强傲气,不拔了,每次浇花的时候,也给这骨头半杯水,并不想“生死人肉白骨”,只是给一份祭奠,表示我的敬意。不料天长日久,白骨中腰冒出了绿的骨朵,渐渐骨朵长大,又分出两股,各自往外长,长了一节,又长一节,像两条手臂一样展开。上月初国内回来,发现手臂上长出了3根翠绿的带刺的指头,指着苍天。

  喝着茶,无端想起莎士比亚以前英国古老的奇迹剧中有一段关于平安夜的小喜剧——

  圣诞节前夜,牧羊人们看守着他们的羊群。一个滑头滑脑的邻居马克来串门。牧羊人去睡觉的时候,让马克和他们睡一起。但是当马克听到他们入睡的鼾声后就起来偷了一只羊赶回家。马克的老婆惊惶了,在这一天偷窃一只羊是要处死的!她最后想出一招:把这羊裹在襁褓里,放进摇篮。如果牧羊人们来搜这屋子,她就假装她有个孩子。要是他们走近摇篮,他就警告他们不许碰,免得把孩子弄醒,一屋子的哭声。她急速催促马克再回到牧羊人那边躺下睡觉。牧羊人们醒来丢了一只羊,怀疑马克,就去捜他的家。他的老婆让他们仔仔细细地看了一圈,但不让他们靠近摇篮。他们走了,为随便怀疑人而感到惭愧。出得门,其中有一位产生了这样的念头:他们可以稍稍弥補一下,于是决定给这孩子6个便士。他回去 ,揭开摇篮的遮布,就此发现了这只羊。马克和他的老婆同声宣称,一个小妖怪把他们的孩子变成了一只羊!牧羊人们恐吓说要绞死他们。牧羊人们捉住马克,把他扔到一块帆布上,在空中抛上抛下,直到他们精疲力尽。然后他们躺下休息,又被伯利恒的一个天使的歌声所惊醒……      

  妻进来把我的手机放到我眼前:手机到处放,一会儿找不到了又团团转。我说:谢了。顺便打开手机,查看一下微信。乔从国内发来了微信:“今天是平安夜。人这一辈子,最珍贵的是什么?不是财富,不是地位,而是平安。生活平安,事业平安,一切平安。平安是福,愿您及您的家人平安一生!”这最后一句中的“平安一生”已无从谈起——仅存“余生”了。

  人这一辈子,最珍贵的是什么?很难有标准答案。生命?财富?地位?名誉?爱情?家庭?信念?责任?……裴多菲说:“生命诚宝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当然还有平安。今年回国,一位知交电话里叮嘱我:“说话注意一点儿,特别对不熟悉的人,国外的消息不要随便传,到处都有监控。其实我们心里也都明白。这辈子该见的也都见了,该受的也都受了,无愧了。做个旁观者,太太平平地过日子吧。”我笑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我打开电脑,电脑里就没有平安。我打开书本,书本里也没有平安。我走进不平安,心里很平安。(2019年12月29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