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两大富豪 对决白宫?

两大富豪 对决白宫?──特朗普和彭博的恩恩怨怨

Nov 15, 2019, 13:13 PM
尽管彭博(左)尚未做出最后决定,不过2020年的总统大选非常可能是他和特朗普对决。美联社

    尽管彭博(左)尚未做出最后决定,不过2020年的总统大选非常可能是他和特朗普对决。美联社

  彭博社创办人、前纽约市长、超级富豪——迈克尔·彭博(Michael Bloomberg),原本在3月已宣布不会参选总统,日前突然改口将登记参加阿拉巴马州民主党总统初选,理由是对民主党众候选人的表现极感失望,再这样下去“特朗普将变得不可战胜”,因此才在最后关头改变主意;换句话说,就是不能让特朗普再当选。彭博和特朗普都是来自纽约的亿万富豪,过去一度关系友好,紧密合作,但是现在却是势同水火。恩恩怨怨,耐人寻味。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彭博是在11月8日正式登记参加阿拉巴马州民主党总统初选,但是尚未就是否参选总统做出最后决定。10日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彭博的支援率领先特朗普6个百分点。

  据了解,彭博本以为代表民主党内温和派的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能够出线,才不参选。但现在拜登近月选情不振,而领先的三名参选人中,除了拜登外,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与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立场左倾,桑德斯经常以社会主义者自称, 沃伦也让华尔街及商界颇为担忧。因此彭博才改变初衷,考虑亲自上阵。除了派人赴阿拉巴马州登记之外,本人还亲赴阿肯色州递件。

  彭博的发言人霍华德·沃夫森(Howard Wolfson)表示:“但迈克尔(彭博)观察得愈多,就愈察觉:当前民主党众多的总统参选人,没有一个人是做好了准备、没有一个人能打赢特朗普!” “所以迈克尔才改变了心意——‘如果’决定参选,他将会给民主党人带来摆脱极端对立的全新选择!”

  特朗普总统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小迈克尔” (little Michael)讥讽彭博的表现不会好,但会伤害到拜登的选情。特朗普说:“小迈克尔将失败,他没有吸引力,我不愿与小迈克尔竞争。”

  一个白手起家 一个继承家产

  表面上,彭博和特朗普两人有许多共同点:都结过三次婚、都用自己的姓氏来命名他们的企业、都是在纽约市发迹的亿万富翁、都出人意料地赢得选举、都一再地转换政党。

  但是再深入检视,两人可以说南辕北辙。彭博自称是将放手授权的无党派管理者和工程师,特朗普则是党派鲜明的总统,说他一个人就可以把事情搞定。特朗普传记《永不满足》(Never Enough)的作者迈克尔·丹东尼奥(Michael D’Antonio)表示:“他们的个性完全不一样,一个冷静,一个爱激动。”

  两人来自非常不同的背景:彭博是出身麻州劳工阶级家庭,特朗普则是有个富爸爸。彭博基本上白手起家,他在1981年被投资银行所罗门兄弟(Solomon Brothers)资遣,就拿1000万元的遣散费创立了彭博有限合伙企业(Bloomberg L.P。),这家公司开发桌上型电脑终端机,让投资者能够处理大量数据,并且进行电子通讯,比互联网的出现还早了10年。目前这家公司在全球有员工两万人。特朗普则是在1974年和他的兄弟姐妹从他父亲的手中接下了纽约的地产帝国。他分到了4000万元的资产,价值相当于目前的2亿元。经过了40多年,特朗普的确让他的财产增值了不少,但这并不意味他有商业长才,因为他也破产了好几次,还有些企业备受争议,如特朗普大学被控欺诈。因此特朗普比较像是金融炒手或是逃脱大师,而不是工作机会的创造者。

  彭博随著在纽约市政坛崛起,他在许多议题上向左转,如支持环保和控枪,并拥护同性婚姻、堕胎权利等自由派价值观,他原本是民主党员,直到为了竞选纽约市长,因为无法在党内的初选机制中脱颖而出,才代表共和党竞选,并顺利在2002年1月1日接下了共和党市长鲁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的棒子,然后在2007年又退出共和党,改以无党籍身分竞选,并在去年重新加入民主党。

  特朗普一度是传统自由派的纽约客,随著他为了获得全国的目光而向右转,把自己重塑为保守派共和党人。他本来支持计划生育。让许多保守派认为他不是真正的共和党,但是他竞选总统时提出的严打非法移民和美国优先的极端保守观点,深获许多共和党认同。

 

特朗普和彭博2013年参加《纽约观察家报》(The New York Observer)成立25周年庆祝会。美联社
特朗普和彭博2013年参加《纽约观察家报》(The New York Observer)成立25周年庆祝会。美联社

