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印度的狗

印度的狗

May 2, 2019, 16:12 PM

  文/王瑞芸

  印度的神奇在于她对人世间的章法全不在意,听之任之,这副态度跟现代中国人全副精力打造溜光水滑的“现代化”国家,有着天壤之别。

  印度牛从容倒也罢了,那是这种身躯庞大动物的天性,可是——大家瞧好了——印度街上的狗,从容安静到了不可理喻的程度。几乎可以视为小号的牛,因为它们跟神牛同一个脾性,慢腾腾地走,懒洋洋地当街一卧,人从它身边,甚至身上跨过去,它连眼睛都懒得抬一下……这种以机警和灵敏为本性的动物,得世代相传积累多少切身经验,才能毫无戒心,肚皮朝上地躺在街边上,在丛林似的人腿中酣然而卧呢。我特别留心了一下,印度街上的狗,几乎四分之三都那么安然酣睡在街边上、家门口,一动不动像一块毛毡。

  印度狗来自生存经验的积累,肯定融化进了血液并遗传给了下一代。我们在菩提伽叶的街上看到一条褐黄色小狗,只比我们的巴掌长了一点点,活活就是个毛绒玩具,直接就卧在街心晒太阳打鼾,惹得我们啧啧称奇,围着它看、叹、赞,恨不得把它捧在掌心里疼爱一番。可是在我们回来的路上,那只小狗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到了,头软软地耷拉着,口角有一线血流了出来,大家全都心疼得了不得,又围住它,看看是否还有生还的可能……小狗太大意了,可是连我们也太大意了,毕竟,印度大狗都懂得卧在街边上,不会像这个小家伙直接睡到街心上。估计这个小东西从降临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分分钟都在享受安然无恙的生命体验,导致它误以为每一寸地面都有太平,连一点点选择都不必做。它实在是小得还来不及知道,印度除了与动物为善的人,毕竟还有另一种奇怪的“动物”,是铁制的,“眼睛”是有死角的,它肯定是被这种“动物”给撞了……死得好冤。而且死得让我们深感自责。如果在中国的环境里,我们中间无论谁看到了,都会把睡在街心里的小狗挪到边上去;可是在印度,我们实在被印度的狗们百分之两百的安详模样给镇住了,这种状态的感染力甚至干扰了我们的常识判断。

  印度人对于狗,乃至对其他动物的宽容放任,是叫人吃惊的。就说我们去菩提迦叶佛祖的成道处,那绝对是一处圣地,来自世界各地的信众们,都得沐浴更衣,捧着莲花,或者带着无数的花环和大包大包的花瓣,来向伟大的佛陀致敬。每个进入这块圣地的人,在离佛塔远远的大门外,就被要求脱鞋。可就是在这样一个神圣之地,狗却被允许随便进入。

  那也真是一种奇观:在到处是汹涌澎湃的人群中,个个都得依序而行,排队参观,可是狗却不用。它们有连人都不能获得的VIP身份,只管在人堆里挤进挤出,哪里都去,哪里都能去,你还要记得随时给它们让道呢。当我们站在佛塔外围的甬道上,向庄严的佛塔和那棵唯一的菩提树望过去,看见好些穿黄袍的僧人在石阶上安放好蒲团,敛容静坐,用这种方式向伟大的佛陀顶礼,有些狗也就散卧在他们身边,一动不动……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情形让人心生出一种莫名的感动,会不由自主地对这个世界生出另一种解释。(2019年4月28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