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自选动作”

“自选动作”

Nov 1, 2019, 16:37 PM

  文/刘荒田

  夏日午后,送别一位远道来访的文友,站在河涌旁等人。扶着,靠着白色的栏杆,眼下是浑黄的河水。刚刚下过雨,地下水道把城市的积水送来。无聊的时光。忽然想及古时明达者的放言:“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即论此刻,想得起的“无益之事”有限,如唱歌,跑步,进商场浏览橱窗,都要耗费力气,均没兴趣。唯一的,既方便又省事的,是看风景。然而,单纯的“看”是难以衍为一篇随笔的。须为之立旨趣,如采撷文思。

  说到为文,30分钟前和我握别,去滨海地区执行采访任务的文友,谈及此行,用了两个体育比赛用语——自选动作和规定动作。上级部署,限期完成的文字,属于后者;而自由写作属前者。我不隶属于任何单位,无人对我发布命令,从来是“自选动作”;具体到此刻,非要自己整出“文思”来,可算近于滑稽的“规定动作”。

  言归“文思”。水上漂浮着草,叶子,花瓣,碎木,较触目的是两条平躺着的鲫鱼,鳞片泛白,可见已死去多时,它们一前一后,以上帝规定的姿态漂流。离“死亡漂”三尺,两条活泼的同类在摆尾,也是一前一后,但论雍容,死去的胜一筹——宿命多了玄学意味。

  水上的活物,看头被水的脏和浑抵消了。倒影却不失魅力,对岸的大楼盘、树木、行进的汽车和三轮车,秩序井然;微风所刮起的微小涟漪,让它们款摆,模糊,延伸,比起凝固的原物,多了不确定感。

  可是,只及表层的“看”,自己这一关也过不去。必须继续寻觅,找出一点儿新奇或独特。望向对岸的行道树。是芒果树,果子悬挂于叶丛末端,都是扁的椭圆体,在稀薄的阳光里,应和涟漪的律动。

  我顺着树干往下,看到堤岸。石头所砌的斜坡,论坚固是没有疑问的。然而,被水泥浆填充的缝隙,是堤岸的短板。于是,自然与人工的缠斗,在这里呈现教人惊心的图像。芒果树的根系,并不满足于往泥土深处扎下去。可能是出于对水的渴望,根部从石头缝隙钻出,顺着纵横交错的纹路延伸,似章鱼的吸盘,死命攫住石头,俘虏一块并不满足,根须伸展,向上,向下,向左,向右,哪里阻力小一些就向哪里扩张。于是,堤岸成了繁复、诡奇的抽象画之廊。一条根折成四个直角,弯成半月,曲成烟斗,扭成盘曲的蛇。多条根组成一个以井字为主体的迷宫。

  本来。自然界是拒绝直线的,尤其是根,然而,石头与植物结合,遂以直线为主打,为了缝隙是直线的缘故。关于根和石头,眼前的静态,乃惨烈的长年争持的结果。可是两方的“自选动作”?不知道。我从中看到的,倒是人的计划以外的另类平衡。堤岸设计者的初意,断断不容忍树根如此极端的侵略;好在结果是美好的——倒影一起袅娜、堤岸一起安全,草木一起生长。

  极目望去,堤岸近水处,居然从石的缝隙长出一棵细叶榕。我趋近观察,两尺高了,根深叶茂的模样。它当然并非某年植树节的突出成果,而是鸟粪所携带的种籽所造就,可算一个奇迹。

  隐隐然,我获得了一种“意思”,它能否撑起一篇千字文的骨架,尚属未知。但自以为自选动作好歹完成了。说话间,风里波动着白玉兰的香。我把它当做送给自己的奖赏。(2019年10月27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