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吃透南京

吃透南京

Aug 23, 2019, 16:21 PM

  文/朱小棣

  连续紧张工作了三个月,今日方始得空在家度周末。百日来,基本没有动手做过菜,仿佛忘了该怎样下厨了。也许是鬼使神差,当我从落满尘灰的书架上捡起第一本书,居然是《吃透你了,南京》。翻看后记,得知作者是一位芳龄20的南京姑娘,书由青岛出版社于2014年出版。掐指算来,姑娘今年已是25岁,不知嫁人了没有,小伙子是不是也是南京人,可否喜欢南京美食。

  这本《吃透你了,南京》,编的相当精美,图文并茂,不光有诱人的食物向你招手,还配有少许南京外景照片,一下子把我这个南京老头儿的胃口吊了起来,满满都是三十年前的回忆。遥想当年我吃透南京的时候,这位姑娘尚未降临人世。光是这一对比,就足以闲话历史,论古道今,从舌尖上的南京说开去。

  书分六辑,新街口篇、白下篇、玄武篇、秦淮篇、鼓楼篇、建邺篇,逐个儿把老南京的几大区域一一数遍,依次介绍区内的美食,让我这个老南京倍感亲切。儿时的记忆,想忘都难。不熟悉南京的人可能不知道,新街口是南京市中心,过去百年来,南京市的中心城区在地理上经历了由南向北的变迁过程,由南边的白下区、秦淮区、建邺区,超越新街口,向玄武区、鼓楼区推进,因而南边是寻常百姓的老居所,北边则是机关大院和高等院校集中的地方,这五个区环绕新街口的存在,构成了南京市区的基本地理。居住在其中任何一个区,都应该对新街口了如指掌。

  可是这次当我一摊开书本,就傻眼了。罗列在“新街口篇”下的美食餐馆,竟然没有一家是我去过或听说过的。怎么会呢?细想了一下,终于明白了。这恰恰反映了城市建设的商业规律。市中心,是一轮又一轮商业开发的必经之地,很难再有百年老店像老树生根那样我自岿然不动。就连该书里介绍的那九家美食店,5年后的今日,是否依然存在,都需要打个问号。

  接下来写到“白下篇”,倒是立即引发了我的少时记忆。绿柳居、刘长兴、四川酒家,都是耳熟能详、吃过无数次的面馆、酒家。书里说,“据调查显示,目前50岁左右的南京人,有将近40%是在四川酒家举办婚宴的”。这就充分说明了四川酒家当年在南京人生活中的历史地位。令人欣慰的是,书里说,“现在再吃,风味依旧不减当年,辣子鸡香辣够味,外酥里嫩;毛血旺麻辣鲜香、汁浓味足;白斩鸡肉质鲜嫩、花椒味足;宫保鸡丁花生酥脆、鸡肉滑嫩;鱼香肉丝酸酸甜甜、清爽开胃……简言之,就是一个字:好!”

  介绍绿柳居时,提到了南京人过年时必备的素什锦,“又称十样菜,即用不少于十种素菜炒制而成,是极具南京特色的一道素菜”。我在美国这许多年,每到中国农历新年的大年三十晚上,都要自己动手做一道南京的素什锦,遥解乡愁。

  当年驰名的绿柳居素菜包,如今不知口感如何。至于小笼包,当然首推刘长兴。这家店铺,不仅在城南兴旺发达,城北的分店,也名不虚传。每次我回南京,不去吃一顿刘长兴的小笼包和鲜肉馄饨,就好像没回家乡一样。当然,馄饨里必要放上一勺辣油,这也是书中另一处提到的南京特色。“阿要辣油啊?”这句极具代表性的南京话就是出自吃馄饨,因为南京人不管吃辣不吃辣,吃馄饨定要放点儿辣油。其实,上一辈的南京人,还真是不吃辣的,所以馄饨店里才总要问一声。不知从何时起,四川的麻辣火锅成为遍布大江南北的美食,南京人也就成为辣子的爱好者之一了。

  书里还说到鸡鸣汤包,该汤包“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由老市长彭冲带领几位面点师傅,在苏式指甲包的基础上改良发展而来”。“汤包一笼八个,附赠一碗清淡可口的蛋皮鸡丝汤。两个人,一笼包,便可对坐畅聊半天”。是啊,我还依稀记得,当年我第一次拿到工资,曾专门请从小带我长大的老保姆,去鸡鸣酒家吃过一次汤包以谢恩。

  书中的各色美味,我就不再一一抄袭介绍了。重点是,这本不足二百页的小书,吃透了南京,吃透了我心。(2019年8月18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