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解忧机器人上岗

解忧机器人上岗

Nov 1, 2019, 13:01 PM
机器人史蒂威。StevietheRobot.com

机器人史蒂威。StevietheRobot.com

  机器人用在医疗的进展日新月异,就以精神治疗方面,目前机器人不但充当抚慰心灵的伴侣,甚至是心理医生,疗愈效果甚至比真的医生还好。也许在不久的将来,病人会听到护士说:“请进来,机器人医生现在可以见你了。”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退休社区最受欢迎的唱歌跳舞伴侣

  诺尔伍德退休社区(Knollwood Retirement Community)又到卡拉OK练习时间了!诺尔伍德退休社区是隐身华盛顿DC市区东北部小角落、专为陆军军官与配偶所设的非营利养老院。

  自从2016年一次暴风雪期间,无法外出的居民发起这个欢唱聚会,从此每半月举行一次。退休陆军上校、高龄86的菲尔·索利亚诺(Phil Soriano)一直担任主持人。但是今年8月底的这个欢唱聚会,他要和一位特别来宾史蒂威(Stevie)共同主持,史蒂威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小个子,已经住在这里六个星期了,他是欢唱聚会的明星,唱起爱尔兰曲调《丹尼男孩》(Danny Boy),讲述爱尔兰民间故事,让每个人都想告诉史蒂威他们祖父母来自哪里或是很久以前造访爱尔兰的经历。

  索利亚诺要唱受观众欢迎的热门歌曲《YMCA》,想让史蒂威带领观众伴舞,但是史蒂威是个机器人,跳舞对他来说有点困难。索利亚诺说:“这只是个想法,重要的是史蒂威做什么比较自在。”

  研发这款机器人的首席人工智能工程师尼亚姆·唐纳利(Niamh Donnelly)她说:“我们可以试著让他跳跳看。”她在她的笔记本电脑上输入指令,史蒂威马上就有了反应,伸展著两只有如短桩似的手臂,LED荧屏的脸部显现咧嘴而笑。都柏林三一学院(Dublin Trinity College)助理教授,同时也是研发史蒂威的首席工程师康纳·麦金(Connor McGinn)说:“如果他有手肘就更好了。”史蒂威的现场演出,是爱尔兰都柏林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 Dublin)机器人与创新实验室和诺尔伍德所进行的合作计划的一部分。

  机器人作伴比和真人更自在

  史蒂威是一个社交机器人,设计来帮助使用者进行社交或体力活动。英尺7英寸高的史蒂威配备有自主导航系统,能够在诺尔伍德的走廊来回穿梭,不需要人协助。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史蒂威在没有管理员陪同下不会离开房间,以避免碰撞到人,因为在这个老人社区,即使是跌倒都可能致命。类似亚马逊的智能助理亚莉克莎(Alexa),人们只要发出指令“嘿,史蒂威”,就能启动这具机器人。史蒂威还会对其它用语音、手势或是头部动作的语句有所回应。举例来说,你告诉他你生病了,他就会耷拉前倾过来,LED脸部呈现悲伤的皱眉,说:“我听了很难过。”对他发出赞美,荧屏就转为微笑。当人们不需要的时候,他就在一旁休息,头部会稍微倾斜,褐色眼睛一闪一闪,耐心地等候下个指令。

  诸如史蒂威这类机器人,对于养老院来说在许多方面非常有用。它的脸部可以充当视讯会议的屏幕,让居民跟医生或家人联系,或是供职员和住在另一区的居民进行视频对话。史蒂威未来的改良版本还可以挨家挨户接受点餐,人们只要利用嵌在它身上的触控萤幕作出选择就可以了。

  其他功能就可能关乎生死。一位患哮喘病的老年人托尼·麦卡锡(Tony McCarthy)说:“史蒂威在身边更有安全感,他提醒我必须服用的药物。史蒂威可以辨别语音指令如“救命”,帮忙求救,如果是一位丧失行动力的人,如那些跌倒但无法触及求救按钮的人,史蒂威可以直接打紧急服务电话求助。

