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特朗普最中意的总统接班人

特朗普最中意的总统接班人──第一千金伊万卡白宫轶闻

Apr 25, 2019, 14:42 PM
伊万卡4月出访非洲,图为她4月15日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出席联合国会议。美联社

    伊万卡4月出访非洲,图为她4月15日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出席联合国会议。美联社

  特朗普总统的大女儿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除了拥有美貌,被称为“芭比娃娃真人版”之外,才华也同样出众。特朗普对这位千金之器重,不但把她和夫婿带到白宫,委以重任,甚至还称许伊万卡是理想的总统人选,可以做他的接班人。

█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伊万卡坐在白宫总统宝座和特朗普总统以及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合照。Twitter
伊万卡坐在白宫总统宝座和特朗普总统以及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合照。Twitter

 

特朗普称赞女儿:她选总统很难被击败

  特朗普日前接受《大西洋月刊》记者埃莲娜·普罗特(Elaina Plott)访问。他一开始就说,他对他的所有孩子都感到非常自豪:“巴伦很年轻,但他潜力无限。蒂芙尼做得很好。唐(小特朗普)很喜欢政治,这是好事。埃里克和唐一起管理生意,也对政治很有兴趣。我认为,孩子们都非常非常好。”

  但是如果特朗普的孩子有任何一个被他视为接班人,那就是伊万卡了。特朗普有时在正式会议上称伊万卡是“宝贝”,他说:“如果她想要竞选总统,我想她很难,很难被击败。”伊万卡现年37岁,已经能够竞选总统了。伊万卡是特朗普的孩子中唯一他带进白宫,给予官职的,对她的表现大加赞赏。特朗普说:“她投入整个‘帮助人们找工’计划,她创造了几百万个岗位,我不知道她会这么成功。”

  “几百万个岗位”的说法可能太过夸大,但是经由她担任总统顾问的关系,大企业如沃尔玛、IBM等都承诺在未来5年提供再培训的机会──主要是给已经有工作的人。每当特朗普府有职位空缺──这是很常发生的事,伊万卡总是在他父亲心目中理想人选排前几名。特朗普说:“她是天生的外交官,比如,她如果到联合国(当大使),会做得很好。”但他为什么最终没有提名伊万卡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呢?特朗普说:“如果我这么做,他们会说这是用人唯亲,但这绝不是用人唯亲。她会非常出色的。”特朗普还说:“我甚至考虑过提名伊万卡当世界银行行长,她会做得很好,因为她对数字很在行。”伊万卡4月17日证实,她婉拒父亲有意推荐她出任世界银行行长的美意 ,因为她对自己目前在白宫的工作很满意。

  特朗普还称赞她“总是很冷静……我看过她置身在极大压力下,应付得非常好──这通常是遗传的缘故;她一走进房间,立刻就引起大家关注。”

 

摆脱父母离婚阴影 自创品牌成功

  现任总统顾问伊凡卡·特朗普(Ivanka Trump)是特朗普和第一任妻子伊凡娜生的大女儿。从政之前,她是名模特儿、作家,还是自创品牌的成功商人。

  伊万卡自创品牌的想法要从1989年在科罗拉多州阿斯彭(Aspen)说起。那年圣诞节过后,唐纳德·特朗普带著妻子伊凡娜(Ivana)和三个小孩──11岁唐(小特朗普)、8岁的伊万卡和5岁的埃里克到小内尔酒店(Little Nell)度假。特朗普还把他26岁的情妇玛拉·梅普尔斯(Marla Maples)也找去了,他派他的私人飞机去田纳西州接她过来,住进离家人不远处的一间阁楼里。几天后,特朗普一家人和梅普尔斯在山上一间餐厅撞个正著。伊凡娜和玛拉·梅普尔斯互相叫骂,在叫骂声中梅普尔斯发出胜利的叫嚣:“大家把话说开了!大家终于把话说开了!”小孩子们则一言不发。

  回到纽约后,伊凡娜和特朗普立刻谈判离婚。伊万卡在走路上学途中,也遭到小报记者的骚扰。在她27岁所出的回忆录《制胜王牌》 (The Trump Card)一书,伊万卡回忆有个“白痴”问她,《纽约邮报》所报道,梅普尔斯声称特朗普是她“所经历过最好的性事”是不是真的。

  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伊凡娜在谈到自己的女儿伊万卡时说,伊万卡比较喜欢特朗普第三任、也就是现在的第一夫人梅兰尼亚这个后妈。 “因为她(梅兰尼亚)没有像前一个(梅普尔斯)那样破坏我的婚姻。”伊凡娜还透露,在她和特朗普离婚后,伊万卡每天从学校回家都会哭著问,即使父母不在一起了,她是否还会是伊万卡·特朗普。

