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迟暮乡关行之八

迟暮乡关行之八

Dec 6, 2019, 15:52 PM

  文/鲜于筝

  11月1号。50天乡关行恍惚间过去了,要往回飞了,晚上8点多的航班。还是从浦东机场接我们回来的司机小唐送我们去机场,说定了,下午2点半他车子到养蚕里。6点半醒来,妻已经起来了,正楼上楼下一个个房间巡视,看有什么疏忽遗漏的地方。毕竟要离别一年再回来,留下墙上的挂钟在时间的沙漠中细细独行。

  我起床,盥洗罢,泡一杯茶,坐到写字台前,望着窗外。这才发现小区的树这些年长高了不少,乏人修剪,率性而长,一棵原先的小树居然长成了野女郎一般天真烂漫。每年回国到该回去的时候,总有“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的感觉。说不清是舍不得离别还是切盼着归去?我想走出这感觉,静下心来写幅字吧。于是找出笔墨纸砚。妻说,都收拾好了,又翻出来!我说,完了我会收拾的。铺开纸写什么呢?朝阳已经升起,从东南照进窗来。我受了感应,不假思索落笔就写:“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命为罗敷。罗敷善蚕桑,采桑城南隅。……”在塞北,每次读《陌上桑》这首诗时,我就会想起江南,江南的人文风情,江南的温柔静美。虽然罗敷并非江南女子,《古今注》上说她是邯郸人,北方姑娘。

  心情舒畅了。我收拾好笔墨纸砚。靠在椅背上,这50天来所见所闻所遇所感的事蚂蚁一样,在我大脑皮层上爬着。

  喝茶……

  回国第二天,我上了趟街。顿时感到街上冷清了,我和苏大的老师电话里谈论过,他也有同感,有些萧条,不景气。不过他说这和清理掉200万(?)外来人口有关。不少小店关门了,开门营业的多半也是“烟出火不着”,不死不活地开着。我们家附近两家面馆:朱鸿兴、东吴,都是老字号,往年早、中、晚三时吃客盈门,如今屈指可数。一家卖云南米线的,每次经过很少见顾客,有,也就一两个,阿弥陀佛了。苏州市中心观前街虽然还算热闹,但已没有繁华的气氛。多半是年轻人在街上荡悠。银器店门口,已不见有年青工匠坐着“邦—邦—邦”捶击银器,那洪亮的声音,曾经是观前街心脏的搏动。服装店还在减价酬宾,女店员在门前延客,然而店堂里依然冷清。

  喝茶……

  秋风起,羊肉上市的季节到了。苏州郊区藏书鄕的羊肉是出名的。乡下人上苏州城,物色地段租赁店面开出一家一家羊肉店,卖羊烩汤、羊糕、红烧羊肉等等。我喜欢吃羊肉,觉得比猪肉好吃。往年羊肉店生意都很红火,今年很冷清。某天,我走进离养蚕里不远的一家新张藏书羊肉店。我上去指着羊糕问:“怎么卖?”“120元一斤”,我还记得去年是50元一斤,我买过一回。120元,合美元20不到,我边上站着的顾客听说120转身就走。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不好意思买了。要一碗羊烩汤,30元。我找了個位子坐下,一阵汤送来了,里面主要是羊肠、羊肚。我吃着吃着突然想起窦娥冤里可怜的窦娥端给婆婆的那碗羊肚汤。

  喝茶……

  前几天,小妹从乐山寄了个快件来,微信上说:路上两天就到。够快的。两天后守在家里,就等着快递员在楼下脆亮一声叫:301快件。我就朝窗外喊一声:来了。不料这回守株待兔兔不来,候了一天没有喊声上来。怎么回事啊?第二天,妻在手机上突然看到一条信息:快件已到,给了一个开启云柜(我初次见到这富有创意的词)的号码。于是我们赶到小区门口,一个木棚里立着两个大柜子,上面排列着一排排云柜。妻输入号码,不料芝麻不开门,屏幕上出来了字:付罚款1.3元。原来快件在云柜只保留24小时,如超过,一天罚款1元3角。罚款就罚款吧,交款处呢?在“云”中:要微信支付。这就难住我们了。大洋彼岸匆匆归来,手机换了国内芯片,国内的银行卡可没有!只得请学生帮忙,学生用她的手机微信支付,结果拒收,一定要在我们的手机上微信支付才行。于是就先把钱打到我们的手机里,再微信支付,总算云门大开……。回来,我跟妻说:凭什么要罚款?不把快件送到收件人手里,耽误了时间,反而要罚收件人的款?妻说:算了吧,你跟谁说理去?这倒也是,我笑了。

  我大概真笑出声来了。听妻在喊:“你靠在椅背上笑什么?来来来,帮我把这些盒子拿下去撂了。”她这一喊,大脑皮层上爬着的蚂蚁都吓跑了。(2019年11月24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