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关于人类文字起源的遐想

关于人类文字起源的遐想

Oct 4, 2019, 16:24 PM

  文/陈九

  话说一位母亲有个4岁女儿,尚未习字,不谙读写。那天随母亲经过一家商店,她突然想要个玩具。母亲说,你自己挑最喜欢的,只要喜欢什么都行。小丫头在商店走走看看,最后选了个日记本说,要这个。母亲诧异,你还不会写字,要日记本干嘛?可小丫头十分坚持,既然话也说出去了,只好满足她。

  日记本买了,母亲平添好奇。于是每天观察女儿,看她到底如何使用这个日记本?这么一观察不要紧,让母亲跌破眼镜。每天晚上睡觉前,床铺好了,故事也讲了,该熄灯了,就在这时,女儿从抽屉里取出那个日记本,嘟嘟囔囔地写起来。起初母亲以为女儿在画画,不会写字的幼童遇到纸笔一般都瞎画。可几天下来,当母亲打开女儿的日记本一看,竟发现女儿根本没画画,而是写下一行行类似文字的符号。

  出于莫名的疑惑,母亲把女儿书写的“文字”放到朋友圈,我看到后甚觉惊讶。理由有二,一是这些符号非常像“楔形文字”,由三角形和椭圆形的不同组合构成,是元素与规则的产物。二是书写得十分工整,有间距行距,横平竖直比例协调,很难想像出自不会写字的4岁女孩之手。这显然不是图画,更像最初的文字。

  关于小女孩为何书写这些符号,姑且不表。看著这些类似楔形文字的符号,倒引发我对文字起源的冥冥遐想。众所周知,楔形文字迄今被看作是人类最早的文字,它诞生于8000年前的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流域,由苏美尔人发明。楔形文字起初是象形文字,在发展中分成两支,一支走向字母化,成为今日的欧洲文字。另一支保持象形化,后来对古埃及文明和中华文明产生过影响。这个说法是否成立可以讨论,因为考古表明,同一时期位于现中国浙江的良渚文化也发现了类似甲骨文的文字,虽数量不多,足以挑战楔形文字是文字起源的观点。不过这并非本文要讨论的。我感兴趣的,或者说这个小女孩写下的符号启发我遐想的是,人类最初创造文字的动机是什么,又以何种方式创造出文字的呢?

  遐想就是瞎想,不必中规中矩。

  小女孩的自然流露让我感到,虽然生产活动是文明起源的根本,但具体到文字创造,肯定与当时人类的情感活动相关,或者说,生产活动中的需求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这些需求以情感需求的方式体现出来,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一个不能少。据说该女孩在索取日记本之前,曾因饲养的小仓鼠突然病故而悲痛欲绝,我们无法完全否定这两个过程间的衔接关系。因此说,文字的创建是理性与情感碰撞的结果,离开情感活动,人类不仅不能创造文字,也不会创作文明。情感是形而上的,文明也是形而上的,它们的“物化”产品就是文字和一切与此相关的形式,比如诗歌,音乐和美术。

  其次,文字的创造又以何种形式出现呢?过去以为万事都是积累的结果。这个小女孩书写的众多符号让我感到,文字的创造很可能是一批批陆续产生的,而非一个个蹦出来。一定是去繁从简的过程。在绝对数量稳步上升的同时,不断抽象不断简化,形成后来的文字。

  还有书写的工整性。小女孩的符号都有排列规则,不是一团乱麻,恰恰与楔形文字的形式不谋而合。这种对比例平衡的讲究,体现人类对美的追求。换句话说,早期文字就是早期文学、早期艺术,文学艺术的本质标准是美好,是理想主义,从古至今从未改变,任何丑恶的都是反艺术反文学的,丑恶太多一定是文明在倒退。

  4岁的女孩让我遐想。此刻,也让我长叹。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