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灵台与鹿台

灵台与鹿台

Dec 6, 2019, 15:50 PM

  文/夏维东

  上海豫园有个“三穗堂”,里面悬挂着一块匾额,上书“灵台经始”,那四个字出自《诗经·大雅·灵台》,指周文王姬昌建造灵台的往事。

  灵台这名字听起来很高大上,其实就是御花园。姬昌并未做过周王,他被儿子周武王追封为周文王。今本《竹书纪年》载:“(纣)四十年,周作灵台”,那是商纣王在位的第四十年,姬昌当时还只是陕西岐山下的一方土豪。姬昌的灵台里有池塘,名字也很“灵”,叫“灵沼”。姬昌征用庶民建了一个御花园,里面有亭台楼榭池塘,园中有鸟兽鱼鳖,这是孟子告诉我们的:“文王以民力为台为沼,而民欢乐之,谓其台曰灵台,谓其沼曰灵沼,乐其有麋鹿鱼鳖。古之人与民偕乐,故能乐也。”

  这番话是孟子给梁惠王上课时说的。当时梁惠王站在自家的御花园里,正兴致盎然地观赏飞禽走兽,怕圣人笑话他不务正业,自我解嘲道:“贤德的人也喜欢这些东西吗?”(“贤者亦乐此乎?”)

  孟子的回答如三月春风,温暖着魏惠王的心房:“正是贤者才能享受其中乐趣,不贤的人有这一切也不会欣赏。”(“贤者而后乐此,不贤者虽有此,不乐也”),然后器宇轩昂地回顾周文王建灵台、灵沼的历史。

  汉儒郑玄把姬昌的御花园诠释得神乎其神:“天子有灵台者所以观祲象,察气之妖祥也”,灵台成了玄之又玄的“观妖台”。实际上豫园的匾额“灵台经始”很恰当,因为灵台和豫园的用途一样,主要供玩乐而已,这一点连孟子都承认。

  诸侯都可以搭“台”,商纣王自然也可以搭一个,他搭的叫“鹿台”。后世的儒生们纷纷给他“拆台”。

  儒生们声称昏君纣王的鹿台严重超标,浪费无数民脂民膏,令人发指。周武王的讨纣檄文里列举了纣王四大罪状,可没有指控纣王的奢靡与残暴。《史记·殷本纪》里对鹿台仅一笔带过。商周之后,再没人知道鹿台是什么样了。到了汉代,突然跳出一个人来爆出鹿台的猛料,那人就是西汉著名史学家和经学家刘向先生。

  刘向似乎有个专属数据库,里面装满了历代昏君的黑材料和明君的白材料,可以随时随地往外喷,这使他看上去更像个才华横溢的小说家。商纣和夏桀是著名昏君,刘先生当然不会放过如此重大题材。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夏桀的“倾宫”专美于前。

  刘先生的数据库显示鹿台“大三里,高千尺”!“大三里”不知道什么意义,长宽各三里还是面积达三平方里?无论是哪一个都够大。高千尺!汉代一尺约合22厘米,千尺就是220米!三千多年后的19世纪80年代,世界第一高楼“芝加哥家庭保险大厦”高度仅54.9米,勉强是鹿台的四分之一。

  西晋的皇甫谧先生是帝王专家,著有《帝王世纪》一书。他觉得前辈刘向格局太小,于是大笔一挥,鹿台“高千丈”,2200米!沙特阿拉伯的“王国塔”今年完工,高1007米,连鹿台的一半都不到。

  摩天大楼有电梯,纣王如何上鹿台呢?就算纣王是身手矫健的攀岩运动员,妲己妹妹也行吗?就算这对“比翼鸟”一大早起来就爬,等爬上去,已经到了睡觉时间。纣王如何登上鹿台这个技术问题刘先生和皇甫先生就不管了,把他们逼急了,他们也许会说:纣王和妲己是妖孽,会飞的!

  还是孟子有水平,他强调贤德的明君建“台子”很有必要,很人性化:“古之人与民偕乐,故能乐也”,姬昌的灵台开放给民众吗?那御花园就成了公园了。孟子不好意思明说姬昌的灵台和人民资源共享,“古之人与民偕乐”是个含糊其辞的说法。《灵台》一诗生动记录了周文王在灵台里游玩的场景,他流连忘返,自得其乐,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老百姓有幸与文王共游。

  如果郑玄的“观妖台”之说成立的话,意味着那个“圣地”只有王族和祭司才能出入,普通人不可能进去。郑玄无意中摆了孟子一道。

  无论灵台还是鹿台,都是帝王的私家定制,草民远远看上一眼就够了,有志气的会在心里嘀咕:“王侯将相宁有种乎?”(2019年11月3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