  同上《谁是接班人》 支持市长三连任

  两人都是非常有钱的美国富翁,但彭博要有钱得多,他在今年10月2日《福布斯》发布的400美国富豪排名第8,财产高达534亿美元,特朗普则只排名第275,财产31亿美元。

  直到彭博2001年代表共和党出来竞选纽约市长,特朗普和彭博两人并不相识。特朗普那时还是民主党,他在民主党的纽约市长提名初选,一开始支持布朗士区长费尔南多·费雷尔(Fernando Ferrer),费雷尔在初选输给纽约市公益维护人马克·格林(Mark Green)之后,特朗普捐了4500元给格林,来和彭博竞争市长。彭博则是自己出钱竞选。彭博当选之后,特朗普说,他成了彭博的热心支持者。

  多年来,特朗普一直花大把力气讨好纽约历任市长,因为他需要市长支持他的地产开发计划。但是等到彭博当选的时候,特朗普已经从开发新的地产转为在全球促销自己的品牌和主持自己的电视真人秀,因此邀请彭博上他的节目。

  2004年10月,彭博上特朗普的电视真人秀《谁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在市长官邸格雷西大厦(Gracie Mansion)面试参赛者,特朗普大肆宣传彭博这次亮相,告诉参赛者,他们将见到一位“伟大的领导者”。

  4年后,彭博又上《名人学徒》(The Celebrity Apprentice),在这一集节目中,明星们要比赛谁能在纽约市街头卖出最多热狗。彭博被安排和特朗普走在纽约街头,检验参赛者如摇滚合唱团Kiss的吉恩·西蒙斯(Gene Simmons)和《谁是接班人》明星奥玛萝莎·梅尼高特·纽曼(Omarosa Manigault Newman)的销售成果。

  梅尼高特·纽曼后来在特朗普的白宫公共联络办公室工作,她接受《华盛顿邮报》访问表示:“在公务上面,彭博给人感觉是爆躁易怒。在我们那一集,我记得他给人的感觉是平易近人。”她这么说,至于特朗普, “这个节目让他有正当的理由来扩展人脉,跟有权有势的人搭上线。”

  在拍摄期间,彭博和特朗普一起搭地铁。彭博今年初回忆起这件事,表示:“特朗普说他常搭地铁,但是我注意到他根本不知道要从哪一边先放进去。”

  特朗普被问到这次搭地铁的事,则说彭博的说法不对。他说,高官搭地铁是不用票的,“我和他一起坐地铁,从来都不用地铁卡。”

  在两任市长任期之后,按照法律规定,彭博本来是不可以竞选第三任。但是正值全球金融危机,商界不希望市长换人,要求取消任期限制,特朗普也是这项提议的领头支持者。市长任期限制最终被取消,彭博再度选上第三任,两人的关系也达到最高点。

  垃圾场变高球场 谁的功劳?

  两人密切合作的最佳成果是将位于布朗士区渡轮点(Ferry Point)的一处垃圾场改造成世界级的高尔夫球场。这项计划因为高昂的清理费用和环保设施,已经搁置了三十年。根据市府的独立预算办公室,建造高尔夫球场就要投入高达1.64亿元,环保设施还要再花好几百万元,因此没有厂商来投标。彭博竞选时曾经承诺一定会完成,但是眼看任期即将结束,却还没搞定,将使他的政绩留下污点,因此找来特朗普投标。特朗普高尔夫球场(Trump Golf Links)后来在彭博卸任之前提早完成,开支还比原先预算少。

  到了2015年4月,特朗普开始考虑竞选总统,两人关系开始由朋友变成敌人。高尔夫球场计划究竟是谁帮谁,变成了各说各话。彭博这边的说法是:由于急于要兑现竞选承诺,彭博最终决定由纽约市纳税人来买单。彭博市长任内的纽约市市公园局长艾德里安·班尼普(Adrian Benepe)表示:“所谓特朗普帮无能市府脱困的说法根本是谎言,特朗普根本没有建造那个高尔夫球场,是市府建造的。市府把最困难的部分都做好了,并解决了所有的环保问题。” 班尼普说,特朗普只投入了1000万元做些绿化措施,并盖了高尔夫俱乐部而已。目前这座球场由特朗普集团特许经营,对公众开放,周末的收费是185元。

  特朗普则说,是彭博向他求援,“因为他快要被这项计划拖垮,他已经搞了12年。我说:‘迈克尔(彭博),我会让你风风光光的。’”特朗普的说法是:彭博本来对高尔夫球场能顺利完成相当感激他,但是后来又拿这件事来攻击他,因为两人都开始考虑竞选总统。