  尽管如此,伊万卡没把父亲的劈腿视为是背叛。伊万卡在回忆录写道,虽然内心受创,但是她把这次经验当作是重新定义人生的机会。这次离婚让她了解有些事情不是她所能控制的,同时确信有一件事她能控制──她的形象。

  特朗普给人一种财大气粗的形象──自以为金发性感、出入坐私人喷气机,各种商品都要打上他的大名。伊万卡极力把自己和父亲划分开来,将她自己呈现得比较接近理想有钱人形象──年轻的杰奎琳·肯尼迪,轻声细语,只是生长在俗气的豪富人家。宾州大学沃顿学院毕业,获得经济本科学位后,她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开发珠宝和时装品牌。她曾经连续两年登上《福布斯》的全球十大未婚女富豪排行榜榜首。

 

总统信任她 胜过任何人

  尽管极力把自己和父亲划分开来,但是当特朗普出马竞选总统时,伊万卡就成了他的得力助手。

  从2011年起,特朗普成为全美质疑奥巴马不是在美国出生的急先锋,也就在那时,他又有出马竞选的想法,不是纽约州长,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路上的每一步,伊万卡总是在父亲身边。从2013年到2014年有多个下午在特朗普大楼,特朗普和罗杰·斯通(Roger Stone)、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迈克尔·卡普托(Michael Caputo)等亲信讨论要不要投入竞选,卡普托说:“会议上她总是静静的,但是特朗普会转头过来问她问题。很显然地,他信任伊万卡胜过任何人。”

  2015年,当特朗普宣布竞选总统时,伊万卡的事业蒸蒸日上,她推出了自己品牌的时装系列,并且签约写书,告诉人们要如何成为她。她不但是职业妇女,同时即将有第三个孩子。

  一般认为伊万卡和父亲不同,属于特朗普阵营中的温和派,但是整个竞选过程,她没起到任何节制特朗普激烈言行的作用。她从未公开支持堕胎、关心气候变迁,或是对有关移民或边界筑墙等议题表示意见。尤其是2015年6月的一天,特朗普从特朗普大楼电扶梯走到楼下大厅,大肆抨击墨西哥来的非法移民都是罪犯,而伊万卡就站在他旁边。此后,特朗普竞选路上的争议言行不断──诋毁女性、悔辱越战英雄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等。这些连带的也使伊万卡的形象受累。

 

2017年2月伊万卡和丈夫库什纳(左三)带著两个小孩,出席特朗普任命内阁官员仪式。美联社
2017年2月伊万卡和丈夫库什纳(左三)带著两个小孩,出席特朗普任命内阁官员仪式。美联社

从100%受欢迎 到一半喜欢一半讨厌

  随著伊万卡2017年3月加入白宫,担任总统顾问,从此就成为华府的争议人物,当初她那些受人欢迎的因素现在都消失了。因为特朗普的关系,华府一家她只去过一次的健身房拒绝再接待她,因为这家健身房业者指控特朗普“威胁到我亲爱的客户和教练的权益。”

  伊万卡自创品牌的时装,因为特朗普的关系遭到抵制,被批评不是在美国制造,甚至是奴工生产的产品,百货公司也以销路不佳为由下架。2018年7月24日,伊万卡宣布结束她的时装公司,专心从政。

  小特朗普在谈到伊万卡的生活如何改变的时候。“她过去被全世界所有的人所喜爱,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很失望,但是人们开始攻击她。大选之后,我收到了一万通电邮,写道:‘老兄,我们仍然跟你是朋友。’我心想:不,你们口是心非。我想我比她早了解到,我们父亲当选之后,人们将用不同的眼光来看待我们。”

  特朗普说他也对女儿因在白宫工作受批评,感到难过。特朗普接受《大西洋月刊》访问时表示:“我认为如果她还待在纽约,事情可能会顺利许多。你本来有自己的事业,人们100%喜欢你,现在突然之间,只剩50%喜欢你,其他50%变成讨厌你。”

  到白宫上任之初,伊万卡另一本新书《职业妇女》 (Women Who Work)也准备要上市。她是在大选前一周交稿,这是一本“重写成功规则”的指南。出版社最初很有信心,这本以她个人品牌为号召的新书,能够打动“东岸城市的职业妇女”。

