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在纽约存活的依凭

在纽约存活的依凭

Oct 24, 2019, 15:47 PM

  文/顾月华

  纽约是世界上五大中心所在地,政治中心,因为有联合国;经济中心,因为世界贸易中心;金融中心,因为有华尔街;商业中心,因为有笫五大道;还有一个对我至关重要,就是文化中心。因为有林肯中心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它们使我对这个城市终生爱恋。

  林肯艺术中心每一年会寄一年的歌剧订单及音乐会订单,我习惯预定整个季度的歌剧,

  我看歌剧,很重要一个原因是布景好看。好像一个外国老太太,跑到中国去听京剧,其实她听不懂,但是她什么流派都去听,相信很少有舞台美术设计毕业的人,有我这样的幸运。

  不管哪个国家的歌剧,法国的,意大利的,德国的,俄国的,美国的我都去看,观众的打扮也是完全不一样,法国观众华丽讲究,德国的保守,俄国的有点土气和老派。而不同国家的歌剧也是风格迥异。

  作曲家中,我最喜欢威尔第,他创作的歌剧我全都爱看,《茶花女》《奥赛罗》《弄臣》《阿依达》,有些不只看一遍,讲犹太人及圣经故事的《纳布科》,由于喜欢里面一首歌“金色的翅膀”,去看了三遍。

  我也喜欢普契尼的《蝴蝶夫人》《图兰朵》,帕西洛的《塞维尔的理发师》,莫扎特的歌剧《费加罗婚礼》和《唐璜》都去看了,歌德的《浮士德》我没买到套票。那天我去等退票,谁知那是五楼最边上的座位,大幕拉开便是满堂彩,据说那布景美若梦幻,可我连剧场舞台都看不到,只能看到观众。

  有一次我在电话订票时,跟对方聊天问他德彪西的歌剧怎样?他说不一般,你可以试试。我听说枯燥,还是买了票去看他毕其一生创作的歌剧,可无论如何没法看到剧终,太难听了。

  《歌剧魅影》是我最爱的音乐剧,看了四五遍,只要有朋友到纽约,一定请看这戏。看《妈妈咪呀》我坐在第一排正中,把乐队及指挥看得一清二楚。第一排中间被隔断,放了一个围起来的座席,有一张电子琴,开映前5分钟由舞台下走上来一个人坐定,面对舞台,她兀自弹琴兼指挥,乐池在舞台下面,有一支摄像头对着她,午台下面乐队每人面前一个萤屏。我看她一会眨眼睛,一会做怪脸。乐队人手很少,音响效果却惊人,这是现代化的百老汇,乐队不再穿礼服。不同于歌剧里乐队的大排场,却也是有趣的。

  我最幸运的是多年前看了《音乐之声》女主角茱丽叶·安德鲁斯演的一人反串两角的午台剧《维克多维克多里亚》的告别演出,她的女高音能唱到使玻璃发生震颤。

  流连在这永远的林肯中心及百老汇,时代广场附近十二个街区的36家剧院,娱乐了全世界,繁荣了这只大苹果,感恩它几十年带给我的快乐,抽屉里积存了歌剧和音乐剧票根,竟然有近百张之多,这只是一部份,它们便是我在纽约存活的依凭。(2019年10月20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