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义务电梯员

义务电梯员

Jun 21, 2019, 13:40 PM

  文/刘荒田

  住在小区公寓大厦33层的马老先生,乘电梯到地下去。电梯到了22层,停下,一群人说说笑笑地进来。他出于本能,按住“暂停”的按钮。紧随这欢乐的一群的,还有两位,一前一后,抬起一张咖啡桌。据目测,长椅重逾数百斤,两条汉子费力地抬,推,挪,终于进入电梯内。马老耐心地按住“停”的按钮,直到诸事办妥。他从旁观察,揣摩出事由:欢乐的一群是一家子,他们雇来两位搬运工,把咖啡桌搬下楼。电梯下到地面,这群男女一边叽叽喳喳地讨论,一边往外走。两个年轻的搬运工又一次抬起重物,呼哧呼哧地往外搬。马老默默地按住按钮,微笑着目送这些虽然常常打照面但素无交集的陌生邻居,最后一个离开电梯。

  次日,马老去离小区不远的一家茶楼,和茶友会面。和平均年龄近70的茶友的交情,算得“老太太的被子——盖有年矣”,今天的话题是“人情”。马老感慨地说起刚才的小事,引起大家的兴趣,于是聊起“如何发现,并宣扬别人的善意”。比如,在专题演讲附加的饭局上,都为听演讲而来,彼此并不认识。其中一位特别豪爽,点了一瓶葡萄酒。买酒的人不会说:“这是我请大家喝的。”这样显得小气。在旁侍候的服务生如果是明白人,便会对大家宣告:这一瓶质量上乘的“梦露”是这位先生请大家分享的。于是全桌举杯向他致谢。比如,在公交车上,有人挪一下,把座位让给你。比如,一位朋友的朋友给你寄上一本书,即使并非名家、大家之作,甚至被你私下“卑之无甚高论”;一位陌生人送你上一包茶叶,尽管你一点也不喜欢;在微信群上,一个不认识的人点赞你的一段话,一幅照片,一篇作品;路上,有人提醒你鞋带松了;班机上,有人替你把拉杆箱推上行李架;事都小得“难以启齿”,你不必每一次都来个日本式鞠躬,郑重道谢,但“知道”人家做了好事是必要的。母亲日复日地替你准备早餐,妻子年复年地给你洗衣服,邻居在下雪天早早起来铲雪,快餐店的兼职大学生每次端上咖啡时都附加灿烂的笑,快递员给你家送包裹,按门铃没人应,他总会放在荫蔽处……哪怕你是最受冷遇的背时者,都会遇到过善意,哪怕极为微末。不是要你务必反馈,而是以多样方式,巧妙、自然、诚恳地表示,比如,一张贺卡,一帖微信,一株玫瑰花。

  也许你马上皱着眉头,斥为虚伪,多此一举。这恰好证明你阅世尚浅。你欠缺一种本领:发现。当你的多年邻居——一位寡居的老太太,今天出门,发式换了,化了淡妆,眉毛描过,你粗看一眼,依然是这样的印象:老得一塌糊涂。再看,她昨天去了发型屋,今天出门前精心打扮过,你如果真诚地赞美她“特别特别漂亮,神气”,那么,你的慧眼独具,成全了她美好的一天。

  发现善意的本领,需要以爱心为根底,通过反省,观察,才能逐渐具备。最要紧的,是将心比心。你给朋友快递了一种健康食品,对方没有回复。如果你毫不介意,那证明人家做对了。如果你心里隐隐有些不快,那就意味着,你该如何回应送来的友情。

  马老最后说起“电梯故事”的续篇:无巧不成书,昨天晚间,他外出散步回来。他走进电梯之后,尾随的女士,他认出了,是和上午那群搬咖啡桌的青年人同一群的,她的笑最为豪爽,所以马老印象最深。她跑得太急,五六个快递盒子从断了带子的手提袋掉下,散落在电梯前,她又要把住电梯门,又要捡起盒子,手忙脚乱,门一次次地合拢,马老装作在看壁上的电视,没有按住按钮。女士生气了,瞪住马老的老脸。马老说,抱歉,我不是电梯员。(2019年6月16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