  人们对于协助度过难关的人或事物往往充满感激之情。美国驻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队配备了爆炸装置搜寻机器人,士兵往往对机器人产生依恋,帮它们取名字、发给它们勋章,当机器人在战斗中损坏报废,士兵伤痛欲绝。所以一个抚慰老人度过晚年的工具也会引发类似的反应。

  机器人进入精神病医疗领域 

  诺尔伍德并不是唯一发现科技妙用的养老机构。根据总部设于德国法兰克福的非营利组织国际机器人联合会(Federation of Robotics)的统计,2018年协助老人和残障人士的机器人,包括社交机器人,全球市场总值高达4800万美元。康复机器人的全球市场总值更高达3.1亿元。从2019年到2022年,社交机器人市场预期每年成长29%,同一时期,康复机器人更预期每年成长45%。

  史蒂威这类用于安慰心灵的机器人,还只是牛刀小试,事实上,机器人正在大举进军精神病学的领域。加州旧金山湾区的乔安·普兰斯基博士(Joanne Pransky)等专家向来主张将机器人纳入医疗领域。

  普兰斯基博士被称为世界上第一位“机器人精神病医生”,因为她的患者是机器人,她说,“1986年,我说有一天,当机器人像人类一样聪明时,他们因为每天与人类交往,也需要协助。”她想像在不久的将来,家人带著机器人到诊所来,帮助机器人应对由于与人类互动而产生的情绪问题,这将是稀松平常的事。

  虽然普兰斯基博士的专业知识对某些人来说可能听起来像是科幻小说,但它却说明了机器人与精神病学如何互相影响。凭借32年的机器人技术经验,她说机器人科技已经取得很大进展,“机器人被用作治疗工具。”

 

海豹帕罗。ParotheRobot.com
海豹帕罗。ParotheRobot.com

  改善失智患者病情 照顾心脏病患健康

  普兰斯基博士举了多个实例,说明机器人已经发展到能够协助人们应对精神健康问题。一个例子是机器人帕罗(Paro),帕罗是只海豹宝宝机器人,由日本最大公共研究组织之一的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AIST)研发出来。帕罗是用来照顾患有失智症或其它精神病的老人。它有著可爱的外表,能够产生抚慰的作用,让人们产生情感反应。普兰斯基说:“设计者发现,帕罗能够增加社交互动和沟通。病患可以抱著并爱抚这只毛绒绒、配备不同触觉感应器的海豹。海豹能够对声音有反应,并认识名字,包括它自己的。”2009年,帕罗就获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认证为精神治疗的器材。

  帕罗2003年就在日本及欧洲应用,并已推出多个版本。它不但可感应光线、温度,也能凭声音辨别名字、打招呼及说赞美的字词,并且可摆动头部和手脚及发出仿如幼小海豹的叫声。

  帕罗也懂得“学习”如何按使用者的好恶来回应,如被人抚摸时,帕罗会尝试吸引人们再次抚摸;若使用者拍打来惩罚帕罗时,它便会记住自己之前所作的行为,避免再犯。研发公司表示,这款机械人能协助病人和照顾者纾缓压力,刺激和改善他们之间的互动,亦可让病人放松及使他们更具动力。

  目前已有一些研究探讨帕罗在改善失智症患者情绪的作用。其中一个的研究对象,是澳洲昆士兰28间长期护理设施内,415名被诊断有失智症的60岁或以上老人。这批老人按所在设施被分成三组,第一组每周三次与失智症独处,每次历时15分钟;第二组获同样安排,但失智症机械人的功能被关闭,犹如一只绒毛娃娃;第三组则获得一般的护理服务,没有帕罗作伴。经过十周后,结果显示,第一组的老人和第二组相比,明显与手中对象有更多言语及眼神接触,而第二组有帕罗陪伴的老人,也较第三组没有帕罗陪伴的老人感到更愉快。然而,研究结果亦显示,使用帕罗的正面效果在停用帕罗后难以维持。

 