  特朗普的儿子埃里克(Eric Trump)接受《华盛顿邮报》访问表示,他有两次参与他父亲和彭博有关这项计划的对话,一次是在电话上,一次是当面。

  埃里克·特朗普说:“我记得这次对话非常清楚:迈克(彭博)打来(对特朗普)说:‘我们需要你的帮忙,因为这件事让纽约市或是我的市府都很难堪。你是唯一能够把事情搞定的人。’ 我们就加入并且搞定。”特朗普是2013年的三个投标者之一,顺利获得合约。埃里克·特朗普说,他父亲和彭博“是比一般人所知道的还要紧密的朋友。”

  彭博的发言人霍华德·沃夫森则反驳说:“不令人意外,特朗普父子都在撒谎,根本没有他们所说的对话。”

  特朗普参选总统 两人关系的转折点

  追溯两人由朋友变成敌人,还是因为2016年特朗普参选总统。特朗普这位地产大亨竞选的主轴就是严打非法移民,他还主张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并且坚决反对控枪。彭博则大力赞助鼓吹宽松的移民政策和严格管制枪枝的宣传活动。因此让彭博动了参选总统的念头。彭博的传记作者、前《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乔伊丝·珀尼克(Joyce Purnick)表示:“这不只是他的种族主义、反穆斯林、反西语裔的言论。我认为是(特朗普)整个人,让彭博觉得非常讨厌。”

  特朗普在当年竞选时接受《国会山报》 (The Hill)电话访问时曾表示:“我们关系很好,关系真的很好。但是如果他出来竞选的话,我可以跟你保证,关系就不会好了。”

  特朗普还说,彭博的庞大的财经报道和媒体公司“非常脆弱”,他预言如果彭博参选,他会击溃彭博。

  2016年3月,彭博宣布不竞选总统,虽然他说特朗普进行的“我所见过最分裂、最蛊惑人心的竞选活动,挑起了人们的偏见和恐惧。”后来他又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攻击特朗普,称他是“危险、卤莽、偏激的候选人”。特朗普则说,他对彭博的话感到震惊,在推特发文回应:“小迈克尔·彭博没胆选总统,完全不了解我。他的最后一任市长任期根本是场灾难。”

  当选总统不久,特朗普和彭博通了电话,谈论如何掌管白宫,但是没有提供任何职务给彭博。彭博对这位总统当选人说:“瞧!唐纳德(特朗普),你对这项职务根本完全不清楚。” “你可以成为一位好总统,只要找对人,充分倚赖、充分授权、权责分明。”彭博说:“他并没这么做。”两人从那次之后就没再通话了。

  但是彭博持续批评特朗普,特别是特朗普政府有关气候变迁的立场。这正是他在2017年所出的《气候的希望》 (Climate of Hope)一书所关切的主题,他痛批当前政府的气候政策,尤其是联邦环保署(EPA)开除科学审查委员会(scientific review board)的科学家,取而代之的是来自能源工业的代表。彭博说:“很难想像在一个像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会作出如此愚蠢的事。他还谴责时任环保署长的斯科特·普鲁伊特(Scott Pruitt)根本无法胜任,问道:“这种货色”怎么会被选上?

  没把握不会参选 势必是场龙争虎斗

  纽约选出的共和党国会众议员彼得·金(Peter T. King)和两人都熟识,他去年竞选连任获得彭博捐款,但他持续支持特朗普。彼得·金说,两名亿万富翁的争执已经演变得私人恩怨。“不用进行心理分析,我都知道这两名亿万富翁都认为自己比对方聪明能干。我可以看出来迈克(彭博)对于自己没有获得和唐纳德·特朗普同样的声誉感到忿忿不平。”

  纽约民权领袖艾尔·夏普顿牧师(Rev. Al Sharpton)也和两人都是旧识,他说特朗普来自纽约市的皇后区,从未获得曼哈顿精英的接纳──即使在曼哈顿建造了特朗普大楼。

  “特朗普是名局外人,而像彭博这样的人在形式上和实质上都让他觉得一直在排斥他。如果彭博出来竞选,会让特朗普非常紧张。”夏普顿说,如果两人真的对决,“我会想要个拳击场前排的位子。”

  彭博传记的作者珀尼克表示,彭博在2008年、2012年和2016年都曾考虑选总统,但是除非他认为有胜选希望,他不会跳进来。“他是一个深思熟虑、小心谨慎、精于算计的人,不会冲动行事。他要确定有可能赢才会参选。”看来如果彭博决定要参选总统,势必是一场龙争虎斗。

  (编译自WashingtonPost.com、Yahoo.com、theHill.com、Money.com)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