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阿加莎出走

阿加莎出走

July 26, 2019, 15:57 PM

 

文/ 一木

 1926年12月4日晚上11点,阿加莎·克里斯蒂开着她心爱的莫里斯考利跑车,离开家,消失在暗夜之中。杳无音信11天后,人们在一家温泉疗养中心发现了她。这段轰动全英国的出走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猜的没错,就是侦探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那时,她刚刚出名,1890年出生的她,时年36岁。已经出版了《秘密对手》(The Secret Adversary)和《链接上的谋杀案》(The Murder on the Links)等几部侦探小说,全英国都在为她的小说着迷。

  这样的情节像极了她小说中的情节。那天深夜,她只带了一个小公文包,亲吻女儿,道过晚安后,就从她和丈夫科尔·阿齐贝尔德·克里斯蒂(Col. Archibald Christie)的家出走了。失踪事件上了世界各地报纸的头条,12月6日《泰晤士报》头版报道了这件事,报道称,“这位小说家的汽车被发现遗弃在吉尔福德附近的采石坑边,前轮悬在坑的边缘,” “汽车显然已经失控,多亏厚厚的树篱挡住了汽车,没有掉进坑里。”警方搜寻3天后,准备取消行动,因为克里斯蒂的妹夫说接到来信,她去约克郡温泉中心休息和治疗一段。

  事情还没完。显然警方对这封信不全信,甚至扩大了搜寻范围。《泰晤士报》报道说,“现在普遍认为这是一起自杀案”。搜寻集中在一个名为“沉默池”的池塘附近,当地人传说,池塘无底。

  报道结尾有一段诱人的细节描写:克里斯蒂的房子搅得她心神不宁,“它矗立在一条寂寞的小巷里,夜晚没有灯光,传说闹鬼。这条巷子曾有一名女子被谋杀,一名男子自杀。她曾对一位友人说‘如果我不尽快离开桑宁代尔(Sunningdale),桑宁代尔将成为我的终结。’”然而警察一无所获,陷入迷茫。距离克里斯蒂离家已经过去一周,新进展是她留下三封信,还有一封给秘书,交代日程,一封留给她的丈夫,但克里斯蒂先生不愿透露信的内容。争抢线索的警察转向克里斯蒂的手稿《蓝色火车》,想找出蛛丝马迹。

  此时已有1万到1.5万人参与到搜寻工作中,还有训练有素的猎犬。谣言四起,有人猜测克里斯蒂在伦敦,假扮成男人。说她有一个密封的信封,只有她死后才能打开……

  12月14日,报纸报道警方发现一些重要线索,包括“一个标有毒铅和鸦片的瓶子,一张撕破的明信片碎片,一个女人的毛皮衬里外套,一盒粉饼,一个纸板箱和两本儿童书。”更不祥的是侦探们推测,警察拒绝透露信息,可能克里斯蒂离家时就没准备回来。

  第二天,克里斯蒂在失踪11天后在约克郡温泉中心被发现。她的丈夫告诉记者,“她不知道自己是谁……患上失忆症。”第二天《泰晤士报》报道,克里斯蒂在温泉中心入住时用的是尼尔夫人(Mrs. Tressa Neele)的名字。克里斯蒂的丈夫表示不知道这个名字的含义。多年以后,真相揭开,尼尔夫人是阿加莎·克里斯蒂丈夫的女友的名字。他有了外遇。

  据说克里斯蒂夫妇回家的时候,数百人在伦敦火车站希望一睹真容。15个月后,阿加莎·克里斯蒂诉请与丈夫离婚。两年后,克里斯蒂先生迎娶了尼尔小姐。

  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传记作家和历史学家仍在争论,是抑郁,报复,还是真的失忆?这成了阿加莎的一个谈话禁区。只在1928年接受《每日邮报》采访时,描述了这次经历,也是唯一的一次。“12月3日,我带女儿开车回家有过冲进采石场的念头,一想到车上的女儿,立即打消了念头。4日晚上我非常痛苦,感觉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神经高度紧张,我离开了家,打算做一件绝望的事。……当车开近采石场时,我把车从山上转向它,甩开方向盘,汽车冲了下去,撞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我被撞了一下。直到那一瞬间我还是克里斯蒂夫人。”

  《纽约时报》书评编辑迪娜·乔丹(Tina Jordan)近日向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书迷们披露了这一往事。还有一个细节是,当时阿加莎的母亲突然病逝。

  记得当年看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时,印象最深的是片尾大侦探赫尔克里·波洛的那句意味深长的话:女人,是要人爱的。

  阿加莎小说对人性和心理的细微把握,我一直很佩服。(2019年7月21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