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草原英雄小姐妹

草原英雄小姐妹

May 9, 2019, 16:02 PM

  文/鲜于筝

  60岁以上的人也许还记得“草原英雄小姐妹”这一回事儿。且慢慢拉开历史的帷幕:

  1964年2月9日,两个小女孩,姐姐龙梅11岁,妹妹玉荣9岁,在内蒙古草原上替父亲放羊(父亲喝酒去了)。骤然间暴风雪袭来,姐妹俩,紧跟着被风雪驱赶的羊群(384头羊),在零下37度的风雪中走了一天一夜。10日早晨,妹妹靴子也丢了,倒在冰雪中。姐姐也快挺不住了。幸好被中年男子牧民哈斯朝鲁和他9岁的儿子那任满都拉发现了。父子俩才从白云鄂博送走了回呼和浩特过年的朋友,正冒着暴风雪赶回家。他们在铁路边的低凹处发现了挤在一起避风的羊,还有那个追赶羊群而来的小女孩。小女孩说,她的妹妹找不到了!中年男子拉起女孩穿过了铁路,把她安顿在铁路的扳道房。他留下儿子照顾女孩,自己急忙到矿区打电话,找人前来寻找玉荣。几个小时后,人们在山上找到了玉荣。

  由于冻伤严重,龙梅失去了左脚拇指;玉荣的情况更为严重,因为丢了靴子,而且找到之前在雪中躺了太久,她的右腿膝关节以下和左腿踝关节以下全部冻坏,做了截肢手术。

  小姐妹的事迹令人赞叹,因为他们用生命保护了公社的羊群(384只羊,只有3只被冻死,其余安然无恙)。当她们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赶来看望的公社书记就是这样表扬她们的。龙梅和玉荣的故事很快就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成为家喻户晓的“草原英雄小姐妹”,成为人们学习的榜样。她们的事迹不仅在报纸上反复宣传,而且被搬上舞台,搬上银幕,画成连环画,编入课本……。

  风雪中救两姐妹的中年男子呢?不见了。报道中,救小姐妹的英雄成了扳道房里的共产党员王福臣——他是龙梅获救的目击者。原来哈斯朝鲁是开除公职下放到草原来劳动改造的右派分子,他原先是内蒙人民出版社的编辑。在小姐妹成为全国人民学习榜样的宣传浪潮中,各类文艺作品里,哈斯朝鲁成了“偷羊贼”、“反动牧主”、“破坏分子”,成了阶级敌人,甚至企图杀害小姐妹的凶手。哈斯朝鲁因此而陷入重重灾难,1966年被关进了监狱。1972年因病提前获释,回到生产大队,一家8口却成了黑户,没有户口,没有口粮。直到1979年之后,才恢复工作,全家从草原回到呼和浩特。经反复上诉,终于引起胡耀邦重视,批示“彻底甄别处理”。

  我想起了在新疆的时候,75年,曾被借到新疆话剧团创作一个小话剧参加每年的北京调演。毫无生活,全是凭空编造:背景哈萨克牧区,主角是女的(那时候重女轻男),女队长,牧羊姑娘,姑娘的爷爷老牧人,有阶级敌人,反动牧主,牧主怎么内外勾结搞破坏,要把羊群毁了,总而言之,贯穿阶级斗争为纲这条线。当然冬不拉琴声、哈萨克歌舞也少不了……。

  那时候,还请人来讨论剧本,王蒙也来过。我想,谁看了心里都不会说好,但又提不出太多意见,这样的阶级斗争题材还能翻出什么跟头来?这跟文学无涉,是个谎言。演员们倒很热心,因为他们没有戏演,一直闲着,能活动活动总好。演电影《智取华山》的郭允泰当时也在新疆话剧团。后来彩排了一场。最后这一年北京好像没有调演。我现在一想起这回事就有点儿瞧不起自己。我没有讲这个剧的剧名,因为我此生再不想提起她。

  草原英雄小姐妹进入文学作品成了阶级斗争的宣传品,成了谎言。

  苏珊·桑塔纳说:作家的首要职责不是发表意见,而是讲出真相。(2019年5月5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