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迟暮乡关行之三

迟暮乡关行之三

Oct 24, 2019, 15:44 PM

  文/鲜于筝

  9月15日下午我和妻赴浦东机场搭机飞乌鲁木齐,到乌鲁木齐地窝铺机场已过子夜。从转盘上取下拉杆箱,走出机场大楼,几乎同一瞬间,我和杨丛,我看到他,他看到我,大家笑了。两只手握到一起时,就有一种感觉,仿佛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眼前的杨丛算来也该60好几了,但模样依旧,只是稍显发福。

  杨丛是文革中分到奇台中学的,白皙英俊,拉得一手好提琴。他负责文艺班,培养出一支出色的文艺演出队,在昌吉州都出了名。杨丛说话总带着微笑,声音让人感到亲切,有教养,懂得尊重人。他有正义感,发起威来,有一股震慑人的雷霆之势,属于古人所谓的“骨勇之人”。我因为当年给文艺班写过一些歌词、唱词,编过小剧,和杨丛接触较多。那会儿是文革后期,我虽然从批斗台回到课堂讲台,但此身并不分明,说不定哪天又回牛棚了。在有些教师眼里,我是个问题人物,离远点儿为妙。但杨丛对我一直友好尊重,我们很谈得来,彼此愉快,有得一知己之感。   

  我和妻此番来新疆前后只能停留6天,只到3个地方,依次是昌吉、奇台、乌市。昌吉是第一站,重头戏是参加奇台中学老教师的八十寿宴,我也“八十”在里面了。为什么不在奇台而在昌吉举行?因为奇台的老教师大多移居昌吉了。

  半小时后,差不多夜里两点光景,车把我们送到事先定下的昌吉东方广场星程饭店。杨丛陪着我们过安检,办好入住手续,这才和我们道别,我们几乎同时说:明天见!同时,又都笑了。 

  电梯上10楼。进房间,我走到窗前,望出去。在夜的静穆中,周边好几幢大楼上,红黄绿蓝各色灯光不知疲倦地变幻着,跳跃着,奔跑着……。我突然想起小学四年级时,第一次在书上读到“万家灯火”这四个字时竟感动得湿了眼角。直到今天,一想到江南小镇万家灯火,还是会被这四个字后面恬静安详的人情流溢所感动。如今,万家灯火早已熄灭,大城市彻夜璀璨缤纷的灯彩只是卖弄风情而已。

  16日中午,近12点,打出租到盛和祥,一下车就见到王方引,当年初中的物理教师,交往很少,文革开始批斗我们这些“牛鬼蛇神”很积极,露几分凶神恶煞。文革后接触渐多,才发现他是个很温和的人,慧心巧手,乐于助人。他也上70了吧,笑起来依然有孩子的天真,有一对小酒窝。我们在人行道上聊了好一阵。又来了几个人,大家一起进盛和祥,上楼梯,过道最末一大间,一张大圆桌足可坐20来人。

  人联翩而至:丁校长和庄大夫,丁学义校长是当年奇台中学校长,大我4岁,一头银发,一对眯眯笑眼,脸上竟很少皱纹。我还是叫他丁校长,叫顺了。他20来岁当校长,治校有方,但为人随和,能和大家坐一起闲聊说笑话,笑得天翻地覆。他太太庄大夫是县医院妇产科医生,和妻是同事。杨丛和太太李梅一起来了,李梅曾是县文工团舞蹈演员,当年天生丽质的小姑娘,如今皮肤依然细嫩洁白,颦笑间丰韵犹在,前年我回新疆到昌吉,一次餐会上,她跳了一段维族舞,腰肢婀娜。

  孙茂金、许文选是从乌鲁木齐赶来的;孙北师大地理系毕业,先我3年到奇台中学,57年是右派。我们不但同右派,而且是苏州同乡。他思虑周到,行事细密,不落把柄,工人家庭出身帮了忙,安然度过文化大革命,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乐于借钱给人,同时当着你的面记在本子上,这些年我们交往比较多,得益匪浅。许文选青海大学数学系毕业,也许是青海大学牌子不硬,常说,我不行。他从不自吹,甘于自己的不行,认了。许文选是个好人,同情弱者,我们关牛棚时,他曾经被派来看管我们。他不把我们当“牛”,而是跟他一样的人,坐下来一起聊聊,从不疾言厉色,他最瞧不起的是教师中某些小人得志狐假虎威者。许文选是太太孔祥秀陪着一起来的,孔是66届学生,我教过。我和许絮絮地谈了好一阵。许说,他身上有不少病,病多不愁,不去管它了。

  …………

  圆桌坐满了,祝寿开始。原来寿星有3个,我、朱治平、李应振。朱治平(女)1962年北师大数学系毕业,和同班同学余怀民一起分配到奇台中学,后来成家。都说朱治平现在是最苦的,余怀民老年痴呆,儿子精神病,她要在家里服侍两个病人。朱治平就坐在我边上,已是个瘦弱的老太太,但精神毫不萎靡,依然微笑着。56年,我刚踏进奇台中学,教初二语文,朱治平是这个班的班主任,她对学生管得很严,用的是爱心。那时候,她短发齐耳,一张圆圆的脸……。

  祝寿仪式开始了,我们3个寿星给戴上了纸做的“皇冠”,接下来点蜡烛,切生日蛋糕,我都忘了是不是唱了生日歌,反正我没有张嘴。我扫视着坐满一桌的人,在一张张渐渐老去的熟悉的脸的后面看到了折腾的年代留下的被折腾的伤痕。大家欢笑着举杯为“寿星”祝寿,我这“寿星”也喝了半小杯几乎重来不喝的白酒,让它像熔岩一样流入心头,驱赶我心头的悲凉。

  (附:3天后,许文选突发脑溢血去了再也没有折腾的安静的世界 。)  (2019年10月20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