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你们可以笑的呀”

“你们可以笑的呀”

Oct 24, 2019, 15:45 PM

  文/刘荒田

  昨夜噩梦骚扰,梦中先是“你可以笑嘛。”我笑不出。声音加大:“怎么不笑?”我还是笑不出。“胆敢不笑!”我咧开口,却是骂人的唇形。“好!等着瞧,不笑的家伙!”我被吓醒。

  此梦其来有自。睡前读了陆谷孙教授一篇回忆文字,道的是:上世纪80年代,美国总统里根在复旦大学演讲。演讲结束后,里根突然在议程外提出要看看会场外的学生。校方临时安排里根在3108教室看望学生,并接受提问。“说是临时,只是对美方而言,学校方面早按外交部门的指示操练过。”问什么和怎么回答,都已作部署。

  教室里,预先设置的问题问完,里根问:大家还有问题要问吗?台下鸦雀无声。美方的随从又问了一遍,还是肃静。学生不是没有问题,未经上头指定,谁敢乱问?

  里根总统扫了一眼教室内外一言不发又不肯离开的学生,为“救场”说了个笑话。大意是:他在法国访问时,和密特朗总统的夫人走下台阶。总统夫人对他轻声说了句什么,他不諳法语,只好讪笑。又走了几步,夫人再对他轻声说话,他点头称是。夫人第三次轻声对他说话时,法方的翻译憋红了脸,小跑着到他面前说:总统夫人是说您踩着她的裙摆了。

  好莱坞演戏出身的里根,说笑话的本领天下闻名,当然知道舞台效果。下一步,本该是哄堂大笑。他微笑以对,待听众们捂住笑疼的胸口,擦了笑出的眼泪,再往下说。他万万料不到,所有学生又是鸦雀无声。中方陪同人员一个个茫然,他们是吃不准这是单纯的笑话,还是影射中美关系、美法关系、中法关系,所以不敢有所反应,免得犯政治错误。还好在美方人员笑了,可笑声何其单薄,别扭!接着,学校几位老师(当然是外文系的)带头鼓起掌来,学生们得此暗示,一起热烈鼓掌。

  里根演说无数次,说笑话“栽了”也许只此一次,对他的冲击不小。事后,他说,复旦大学学生的幽默感“真是独特,很独特”。这是客气话,骨子里该是:乃“天下奇葩”。

  这一在复旦师生中传诵不衰的小小典故,耐人寻味。从里根方面说,也许责怪他的幕僚工作欠周密。这等娄子绝不会出现在斯大林演讲的场合。据我读过的《联共(布)党史》,记得斯大林讲话必标示“鼓掌”“经久不息的掌声”“暴风雨般的掌声”;如此类推,在笑话后面注明“大笑”有何难哉?不过,里根在复旦说笑话一节,是临时加上的,属于突然袭击,双方工作人员手足无措是可以理解的。

  从复旦方面说,无论老师还是英语专业的学生,该不会存在“听不懂”里根的笑话的问题。不笑,是因为没有接到“如何应对”的具体指令。如果有备而来,一如昔年苏联开大会有“鼓掌引导者”,指派一名精通英语笑话的“导笑”,听众何时发笑,声音大小,笑多久,均由此人控制,场面一定既好看,又不出意外。

  里根说完上述笑话后,面对难堪的冷场,说了可载入史册的一句:“你们可以笑了呀!”(You can laugh!)笼统而言,笑须发自真实的内心才自然,就此发布“命令”,可操作性存疑。排山倒海的掌声可经指挥发出,一如驱赶数以万计的民伕修长城;但是,“吩咐”众人发出哈哈大笑,谈何容易?老朽如我,连在梦里,接到带威胁的命令,也笑不出来。(2019年10月20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