  但是特朗普一当选,一切都不一样了。出版商说:“我们要在非常不喜欢她老爸的地区发行这本书,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尽管发行部门接到不少专访第一女儿的邀请,就在预定出书的三个星期之前,政府部门的律师提出警告,伊万卡已经是白宫官员,不能为了促销新书而接受专访,不然会违反公务人员的道德规范。结果可以想见,不但新书滞销,书评家也非常不客气地大加批评,针对书,也针对人。第一次伊万卡再也无法和父亲划清界线,她不再是一般的职业妇女,而是替特朗普做事的职业妇女。

  由于新书销售不佳,伊万卡将注意力放在巴黎气候协定。特朗普竞选时就扬言要退出。如果能说服父亲改变主意,受益的不只是地球,还有她的形象。在这个议题上面,她有不少盟友,包括她丈夫、白宫资深顾问库什纳、白宫经济委员会主席加里·科恩(Gary Cohn)、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但是也面对强大的反对势力,如白宫首席策士斯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白宫法律顾问唐·麦根(Don McGahn)和环保署署长斯科特·普鲁伊特(Scott Pruitt)等。伊万卡参加了有关这项协定的每一次会议,试图用事关媒体形象为由来说服她父亲:“退出将会让媒体形象非常糟糕,我们的形象会被(媒体)扼杀。”她还打电话给苹果的CEO蒂姆·库克,希望他私下对她父亲施压,让美国留在巴黎气候协定。

  尽管如此,2017年6月,特朗普还是在白宫玫瑰花园宣布退出协定。6天后,娱乐《Us》周刊登出伊万卡专题报道,封面标题写著:“为什么!我不同意我父亲”。据一位和伊万卡很亲近的消息人士告诉《大西洋月刊》,伊万卡对《Us》这篇封面报道事前毫不知悉, “这类的报道通常是来自那些讨厌她的人泄露的信息,要让她在支持者眼中看起来像个混蛋。”果然,这篇报道马上被大量转发,并且引来冷嘲热讽。


倡议协助开发中国家 5000万妇女就业

  部分白宫官员私底下讨厌伊万卡和她丈大库什纳,前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讨厌两人更不是秘密。当这位退役陆战队将军2017年一上任就把这对夫妻看成是在“玩弄政府”,而且这句话不时脱口而出。一位和伊万卡很亲近的消息人士告诉《大西洋月刊》,“他(凯利)走进来,看了伊万卡一眼,好像在说‘这个芭比娃娃来白宫西翼她妈的要干什么?’”如果说凯利把伊万卡看成头痛人物,那么库什纳更是令他加倍头痛。凯利几乎无法抑制对库什纳的鄙视,在一次白宫资深幕僚会议上,有人提到一个外交政策问题,凯利发现他没法得出明确的答案,说:“我们现在有三个国务卿。”库什纳在现场不发一言。

  伊万卡在许多议题选择置身局外,使她在白宫内部获得了好感,也因此让公众认为她可有可无。上个月CNN最近做了一项报道,质疑:“伊万卡·特朗普做了什么?” 日前《大西洋月刊》登出伊万卡的专题报道, CNN主播唐·雷蒙(Don Lemon) 随即在4月12日当天节目上质疑她出任白宫要职是否 “够格”,他说:“我不知道伊万卡·特朗普是否够格,我也不知道她到底真正做出什么成就。”

  《大西洋月刊》指出,其实国会不少两党妥协成果,如共和党2017年12月的税改法案,孩童抵税额加倍就是伊万卡的功劳。同时她也是国会共和党目前在讨论带薪家事假的关键推手。

  伊万卡把自己塑造成世界主义的和平工作者,致力于妇女经济权力、劳动力开发、对抗人口走私等问题。她喜欢告诉人们,她不是保守主义者,她是个“实用主义者”。最受瞩目的是,她发起了帮助5000万名发展中国家妇女获得资金以及职业训练的“妇女全球发展和繁荣计划”(Women's Global Development and Prosperity initiative)。特朗普3月11日公布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要求国会拨款1亿元,作为“妇女全球发展和繁荣倡议”的基金。

  伊万卡最近才为了这项计划出访非洲,访问埃塞俄比亚和科特迪瓦两国由妇女经营的企业,希望能在2025年之前协助发展中国家5000万妇女就业。她在埃塞俄比亚一家咖啡店表示:“投资在妇女身上是明智的发展政策,也是明智的生意。同时也攸关我们的安全利益,因为当妇女有了权力,更能够促进世界和平和稳定。”

  肯塔基州州长马特·贝文(Matt Bevin)说:“当我听到人们说:‘哼,她够格吗?她自认为可以做什么?’这些话通常都是来自那些没做什么,以后也不会什么的人。”

  (编译自TheAtlantic.com、CBSNews.com、NYPost.com)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