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秋日微醺龙井茶

秋日微醺龙井茶

Dec 6, 2019, 15:55 PM

  文/顾月华

  茶叶在中国,在开门七件事中排第七,可在我两个儿子身上名列第一,他们不管柴米油盐酱醋,但管自己的茶。

  在美国做金融工作的小儿子,前几年回国探亲,学会了喝茶,他哥哥比他早回国,纽约十年,觉得忍无可忍,自己回到上海。他是个传统男人,喜欢喝茶,自己有一套讲究的泡茶功夫。如果弟弟正好在边上,哥哥会把一个茶杯放在杯托上让弟弟品茶,让在美国只喝可乐的小儿子,渐渐地上了喝茶的瘾。

  他回纽约时,我就把一套在宜兴紫砂壶厂收藏的水中捞月茶具送给了他,告诉他這是一套陶瓷上镶有瓷月的杯子,注满茶水后会见水面与水底两个月亮。

  他回到纽约,打开盒子,即刻向我告状埋怨:你给我的是泥做的茶壶茶杯,我给扔了。原来他不懂什么是紫砂壶,弄得我哭笑不得。

  后来他也回中国工作了,不再跟哥哥喝正岩肉桂武夷茶。他爱喝绿茶,用一只大玻璃杯冲泡,看茶叶香气氤氲中沉浮,独自品尝。他兴冲冲地在杭州买了几盒绿茶《黄金叶》回來,分送给大家,告诉我们这是最好的新茶。包装确实精美,价格不菲,标明春茶,我泡了一杯,水中竖立起三叶芽茶,口味甘苦清淡,到第三泡之后开始乏力了。

  读中学时参加学校组织的去杭州旅游,我曾专门去虎跑探视在山上休养的堂兄,他在半山上租房半年,洗肺养病,上山走累了,他亲自沏茶,我们在一起喝了虎跑泉水泡的茶,照拂他的人给我们做了素浄可口的新鲜饭菜,令我口颊留香,久久不忘。他又从山上摘了一大抱红色山茶花,放入一个大包,让我带回上海给母亲。我们虽是堂兄妹,这一生中与他的情谊,却深刻地定格在虎跑的热茶里。

  最近与七位文友去杭城,次日被安排自由活动,于是我们散着步到了西湖边。

  虽己深秋,西湖长堤美色依旧,两岸杨柳飘拂,我们时走时坐,一直走到平湖秋月景点,大家都有点累了,忽然见水边有一茶館,室外有不少雅座,我们便高兴地坐了下来。

  待茶妹子来招呼时,方知一杯龙井茶最便宜也要48元。叫了七杯龙井茶,茶叶放入玻璃杯,茶妹子拎来一只热水瓶,替我们沏好茶便退下了。

  正在嘀咕这杯茶有点贵,茶妹子端来六道小点心,都是杭州的名点,有葵花籽、蜜金桔、云片糕、绿茶餅、龙酥糖、芝麻糖,我们没想到有这么多点心送,无不喜出望外,茶妹子说一杯茶收48元,不要给你们骂死啊?大家笑着说这也很公道。

  我说光这杯茶也值48元。茶叶在清明节前采摘嫩芽为明前茶,只采一叶嫩芽,形如莲心,称莲蕊;谷雨前为雨前茶,形如旗如枪,为旗枪;立夏采三春茶,差点劲了,采一芽一叶或一芽二叶初展,叶形如雀舌,故称“雀舌”。

  茶叶好坏还要看产地与水质,龙井茶根据产地分狮、龙、云、虎,即狮峰、龙井、云栖、虎跑四地,都在西湖边上,以其为最佳。

  除了茶,大家对云片糕、绿茶酥也是赞不绝口,江浙一带的生活确是精致考究。于是这半天的西湖遊,在平湖秋月喝了龙井茶,在阳光下的我们,竟然有了微醺的愜意。(2019年12月1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