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自动化时代 人道优先

自动化时代 人道优先──杨安泽的治国蓝图

Nov 8, 2019, 12:32 PM
杨安泽11月1日在爱荷华州首府得梅(Des

杨安泽11月1日在爱荷华州首府得梅(Des Moine)竞选。美联社

  民主党华裔总统候选人杨安泽目前的民调支持率虽然只有个位数,但是他展现了强大的募款能力,同时他所传递的信息已经证明强而有力,足以让他维持继续竞选的动能。《新闻周刊》最近以他为封面人物,请他谈谈如何因应美国人在工作和生活所面临的冲击,以及我们如何培养今日的儿童,成为未来的劳动力。重中之重,当然是畅谈他的“自由红利”理念。

█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提到现年44岁的杨安泽,媒体都会半开玩笑地提到 “机器人(造成的)世界末日”。但是杨安泽绝对不是开玩笑。他的竞选的主轴就是科技将会不断地让更多美国人失去工作,造成灾难性的社会后果,而整个国家还没有做好因应的准备。

  由于传统政客对于科技所造成的颠覆性变化无所作为,让杨安泽感到挫折,促使他出来竞选总统。杨安泽在他的《为一般人而战:美国失业潮真相及为什么全民基本收入才是我们的未来》 (The War on Normal People:The Truth About America’s Disappearing Jobs and Why Universal Basic Income Is Our Future)一书中大幅探讨这个现象。他说:唐纳德·特朗普2016年的竞选提出要让美国再度伟大,希拉里·克林顿怎么回应?美国已经很伟大。这不是正确的答案。” 杨安泽解释说:“特朗普对这许多问题看得很对,虽然总统的许多解决方法不对。”在杨安泽看来,正确的答案应该是永久性的刺激经济措施,通过每个美国人的口袋,来帮助他们打造后自动化经济。他对这个挑战的解决之道就是“自由红利” (Freedom Dividend),保证全民每个月都能拿到1000元,没有任何附带条件。“自由红利”的财源将来自向因为自动化而获益企业课征新税。

  解决未来就业问题 大学不如技职教育

  “自由红利”只是治标之道,杨安泽认为,治本之道首先必须确定学校所教授的课程能够帮助今天的儿童应对未来将面对的美国现实。教导孩子如何应付考试并没有用。在衡量人的价值和潜力上,标准化测验的效果很差。他认为,我们必须停止把教育体系当成是一张完成考试的清单,而是要把教育当成是为我们孩子建立终身学习和发展的机会。

  他认为,STEM(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是个很好的方式帮助孩子终身学习。科学课程所教授的批判性思维和方法能够让孩子积累经验,以适应新的学习环境。数学技能与许多领域的工作都有重大相关性。

  他认为,我们不能过度重视大学教育作为解决未来求职问题的方法。只有30%的人会获得大学学位,但是学位并不再像过去那样是可靠的前途保障。一项最近的研究发现,43%的刚出校门的大学毕业生大才小用──他们所做的工作并不需要大学学位。我们必须为学生创造出大学以外的道路,如职业、技术或学徒训练等。将近五分之三的德国学生是从这些技职项目学得一技之长,美国不到10%。自动化很难取代水电工,但很容易就取代客服人员。

  自动化让30%的工作处于险境。以前世代所假定的一家公司会提供终身雇用和优厚的退休金福利的体系正在逐渐瓦解。94%的新增工作都是短期、临时或是合约工,愈来愈少人能够存够退休金。

  这些转变正在冲击千禧世代的整个职业生涯,但是他们也冲击到年长的劳工,因为企业偏好逼走年长员工,用年轻员工来取代。最近非营利机构ProPublica的研究显示,半数年过半百的员工会被逼退,其中只有10%能够找到待遇相当的新工作。

  虽然政府鼓励企业继续雇用并重新培训现有员工,但是研究显示,政府所推行的继续雇用计划没什么效果,成功率只有0到15%之间。当我们仔细思考,成功率低落也就不足为奇。因为要他们年纪老大的劳工再来学习编程,然后转业是非常荒谬的。

