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和敌人交朋友

和敌人交朋友

Jun 28, 2019, 13:24 PM

  文/蔡维忠

  詹姆斯·斯特恩生长于洛杉矶地区,是个黑人神父,也办公司,从事电子金融转账。他因手下贪污,自己也牵扯进去,被引渡到密西西比州。为了避免被判重刑,他认了罪,于2007年被判25年;认罪协议允许他可以上诉。他一直坚称无辜,并在坐牢4年后获得假释出狱。这次牢狱之灾并非全是坏事,他和黑人的死敌,三K党头头基伦同住一间牢房,并取得他的信任。

  基伦于1964年策划组织谋杀3名人权人士(此案为电影《密西西比在燃烧》原型),直到2005年才被判刑60年,那时他已经80多岁了,坐在轮椅上。基伦对黑人相当蔑视,动辄骂“黑鬼”。他说,因为“黑鬼没有道德”,所以斯特恩不可能理解像他那样的人。斯特恩不和他计较,他说自己是牧师,信仰不允许他恨基伦。当其他黑人囚犯向基伦的食物里吐口水后,斯特恩把自己的饭给基伦吃。斯特恩还推着基伦坐的轮椅到室外去晒太阳。虽然基伦从没有改变对黑人的蔑视,却和斯特恩谈得来,还向他坦白其他犯罪秘密。

  斯特恩有种本事,摇动三寸之舌,让人干违心事。结果是,基伦写下一大堆信件文书,让斯特恩对他的经历拥有著作权,并全权委托斯特恩处理40多英亩的土地。基伦的律师后来指那些信件是伪造的,并称斯特恩利用老人,占他的便宜。据一些看过的人认证,那些文件里的笔迹确实与基伦的笔迹无异。斯特恩出狱后便把那40多英亩土地转给自己控制的机构,并邀请政府来搜查,看能不能找到尸体,因为基伦向他坦白过还杀过32人。他后来更是进一步宣布,解散基伦领导的白骑士三K党组织。至于利用基伦占便宜,大概有这么回事,只是不犯法。

  此后,斯特恩瞄上了仇恨组织“国家社会主义运动”(简称NSM),和它的头目沙普对话。国家社会主义其实是德国纳粹的正式名称,NSM是一个新纳粹组织,主张白人至上,并在行动上体现出来。2017年,它参加极右团体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镇举行的大集会。极右团体与抗议者发生冲突。有个极右分子开车冲进人群,撞死一人。这次冲突还导致19人受伤,一架警用直升机意外坠毁,机上的两名警察殉职。NSM和它的头目沙普为此吃上了官司。

  沙普于1994年接管NSM,近来内部不和,现在又吃上了官司,便想退出来另起炉灶。他来找斯特恩商量怎么办。沙普曾和斯特恩就种族关系展开过对话。虽然两人的观点如同水火,谁也没有改变谁的看法,只是这样一来一往,沙普竟然对斯特恩有些信任。这次,斯特恩又摇动三寸不烂之舌,称如果沙普把领导权转给他,沙普的麻烦就会烟消云散。沙普竟然信了,跑到政府那里改动法律文件,把领导权转给斯特恩。事后沙普发表声明,称斯特恩与NSM毫无关系,不能代表NMS,并说斯特恩欺骗。只是,法律文件展示,是沙普在2019年1月11日把总裁的职务转给斯特恩。沙普虽然从NSM退出了,但是集会所发生的命案和暴力发生于他任内,他依然官司缠身。斯特恩不否认使了点小计谋,将一个当了20几年极右组织头目的人给摆弄了。

  斯特恩称自己两次成功地打进敌人的内部,扮演艰难而又危险的角色。他宣称要用自己的权力,从内部玩残这个新纳粹组织。(2019年6月23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