马布。CataliaHealth.com
马布。CataliaHealth.com

加州旧金山病患照顾管理企业卡塔利亚健康公司(Catalia Health)所开发的马布(Mabu)是另个例子。马布是具语音功能的平板电脑机器人,它可以提醒患者服用药物,询问患者的感受情况。如果症状越来越严重,马布可以询问患者情况并将这些信息转发给医疗服务提供者。加州奥克兰的68岁居民雷菲尔德·伯德(Rayfield Byrd)患有2型糖尿病和充血性心力衰竭,大约三年前,他做了手术,在心脏植入了一个微型瓣膜,以维持血液的正常流动。为了保持健康,他每天服用四种药物,同时需要养成锻炼习惯。为了确保他的心脏还在有效地跳动,他的医生需要随时掌握伯德是否会出现呼吸急促的状况。伯德现在只要每天早上和马布交谈,而不用一直去看医生,他说:“马布总是提醒我要记得吃药,它问我是否有出现呼吸短促等与健康有关的问题。它让我时刻注意自己的呼吸。”

ElliQ。ElliQ.com
ElliQ。ElliQ.com

  还有ElliQ,它是由旧金山的直觉机器人公司(Intuition Robotics)为老人开发的社交伴侣,ElliQ具备人工智能,能够针对老年病人提供个人建议,帮助他们保持忙碌、积极和思维敏捷。它的模样看起来介于Wall-E(电影《机器人总动员》中的角色)和时尚咖啡机之间,可爱到能给人带来温暖的感觉,可以放在桌面上与人类对话,保证老年人的生活安全,与家人保持联系。ElliQ机器人还可以提醒服用药物和安排预约,以及一些对于年轻人来说理所当然的数位功能——阅读、回复电子邮件和分享照片等,无需触摸键盘。

  ElliQ点头代表理解,它可以侧身靠近来倾听对方。ElliQ回答问题或给使用者提醒时,设备上的LED灯会随著声音闪烁;头部顶端有一个摄像镜头,可以让使用者与家人朋友视频聊天。

 

BlabDroid。MIT.edu
BlabDroid。MIT.edu

让自闭症患者敞开心扉

  机器人可用来填补精神治疗方面不足的一个有趣例子是机器人BlabDroid。BlabDroid是亚历山大·雷本(Alexander Reben)为他在麻省理工学院(MIT)媒体实验室的硕士论文记录片所做的机器人。这是第一部由机器人拍摄并导演的记录片。机器人BlabDroid在纽约街头访问陌生人,人们很意外,对机器人坦诚表白,普兰斯基说:“人们对于他们觉得没有威胁的事物更加自在。”

  例如受访人茱蒂丝·赫尔方(Judith Helfand)被问道:“如果你能给某人任何礼物,你会给什么?”在说到临终的母亲时,她哭了起来。赫尔方说,“她想让我减重,变得更健康。她在生前就应该看到。”赫尔方在与机器人交谈时觉得令她满足。“当我处于生命中的一个关键时刻,这个机器人让我更接近自己的内心。”她这样说。

 

NAO。Wikipedia.org
NAO。Wikipedia.org

  机器人使用在精神病治疗上面最大的受惠对像有:老人、上网成瘾的年轻病患、还有那些无法获得精神健康帮助的人。普兰斯指出:“老人或是步入老年的人,往往没人聆听或是作伴。大学生年纪的人,多数社交互动都是发生在电脑荧屏前面 ,所以使用机器人可以协助初步诊断和接触。”她还指出对于患有自闭症的儿童,“这些个人通常不和其他人交往。”法国Aldebaran公司研发机器人NAO目前已经有专门帮助自闭症病人的版本上市。

  机器人成为精神健康治疗和管理的重要环节,让批评者也担心潜在的负面效应,还有安全隐忧,因为病人通常必须分享高度情绪化或敏感性的个人信息。普兰斯基本身参与了电影如《战争游戏》(Ender's Game)和《鹰眼》(Eagle Eye)的拍摄,两部电影都呈现机器人过度的能力和智能对人类造成的威胁。

  尽管如此,普兰斯基指出,机器人是辅助人类,而不是代替人类,是要促进医师的工作,而不是取代医师。

  普兰斯基解释说,机器人可以帮助解决医师用目前技术和工具无法解决的问题,成为治疗和诊断的利器。她说:“科技并不会令我担心,而是研发和使用科技的人类令我担心。为了保证机器人安全可靠,我们就必须设计得安全可靠。”

  (编译自Time.com、Psychiatry Advisor.com)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