  因为自由红利 妻子决定支持他出来竞选

  取而代之的是,杨安泽认为藉由发放“自由红利”来振兴地方经济。这将对那些因为科技改变而被裁员的人提供一张安全网,同时也为企业家提供安全网。举例来说,对于某些被下岗的人,想要在所在经济不佳地区开餐馆,可能听起来不切实际,但是如果有了每个月1000元做基底,想要开餐馆的梦想,听起来就不那么不切实际。

  杨安泽妻子艾芙琳·杨(Evelyn Yang)最近首次接受CNN专访。她说,就在2016年大选结束不久,杨安泽跟她说他要选总统,她认为这只是个念头,“过一阵子就会打消。”她回忆道:“但是当他说要辞去他的工作,我才了解他是认真的。”

  她说她早就知道她丈夫为什么要选总统──这与他所做的自动化取代人类工作的研究有关。这个问题不是未来才发生,而是现在。他告诉她,他想要推动全民基本收入,后来他重新取名为“自由红利”,也就是对年满18岁的美国公民保证每月1000元的收入。

  她说:“自由红利和人道优先是我支持他出来竞选的原因。”

  尽管如此,她认为还会有其他人出来承担这项重责大任,而不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政治新人。杨安泽笑著说:“她说:‘安德鲁(杨安泽),你不一定要出来,其他人也会打著全民基本收入和自动化取代人类工作等口号出来竞选。’我说:‘我不确定会有人这么做。’”

  杨安泽表示,目前政客所提供的社会福利措施,对于改善人们生活来说,远远不如每个月1000元自由红利来得有效,因为如何解决自身的问题只有自己最了解。

  《华盛顿邮报》记者罗伯特·科斯塔(Robert Costa)日前访问杨安泽,记者问他,要让人们手上有更多的钱,为什么不提高最低工资?杨安泽以他太太为例,他们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个有自闭症,为了照顾儿子,她放弃了在化妆品品牌欧莱雅的工作,在家当全职母亲,提高最低工资,对他太太来说,根本没影响。而全美有1000万人像他太太这样的全职母亲。这也就是为什么太太支持他的“自由红利”政纲。最重要的是,自动化将取代许多工作,提高最低工资帮助不了那些被迫下岗的人。

 

杨安泽和妻子艾芙琳以及两个儿子的全家照。推特
杨安泽和妻子艾芙琳以及两个儿子的全家照。推特

  救济贫困 发现金比物质来得有效

  在《为一般人而战》一书中,杨安泽举了许多例子,说明发现金比发放救济物资来得有效果。

  1995 年,一组研究人员开始追踪北卡罗莱纳州1420名低收入家庭儿童的人格发展。然后,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其中25% 的家庭每人开始收到4000元,他们是切罗基印第安人(Cherokee Indians),附近刚盖了一座赌场,所以将盈余回馈给部落成员。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经济学教授蓝道尔·艾奇(Randall Akee)发现,平白多出收入,长期下来确实影响了孩子们的个性,行为和情绪障碍下降,尽责和友善这两种人格特质变得更加明显。这些变化在研究一开始时生活条件较匮乏的儿童身上最为显著。

  2008 年,哈佛大学研究生麦克尔·费伊(Michael Faye)和保罗·聂浩斯(Paul Niehaus)研究国际发展,到海外实地进行田野调查。他们访问了肯尼亚,所到之处,看到的是援助物资遭到浪费:有许多扔弃的水龙头、未使用的衣服等。他们因此认为,人们更想要现金,远超过食物、蚊帐、教科书、运动器材、牛、水壶或任何其他东西。那年夏天,麦克和保罗捐出几千美元给贫穷的村民,并且开始评估效果。他们发现,拿到现金的村民当中,家暴率下降,心理健康有所改善,人们也开始改善饮食。

  他们注意到这一点后,加以扩大研究。2012 年,一位朋友把他们介绍给谷歌,谷歌捐助240 万美元帮助他们推动研究。他们愈深入研究,愈发现显著的正面效果:人们开始创业,孩子们的体重增加,女孩们更频繁地去上学,妇女有更多的独立性。事实证明,提供现金非常有效。

