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不妨去卖“云”

不妨去卖“云”

Jun 28, 2019, 13:23 PM

  文/刘荒田

  12年前的2007年,新年前的一个夜晚,在美国科羅拉多州,沃克尔女士所住的社区,落了第一场雪,大地一片白茫茫。早晨,她费老大劲儿才打开大门,门外积雪厚达4英尺,铲了半天才清理出车子的通道。她回到屋里,打开电脑,进入《电子湾》拍卖网站,拍卖门前雪,取价廉宜,每立方英尺起价99美分。这一消息当年元旦成为CNN和雅虎新闻网站的头条。

  这场拍卖,开玩笑而已。但是,在2018年,门槛特精的中国人却实实在在地出卖空气。有人从秦岭海拔2600米以上的原始森林,以压缩机收集新鲜空气,然后过滤,灌装。塑料瓶子上标明“秦岭森林富氧空气”,每瓶售价18元。买家相当踊跃,有的一买就是整箱,雾霾天特别畅销。也难怪,这是极端易耗品,一瓶只够吸一分钟。据说,有一企业,卖空气进账400万元人民幣。

  在网上读了这一类新闻,灵机一动,比之不可见的空气,我们的祖宗有更奇妙可卖品——云。事见于清人俞樾的《茶香室丛钞》。內有这样一则:据《绍兴府志》载,余姚有一个姓杨的读书人,能诗,写得一笔好字,曾去四明山的“过云岩”游览,见云气弥漫,顿时福至心灵,带上三四口大型“罂”(瓮,大腹小口的盛贮器),走进云深处,用两手把云捉住,一个劲地往罂内塞,直到云往口部涌出,知已满,便用纸密封,带到山下储存。以后,和志同道合的人喝酒,得意地问:“想不想看四明云?”如果对方感兴趣,就搬出巨罂,用针刺破封纸,顿时一缕云如白线透出,袅袅而上,“须臾绕梁栋,已而蒸腾坐间,郁勃扑人面,无不引满大呼,谓绝奇也。”

  我从中得到启发,倡议有志于创业的年轻人,成立以“赠云”为核心业务的公司。效“文化搭台,金钱唱戏”的套路,先做一番诗意的铺垫。在这方面,俞樾举出三个故事。一是陶渊明,他有诗:“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愉悦,不堪持赠君。”这位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大诗人,虽然也是把劳动好手,“种豆南山下,带月荷锄归,”可惜缺点创新的勇气,云只供自己享用。二是苏东坡,他脑筋活泛多了,“见云气如群马奔突,自山中来,遂以手掇开笼收于其中,及归,开笼放之,遂作《携云篇》。”以此证明云是可以“持赠”的。三是宋朝宣和年间,皇家园林“艮岳”刚刚建好之际,官家命令御苑附近的居民多造“油绢囊”,在囊上浇水,弄湿,再张挂在危岩绝壁之间,让云涌入囊中,把囊口拴紧,上交官府,名曰“贡云”。

  古人在“云”的利用方面,从“自愉悦”到携云出山,再到加工成“贡云”,已奠定基础。我们尽可参照将山泉灌瓶出售的做法,把“云”企业做强做大。试想想,在宴席中,把一罐罐採自“最美云海”如峨眉山、庐山、黄山、三清山的密封之云奇妙地放出,让云线绕梁,盘旋,以莽莽群山的国画为背景,何等的新颖,生动!不但切环保之题,又确实地有益于呼吸系统的健康。而况,把云灌瓶的生产线比输出山泉水省事,不必过滤、检验等多重手续。也许你问:万一有人把雾霾伪装为好云装瓶,如何识别?我想,这一技术问题,科学家是肯定能够解决的,贴上防伪标志就是一法。

  想想中国的快递业,增加“快递XX云”的业务,国人的礼物单,多了一种神奇的诗意的选择。从此,深山白云,袅袅于城市各小区的住户,心里激动,恨不得马上办个“众筹公众号”。(2019年6月23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