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夜奔听书

夜奔听书

Nov 15, 2019, 17:08 PM

文/顾月华
   那天从下午开始,我就魂不守舍,5点不到开始穿衣打扮。
  在上海人民广场,建造了一座上海大剧院,规模恢弘。我没想到纪念张鉴庭先生诞辰110年评弹专场,会在如此高规格的大剧院演出,我住在远郊,今天晚上要去听书,就是去听评弹。
  买了两张价格不菲的票,家人无论谁都不要看,最后有个女友说听过几次后有些兴趣,我便约了她。天黑了,很少晚上一个人出门的我,今天昏了头一样,有点像私奔,冲出了家门。
  说书一向在小型剧场里演出,两个人搭档,一把三弦,一把琵琶,说说唱唱,讲述一个故事。如长篇章回小说,一天天连续说下去,父亲总是包了一季的连票,我常跟父亲去听书,书场里卖各种小吃,我最爱的是五香热豆付干和花生米。
  堵着车,经过繁华的淮海路,霓虹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上海是越来越美丽了。我终于抵达终点,在C1入口,一进剧场,座旡虚席,满目是上海滩上风度翩翩的绅士与优雅雍容的妇人,一眼望去似曾相识,我陡然心里一热,我父母也是这样的穿着得体來听书的。这些观众应该不喜欢抛头露脸,平时深居在老洋房里的老克拉们,竟然晚上都巴巴地赶来了。
  大幕很快就拉开了,第一支曲子是合唱开篇,讲述张鉴庭的一生,他的一生並不坎坷,他的传奇是他对评弹唱腔的贡献,张鉴庭名满江南,更是桃李满天下,他讲求劲、情、神、清四个字,是他的艺术标准。
  接下来两档弹唱,严格遵循张调表演的标准,无论是遒劲的咬字、充沛的中气还是高亢的音调、铿锵的音节都极具艺术感染力,张调是评弹流派中最受欢迎、流传最广的流派之一。我只是少女时代偶尔听过,曾几何时,魂牵梦萦张鉴庭的声音,如闪电、如炸雷、如悲鸣、如万马奔腾!
  观众是热情的,反应是热烈的,每段唱毕,便响起阵阵掌声。到第四个节目,两位演员出场,剧场开始有点骚动,接着名叫王承的演员拿起三弦开唱,第一句只吐出三、四个字,那声音像炸雷划过长空,全场立即爆发出一片叫好与掌声,我立刻对女友说:这才对了!这才对了!张鉴庭先生回来了!唱张调必须苍劲挺拔,吐字有爆发力,立即生擒活捉听众的心,从这一刻开始“张鉴庭”回到剧场里了,我闭上眼睛仿佛听到一代宗师张鉴庭的弦音。
  人们纪念张鉴庭因為他在最飞黄腾达的年代,加入上海评弹团,培养了大批优秀学生,这是留给后人的礼物。
  接着,从苏州评弹团退休人员中请回了两位元老级张的传人,他们用了全付精力,说唱並茂。观众听了三小时,竟然无人早退,与台上互动着、交流着、呐喊着、痴狂着。
  我如与故人相聚,心满意足。到家已夜深,家人劝我早点休息吧,我说容我再坐一会儿,平静下来便去睡……张调的魅力是如此动人心弦,令人如痴如醉,欲生欲死,我深知这种欣赏机会不容易再有了,听过张鉴庭还有谁值得我夜奔呢?
  评弹于我,究竟有何魔力?无他,因为那是乡音,是我的荳蔻年华,是我与父亲在一起的日子,是我心里珍藏了一世的幸福。(2019年11月10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