  还有伊朗为了应对大幅削减石油和天然气补贴,在2011年实行每年发放约1.6万美元的全民基本收入。经济学家比较了劳动率变化,发现工作时间没有减少——反而发现服务业从业人员扩大了他们的业务。

  杨安泽本人也开始实验性地向全美的部分家庭发放每个月1000元的自由红利,其中有个名叫凯尔·克里斯坦森(Kyle Christensen)的人,和他母亲住在爱荷华瀑布市(Iwoa Falls),正在从癌症中康复。杨安泽上次再去爱荷华州,克里斯坦森因为有了自由红利,整个人变得不一样了,他用自由红利为自己买了一支吉他,多年以来首次能够登台表演,令他非常自豪。

  杨安泽问道:政府现在的福利能让凯尔·克里斯坦森拿去买吉他吗?但是对凯尔·克里斯坦森来说,他想要的就是吉他。此外,还有住在新罕布什尔州的乔迪·法西(Jodi Fassi)用自由红利修车,佛罗里达州的玛罗丽·香农(Malorie Shannon)用来重回学校念书。

  反对课机器人税 主张征增值税

  目前78%方美国人几乎每个月入不敷出,几乎有半数的人付不出四五百元的意外帐单。当每个人手上多了1000元,就会增加消费,估计可以增加消费者经济10%,GDP增加2.5万亿元,创造460万个工作机会,政府也可增加8000亿到9000亿元的税收,换句话说,自由红利发出去的钱有一大部分能够回收。此外,研究发现,人们因此能够获得更好的医疗和教育,还能够增加7000亿元的GDP。

  许多人主张对于自动化获益最大的企业征收“机器人税”,并且增加对自动化的限制来减缓社会转变的冲击。但是杨安泽认为,这些根本行不通。光货车运输业的自动化一年就为企业省下高达1680亿元,你根本没办法和争夺这座金矿的企业对抗,而且也不应该有这个念头。同时自动驾驶卡车也有道德论点,它们可以被制造得比人类驾驶更安全。

  杨安泽认为,科技和进步能够增进生活的品质,是件好事,只要我们建立完善体系来确保每个人都能够因为科技进步获利。但悲哀的是,我们现在并没这么做,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们对自动化有这么多恐惧。

  为了确保每个人都能分享科技进步的利益,杨安泽认为,我们需要课征增值税(Value Added Tax,VAT),将科技进步的获利回馈给全民。这样做,所有美国人就能够从亚马逊的每笔交易,谷歌的每笔搜寻或是脸书的每个广告中获益。当这些企业付出他们应该付的,我们就可以确保每个人都能过得更好。同时增值税也让企业很难规避。目前全世界193个国家有160个国家课征增值税,欧洲平均增值税税率是20%;美国是少数没有实施增值税的国家。目前美国的经济规模是19万亿元,光过去10年就成长了4万亿元,只要课征10%的增值税,政府就多了8000亿元税收。

  此外,杨安泽还主张取消社安税的课税所得上限、课征金融交易税、取消对资本利得的优惠、减少金融管制,再加上课征碳税,这些增加的税收差不多就等于自由红利的支出了。

  杨安泽认为,政府可以采取的另一项措施,就是在政府部门创造年长者的职位,让那些受到影响的的个人找到一条继续向前的道路。杨安泽承诺,如果当选总统,要聘请一位“卡车沙皇”来帮助卡车司机转行。他也会为零售业员工、餐饮烹饪服务业员工和其它受到自动化浪潮冲击的劳工做出同样的努力。

  杨安泽说,自动化会带来颠覆性的变化,一方面改善人类的生活,另一方面又造成许多人失去工作,而这些消失的工作原本可为劳工和他们家人创造美好的人生。所有这一切都是事实,我们有理由乐观,也有理由悲观。我们需要实施解决办法来减少悲观的理由,这样每个人都可以乐观地迎向未来。

  (编译自Newsweek.com、WashingtonPost.com、CNN.com、Yang2020.com)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