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鱈魚王

鱈魚王

Oct 4, 2019, 16:26 PM

  文/蔡维忠

  卡洛斯·拉斐尔不是爱守规矩的人。
  他大约于1953年出生于葡萄牙属的科佛岛。父母为了让他逃过兵役和战争,在他12岁时把他送进修道院。他另有志向,想来美国,于是想法子让修道院把他撵出来。父母觉得儿子肯定要当炮灰了,只好同意移民,带着他来到葡萄牙裔聚居的麻州新贝福市。
  15岁的卡洛斯到了新贝福,一星期后就退学了——他觉得学的东西太过简单。他找了个做熏香肠的工作,4天后炒了老板鱿鱼——他觉得干活时不让抽烟太憋屈。他告诉老板:“做熏香肠不是我要的美国梦,干了一个小时还不让抽根烟。”
  然后,他在码头上找到一份切鱼的工作,干开膛清洗去骨的活儿。他倒是在码头上呆下了,后来升到领班。到了80年代,他攒够了钱,买了条船,自己开公司,公司叫做卡洛斯海鲜。公司越做越大,船越来越多,卡洛斯成了捕鱼业的大佬。
  在新贝福捕鱼不容易。由于多年来滥捕,海里的鱼越来越少了。政府因而制定法令,对一些数量较少的鱼进行限捕,行业越发艰难了。同行很艰难,卡洛斯却是例外,做得很成功。这让人好生羡慕,也好生迷惑。
  卡洛斯凭什么能取得成功?他起早摸黑,勤劳肯干。单单这一条似乎不够。他另有什么窍门吧?
  政府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多年以来,政府告过他很多次,也抓了他好几次。1998年,他因逃税而坐牢6个月。1994年,政府告他和人串通抬价;这一次他没被判罪。1999年,他因伪造收据被判两年假释,加上6个月居家监禁。其他轻度的违规指控数都数不过来。
  卡洛斯走出法庭和监狱后,又是一条好汉,生意照做,钱照挣。他说,政府下限捕令,要么逼公司倒闭,要么逼人违法,是官逼民反。他甚至对政府人员公开挑衅:“我是海盗,你有本事就来抓。”媒体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鱈魚之父,一方面尊他为行业大佬,另一方面似乎在暗示着什么。鱈魚王(Codfather)这个词,一不小心就看成和听成黑手党的教父(Godfather)了。
  2015年,卡洛斯准备金盆洗手,然后到葡萄牙的海岛家乡去享受阳光沙滩,并享用早已走私到那里的一大堆钞票。他放出风声来,要把家业卖掉。两个俄国人闻风而来,明言他们不是正道上的人。卡洛斯开价1亿多美元。据卡洛斯自己估计,他那产业值2千多万美元。他凭什么漫天要价呢?他告诉买主,因为他的公司可以用来洗钱。他对买主夸口,他把稀有受限的鱼(如比目鱼)标记为丰产不受限的黑腺鳕。“我们30多年来一直这样做。检察员不在时,我可以把任何鱼叫做黑腺鳕。如果他来了,我会让这些鱼消失。”他还告诉买主,他把假标的鱼运到纽约,换回一大袋现金,一次60多万。
  卡洛斯对买主说:“你们可能是税务局的探员。要是这样,我可要栽大跟头了。你们两个都是俄国人,他们不可能派两个俄国人来,所以我豁出去了,对你们毫无保留。”两位买主还真是政府派来的,其中一个就是税务局探员。他们装作一点不在意,暗中把重要证据都记下来了。
  卡洛斯又上了法庭。这次他认了罪,被判了46个月,加罚款300多万美元。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