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扬州画舫

扬州画舫

Jun 28, 2019, 13:20 PM

  文/鲜于筝

  随便聊起郁达夫,朋友问我,你喜欢郁达夫的哪几篇小说?我说:《迟桂花》和《采石矶》。朋友说,他也喜欢《迟桂花》,《采石矶》则没有印象。《采石矶》写的是清乾隆年间的诗人黄仲则,仲则是字,名景仁。黄才华横溢,狷洁清介,却偃蹇不遇,一生差不多在穷愁中度过的。郁达夫写黄仲则,寄托了自己的情怀,在小说中引了好些首黄的诗,诗写得真好,低徊沉吟有之,缠绵悱恻有之,慷慨豪迈有之,感情真挚,出语清新!于是我千方百计,在苏州旧书店里买了一套线装的黃仲则诗集《两当轩集》。《两当轩集》伴我上大学、到塞外,最后毁于文革。文革后,《两当轩集》正式出版,我买了一部收藏。和黃仲则相识半辈子了,凡是关于黃仲则的记载,我总会多一份留意。

  前天,在《扬州画舫录》上看到一则涉及黃仲则的记载:“珍珠娘,姓朱氏,年十二,工歌。继为乐工吴泗英女,染肺疾。每一椫杓(椫音三,一种有白纹的木头,质地坚硬,用来做梳子和杓子。文中说“椫杓”,疑是“椫梳”之误,和下文才连得起来),落发如风前秋柳,揽镜意慵,辄低亚自怜。阳湖(属常州)黄仲则(黄是常州人)见余每述此境,声泪齐下。美人色衰,名士穷途。煮字绣文,同声一哭。后以疾殒,年三十有八。数年后,仲则客死绛州,年亦三十有八。”珍珠娘,扬州小秦淮乐工吴泗英的继女,应该是个乐伎,因为肺病,落发如风前秋柳,郁郁自怜。黃仲则跟《扬州画舫录》的作者李斗讲起珍珠娘的不幸,满怀同情,乃至声泪俱下。美人色衰,名士穷途,“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就是黃仲则。对了,他还是黄庭坚的后裔。       

  珍珠娘,殒于38岁。李斗说“数年后仲则客死绛州,年亦三十八。”这是不确的,黃仲则的生卒年月是1749--1783,35岁就走了。

  《扬州画舫录》的作者李斗,江苏仪征人,仪征属扬州。这部书是作者根据“目之所见,耳之所闻”,积30多年时间陆续写成的。除了自己登上“扬州画舫”,没法介绍,而且作者的文笔又是那么美。下面我引几段:

  匡子驾小艇遊湖上,以卖水烟为生,有奇技。每自吸十数口不吐,移时(过一会儿)冉冉如线,渐引渐出,色纯白,盘旋空际,復茸茸如髻;色转绿,微如远山,风来势变,隐隐如神仙鸡犬状,须眉衣服,无不毕现;久之色深黑,作山雨欲来状,忽然风生烟散。时人谓之匡烟,遂自榜其船曰烟艇。(现在看不到这样的民间艺术表演了。)

  吴天绪效张翼德据水断桥,先作欲叱咤之状。众倾耳听之,则唯张口努目,以手作势,不出一声。而满室中如雷霆喧于耳矣。谓其人曰:桓侯(张飞)之声,讵(岂)吾辈所能效。状其意使声不出于吾口而出于各人之心,斯可肖也。虽小技,造其极,亦非偶然矣。(这对写文章也是个启发。)

  小秦淮妓馆常买棹湖上。粧掠与堂客船異。大抵梳头多双飞燕、到枕松之属。衣服不着长衫,夏多子儿纱,春秋多短衣,如翡翠织绒之属。冬多貂覆额、苏州勒子之属。船首无侍者,船尾仅一二仆妇。游人见之,或隔船作吴语,或就船拂鬚握手,倚栏索酒,倾卮无遗滴。甚至湖上市会日,妓舟齐发,罗帷翠幕,稠叠围绕。韦友山诗云:佳话湖山要美人,谓此。(热闹不热闹?)

  城内富贵家好昼眠。每自旦(早晨)寝,至暮始兴(起来)。燃烛治家事,饮食宴乐,达旦而罢。復寝以终日。由是一家之人昼睡夕興。故泛湖之事,终年不得一日领略。即有船之家,但闲泊浦屿,或偶一出游,多于申后酉初。甫至竹桥,红日落尽,习惯自然。(有钱人家黑夜白天颠倒着过,原来古已有之。)(2019年6月23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