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早知今日 必定当初

早知今日 必定当初

Nov 8, 2019, 15:16 PM

  文/朱小棣

  饶有兴致地看完二月河作序推荐的丁捷著反腐纪实文学《追问》。之所以“饶有兴致”,一是因为我和大家一样,有强烈的好奇心,想看看腐烂官员的腐烂生活。二是因为我知道二月河是个讲故事能手,他推荐的故事也一定好看。

  作者丁捷本身就在纪委工作,为写这本书,在上级纪委部门的安排下,调阅了600多件腐败案件卷宗,走访了全国28位落马官员,面对面长谈,凝练出不到10个故事,勾勒出一幅幅官场现形记。

  作者个人的创作动机暂且不论,背后组织与出版的动机肯定包括总结经验教训、完善制度、防止腐败再生等。然而作家回收的答案发人深思。没有一个人反悔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也就是说,如果时间倒流,从头再来,必定还是这个结局。

  书里人物,个个是能人,都有非凡的政绩,时至今日,仍对自己的业绩沾沾自喜,没有谁后悔不该卖命做出成绩。从这批人身上,依稀见到一些英雄本色,所谓不甘落后平庸的基因。客观地看,你会对他们的发展业绩兴叹。

  书中不乏爱情故事,哪怕是重婚犯,哪怕同时组建三个家庭,从人性和个人道德层面,你看不到丑恶的嘴脸,似乎都是些有情有义的人。按照他们的逻辑,反倒是一夫一妻制错了。有些罪犯直言不该为官而应从商,背后的逻辑十分清楚,今日的法制与道德规范,早已为有钱人网开一面,小三一厢情愿、投怀送抱,原配息事宁人、睁眼闭眼、各取所需,早已是新常态。

  作者引用了一个社会上流行的段子,“关于定性乱搞女人这件事,老百姓叫耍流氓,县乡长叫生活腐化,厅局长叫不够检点,再大的干部,叫风流倜傥,充满生活情趣”。当作者递给一个访谈者一张小纸条,上写,“如果让你重来一次,你是选择做一个风流的囚徒,还是选择做一个朴素的常人?为什么?”后者对着纸条思考了半响,“轻蔑地笑了一声,摇摇头,说,不好选,不知道”。

  在我眼里,书中的精彩点还有三处,一是对行贿商人有精彩的刻画,他们能说会道、察言观色、投其所好、欲擒故纵、百折不挠,令人叫绝。二是从某位文化官员的嘴里,得悉文物界各种腐败内情、门槛之精、生财有道,叹为观止。三是从一位国企一把手嘴里,道出搞家天下的独裁霸道与获取权力的政治手腕与细节,呵呵。想想还有多少高官政要,皆为同类,真是细思极恐。

  另外,每每在作者的追问下,罪犯们会给出或精彩或意外的答案。作者的《人生问卷》中有一条是:倘若把你的人生经验和教训做一个总结,你能用一句话,把最深刻的部分做一个表述?结果一位健谈的采访对象当场回答:“朋友不能没有,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朋友不能太多,多一个朋友多一分祸”。

  作者最后引用一位成功退休的副省长针对这些落马官员的话,“他们的人生阶段,基本上可以概括为——激情的、骄躁的、颓败的。总之,是先亢奋而后麻木的,多放纵而少克制的,重功利而轻内修的,有所为而未能有所不为的”。他特别提醒:“这里面有一个贯穿始终的主线,就是,他们的内心大都是混沌的。”我琢磨了一下,感觉既然“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不是他们幡然悔悟的必然结论,那就只能说是“早知今日,必定当初”啦。(2019年11月3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