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千秋功罪 后人评说

千秋功罪 后人评说

May 9, 2019, 16:03 PM

  文/朱小棣

  刘少奇的儿子刘源不久前出版了父亲刘少奇的传记《梦回万里 卫黄保华》,我可能是最早见到文本的读者之一,早于该书正式出版前就已见到出版社排版用的电子版。由于工作繁忙,一直到今天才有空认真阅读。听说出版后史学界评价并不很高。其实很好理解,一是没有太多爆料,个别新内容显得证据不足;二是毕竟儿子的孝心太重,容易使人感觉太多评功摆好。无非是想要片面强调一下父亲的干才,特别是军事才干,包括参加了红军长征这样的史实,过去都很少为人所知。当然,这样做的副作用是会让人以为言过其实,不易信服。毕竟,历史功过,后人评说,子女后代说了不算。

  作为读者,我倒是愿意给予作者尽可能多的信任,我喜欢留意边角材料,于无声中听惊雷。在书中我注意到以下几个细节:一、中国工农红军的组建,按当时的思想理论认识水平,还真是以工人为核心。从安源煤矿先后过万人参军入伍,红军中央警卫师12800多人全是工人。书中记载,“7月中旬,中共中央临时常委会决定南昌起义,派前敌军委书记聂荣臻上庐山面见刘少奇,秘密通告起义计划。聂帅晚年时对母亲和我说:‘在那个时候,我们党认为工人是最可靠的,武汉纠察队在军队中最受信赖,而这些工人最听少奇的。少奇了解他们,在他们中间有威信。’”这些工人后来幸存者不多,其中最著名的是陈赓大将,还有一位叫丁秋生的,“文革”前做过北海舰队第一政委,“文革”后到南京任高级步兵学校(后更名为南京高级陆军学校)政委,是我三叔诸敏的前任。

  二、书中还介绍,“据国家民政部门统计,中国共产党闹革命牺牲2000万英烈,留下姓名的约700 万,绝大多数无名”。这个数字里,究竟有多少是死于抗日的,我不清楚,但肯定有很多是被国民党政府镇压掉的。三年内战时期被消灭掉的国民党军队,又是几百万大军。那么,整个民族内部斗争中命丧黄泉的数以千万计了。过去书中常说苛政猛于虎,但是消灭苛政的代价是不是也忒大了呢。

  三,过去听说,“文革”中在党第八届中央全会第十二次会议上开除刘少奇党籍时,唯有一位女中央委员陈少敏没有举手,但了解的细节不多。这次看见书中写道,“表决当口,陈少敏低头伏案,拒不举手。耀邦叔叔向我叙述:康生厉色点名呵斥,坐在前排的陈大姐气得发抖,硬是用头压住双手,真是铸铁成钢的豪杰啊!”用头压住双手,这个细节何其生动。这是怎样的压力与抗争啊。

  四,书作者虽然侧重介绍其父的军事功绩,也提到他的那本在“文革”中被全国上下、妇女老幼“大批判”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饶有趣味的是,书中这样写道:1961年,古巴总统多尔蒂科斯(原为无党派红色律师)在天安门城楼上对刘少奇说:“多年前,我很不了解共产党,菲德尔·卡斯特罗给我一本西班牙文的书,告诉我:这是共产党人的‘圣经’,一位中国人的著作”。书中又说:“三十多年后,南非总统纳尔逊·曼德拉,对中国外交部长吴学谦也说道:被监禁32年,一本共产党人的‘圣经’,激励我从容以待,是中国人刘少奇的著作。并且,背诵了其中的段落”。

  目前世界范围内信奉基督教且认真阅读《圣经》的人数依然众多,可天下到底还有没有哪一位读者在认真阅读《修养》呢?这到底说明了什么呢?(2019年5月5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