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离奇的抄袭

离奇的抄袭

Dec 6, 2019, 15:51 PM

  文/夏维东

  《史记·夏本纪》里说,大禹的儿子启杀了费候登上天子大位后,有扈氏不服。

  有扈氏为什么不服,《夏本纪》没说原因。高诱在《淮南子·齐俗》注里说,那是因为“以尧舜举贤,禹独与子,故伐启”,高诱把有扈说成是夏启的庶兄,此说不知从何而来。《淮南子》认为有扈氏为义而战、为义而亡。假如有扈氏真的是启的兄长,那他们伐启更有可能为“气”而战(不服气),与“义”无关。

  《夏本纪》里说有扈氏也是大禹分封的十一国之一,封国就在有扈,这十一个封国的诸侯都以封国所在地为氏(笔者按:史记里说“为姓”是错误的,那时姓和氏是两码事,氏更重要,乃身份象征)。

  启对有扈氏心存忌惮,出征前,他在六卿面前发表演讲,演讲词叫《甘誓》,“甘”是指即将发生大战的地点甘水(洛阳市西南)。启情绪激动,有点歇斯底里,指着六卿的鼻子说:你们六个听好了,有扈氏这个鸟族严重侮辱五行(“威侮五行”,确实是很严重的错误,但五行是如何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我很不明白),不用“三正”(“怠弃三正”,汉儒认为“三正”是指天、地、人,这个太扯了吧?就当“三正”是三个德高望重的权臣吧),我替天行道剿灭这个该死的有扈氏!左边的士兵如果不进攻左边的敌人,右边的士兵如果不进攻右边的敌人,就是不听命令;御手不好好驾车,就是不听命令。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在祖庙犒赏,否则,在社坛里处决,连带妻儿一并处死!

  这篇颠三倒四、充满戾气的誓言全文引自《尚书·甘誓》,它成为后世讨伐檄文的模板。这里面有个关键的诀窍,就是绝对不能说出己方出兵的真正理由,你看启有没有说因为“有扈氏不服”,我很不爽才要打他们?他以五行、三正的名义把自己打扮成了正义的化身。

  他爹大禹出征三苗时,也是义正词严,文辞倒是比《甘誓》强很多:“济济有众,咸听朕命,蠢兹有苗,昏迷不恭,侮慢自贡,反道败德,君子在野,小人在位,民弃不保,天降之咎”,很有气势,也不提三苗让他不爽,主要是老天要处罚他们,他只能辛苦一趟替天行道。“替天行道”成为中国历史的一个关键词,每一次政权更替这个词都会出现,连地痞、流氓、无赖和文盲都会卷起袖子、挥着拳头大呼小叫。

  后来成汤(后来的商武王)正式发动对夏朝的终极之战,商汤的战前演讲则口气大变,一付讨好卖乖的模样,他说:“你们大伙都来听听朕说话。不是小子要闹事,实在是夏氏罪恶多端,俺也听你们说夏氏有罪。俺是个敬畏上天的人,不敢不服从命令去匡扶正义。现如今夏氏罪恶多端,老天要除掉他,”。(“格女众庶,来,女悉听朕言。匪台小子敢行举乱,有夏多罪,予维闻女众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夏多罪,天命殛之”。)话说得啰嗦吧?但他就是这么说的,司马迁显然把《尚书》里的《汤誓》加工了一番,那时的帝王不会自称“朕”,因为秦始皇之前,“朕”是个草根用语。其话锋所指句句不离“夏氏有罪”。

  之前夏启的《甘誓》意思和《汤誓》一模一样:“天用剿绝其命”,如此历史的“誓言”将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历史确实没法不“总是惊人的相似”。启有点装斯文,成汤则是装孙子,把自己打扮成上天的好孩子、人民的好兄弟。

  再看周武王姬发的《牧誓》也神似《甘誓》,“女不从誓言,予则帑僇女,无有攸赦”。敢情商武王和周武王都是启的学生,圣人们眼中的两大“圣王”和启有什么区别?靠的还不都是威逼恫吓,何来以德感召、春风化雨?他俩甚至不如启,启的《甘誓》起码还是原创。

  《甘誓》真的是原创吗?其实《甘誓》和《汤誓》抄袭了《牧誓》,因为启和成汤时代没有文字,他们的“誓言”都是周以后的书生们照《牧誓》的路子编的。夏朝的第二代天子启抄袭了千年后周朝开国之君周武王的檄文,听起来不可思议。穿帮如穿越,一切皆有可能。(2019年11月24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