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迟暮乡关行之五

迟暮乡关行之五

Nov 8, 2019, 15:17 PM

  文/鲜于筝

  和老刘会面的次日,奇台的一伙学生,邀我中午到馨园饭店叙叙师生之旧。妻已约定了要去和县医院的一帮老同事老朋友见面。近午时分,我正准备动身去馨园,来了电话,是县委办公室的秘书打来的。他说,马县长想中午请你吃个饭,坐一起聊聊。这让我不胜错愕,我昨天刚到奇台,我不认识也不知道奇台有个马县长,吃饭聊聊,此话从何说起?我说,我已经和同学有约,中午饭局,正要去馨园呢。电话里说,马县长安排好了,你一定(这两个字听了不舒服)要去,能不能让同学换个时间?我说,来不及了,学生恐怕已经在等了。电话里留下一句话:2点钟我们来车接你。电话挂了。

  怎么办?把学生拋一边是绝对不行的,再说我向来不习惯和“官”打交道,怕他们的“架子”,除非这官是老同学、老朋友,或者是我以前的学生,他们不会有架子。马县长跟我没有关系……但,但,但他是我曾经生活工作了17年的奇台县的县长,奇台跟我有割不断的关系,这么说来,我跟马县长起码算得上是老乡了,不理会老乡相邀说不过去,反倒是我有臭架子了。但马县长为什么邀我呢?这就不去猜了。最好是顾此不失彼。于是我赶紧打出租赶到馨园,学生差不多到齐了,还有几位家在奇台的老师也来了,这时是1点光景。我先跟大家打了招呼,两点钟就要退席,并说了缘由。大家边吃边谈,徘徊在今生岁月的波光云影中,曾经的暴戾在回忆中也有了几分温情。

  两点,车准时来了,我被载到另一家饭店。服务员的神情有几分肃穆,我被引进一间小厅,里面一张圆桌,围着圆桌人已坐满,就留下一个空位,我被迎去做了这道填空题。马县长坐居中,我坐他右侧,左侧是一个白须白发的维吾尔老人。马县长高个子,40左右,长得很气派,仪表堂堂,第一眼看去,我就想起电影演员李幼斌,只是少了李的霸气,多了几分温文儒雅,这样的官相见得还不多。马县长向我介绍了座上的人,有好几位各族少数民族,一位女士是县委宣传部长,还有教育局长王星河,听说他原先在奇台中学呆过,等等。

  马县长对我说:你看我们这一桌人,少数民族就占了好几个,新疆这个大家庭各民族和睦相处。我和白须白发的维吾尔老人相视一笑。马县长拿起手机看了看,跟我说:我岳母是你的学生,她叫吴凤祥,她常提起你,想见见你,宣老师还记得她?我着实小吃一惊,县长的岳母是我学生?没有想到。天地君亲师,师和亲是连一起的,这就有些沾亲带故了。说起吴凤祥我有印象,好像是74或75级,当过班长,勤奋好学,口齿伶俐,做事干练泼辣,叫人难忘的是有一双明亮锐利的眼睛。马县长把他的手机递给我:她想和你说几句话。视频里吴凤祥的身影不是太清楚,恍惚不定,她好像在照顾孩子;但是,可以听到她的声音:宣老师,你来奇台了,你好么,我们同学都想你……,我把脸对着手机屏幕,希望她能看到我从漫长的岁月中走来的模样。我们彼此问候,相隔40多年了,彼此的一声问候,似乎有回天之力,又回到了校园的时代。

  一桌人,静静地吃菜,听马县长侃侃地谈,谈新疆的历史,从汉代新疆正式纳入中国版图开始,一路往下谈,如数家珍,我也上了一课。往后就随便聊了。马县长说,北山煤矿发电厂的电力已经输送到浙江了。我提到奇台旅游资源丰富,江布拉克旅游胜地已是奇台的一张金名片,盖过天池了。马县长讲了来江布拉克旅游的人数统计,可惜我没有记住这令人惊讶的数字。马县长问我:江布拉克去过了?去过3次了,不过最近这几年没有去过。马县长说,现在修得比以前更迷人了。待会儿让王局长开车带你上去看看。我顺便提到北美中文作家协会每年举办一次回国采风之旅,前年到广西,今年去了贵州。采风团10个人左右,来回机票旅费团员自掏,到了目的地后一路游览采风的吃、住、行由当地解决,参加采风团的作家每人要写2篇采风报道刊登在海内外媒体,尤其是美国主要中文报纸《侨报》上,推向世界,产生影响。马县长说,花钱也不多。马县长指的是接待费用。

  饭局毕,拍照留念。马县长给了我两本小册子:《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 《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这是很好的资料,我放进了随带的拎袋里。和马县长这一席饭吃得很愉快,不觉得官气逼人,反而有几分故人之感。互相道别,出饭店,王局长问我:上江布拉克看看?我说算了,来回不得4个钟头?太晚了。(2019年11月3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