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刻骨铭心“南水北调”

刻骨铭心“南水北调”

Oct 24, 2019, 15:34 PM

  文/陈九

  很久以来作为观念里的“南水北调”工程往往是让人怀疑的,我听过不少议论,说什么都有,写这篇随笔前我也有疑虑,直到最近一次旅行和一段记忆。

  几天前我去涞水访友,途经官厅水库,发现公路两侧有很多水,漫过无垠的原野,形成大大小小的水面。开始我没在意,朋友说,九哥还记得吗,过去咱来过这儿。来过?恐怕有三十多年了,那次参加铁人三项,你忘了?

  这句话唤醒了我。那是1985年夏天,为参加铁人三项比赛,我们用横渡官厅水库作为热身。当时印象是,除官厅水库一汪水,四处都是黄沙,真有“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感觉,才出北京没多远,怎么就像到塔克拉玛干沙漠了?楼兰美女呢,龟兹商人呢,那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织锦呢,眼前景象活生生把历史拉回了两千年。横渡官厅水库是自南向北,当我们上岸时更感惊心动魄,只见一股流沙突击队般窥视着水库边缘,像怪兽的长舌,欲舔舐文明娇嫩的肌体和我的面颊,令人毛骨悚然。打那以后一听沙漠化几个字我就神经质,惊恐地向人诉说当年的经验,你是没看见,沙漠是侏罗纪恐龙,有预谋有组织,来吃掉我们的耶!

  后来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用忧虑的目光关注由卫星拍摄的一张张中国地形图,黄色代表沙漠,绿色代表植被,中国北方基本黄色。这些黄色让我发呆,情不自禁想到那些聪明人关于“迁都”的宏论,说北方是龙脉,龙兴之地,迁都一定还在北方,比如西安,不能到南方去。可北方明明都是黄色,迁到哪还不一样,总不能迁了再迁,周朝是迁都亡的,汉朝是迁都亡的,宋朝也是迁都亡的,中华文明讲究稳定,有依有靠睡个好觉,只有奉天承运坚定不移才是真正的王道。

  可水呢?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北京就不得不制定限水计划,当时人口为两千万,人均年用水量约80立方米,自然降水和密云水库的最大供水量仅26立方米,留下的缺口只得靠抽取地下水解决。北京及周边的地下水位逐年下降,最后竟达近两百米,必须用采油设备才能打出水。沙漠化的重要成因就是地下水位过低,土壤湿度不足,有机成分迅速风化,原本好好的耕地眼看着就变成砂砾了。设想一下,如果北京实行限水,每天只供水四五小时,两千多万人的都市将是什么情景?不敢想象,人与自然的关系才是最根本的社会关系。

  正在这时,当北方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南水北调”工程似朝阳出生婴儿落地,天使般出现了,她超越一切政治,血液一样拯救着我们,没错,对于一个民族而言,水就是血液就是命脉。朋友指着眼前这些水对我说,九哥,这就是南水北调的水啊,南水北调工程分东路和中路,东路在扬州取水,通过古老的京杭大运河,沿途至天津。中路起自丹江口水库,丹江就是汉江,再经南阳过郑州,通过河底隧道穿黄河入河北,直抵京华,每年可向北京提供140亿立方米的水,先灌满官厅水库,再经引水渠至密云水库,余下的就放进田野,补充地下水,北京地区的地下水位正迅速回升。

  我请求停车,赤足走进南水北调的水里。当年孱弱的朝廷,面对胡人入侵,不得不扑向南方。今天,当北方风中坚守,南方又用柔情似水一路北上,滋养着文明的根基。这是一个整体,一个悲壮到必须用“多难兴邦”鼓励自己的民族,只有抱在一起,齐心协力才能活下去,才能有发展,“南水北调”工程的文明意义正在于此。

  仲秋的“南水”有些彻骨,就像她提示的道理那样。(2019年10月13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