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精英教育 就是个谎言

精英教育 就是个谎言──揭南加大贫富学生的真实生活

Apr 18, 2019, 15:44 PM
南加大校园。USC.edu

南加大校园。USC.edu

  春假去印尼巴厘岛(Bali)玩;住在有如度假村的豪华公寓楼,屋顶有游泳池,室内有日光浴床;结伴出入高档的日式Nobu餐厅,在那里四个室友吃一顿饭很容易就上千元。这是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学生的生活。

  为挣课本费而打工上夜班;因手头拮据而有了上一顿没下一顿;因为同学认为20元一杯酒不贵时而生闷气。这也是南加大学生的生活。

  学生之间的贫富差距没有比在南加大更明显了。在这里,名人、地产大亨的子女与保母、洗碗工的子女同窗读书。同样大学四年,有没有钱,待遇天差地别。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南加大校园著名的地标特洛依战士铜像(Tommy Trojan),是1930年为庆祝创校50周年而竖立的。南加大学生也因此自称是特洛伊人。Wikipedia.org
南加大校园著名的地标特洛依战士铜像(Tommy Trojan),是1930年为庆祝创校50周年而竖立的。南加大学生也因此自称是特洛伊人。Wikipedia.org

  波士顿联邦地区检察官3月12日宣布,侦破了一起规模空前的大学招生舞弊案,包括好莱坞著名女星、企业老板和高管等50人,被控通过行贿方式,让自己小孩进入一系列名校,其中就包括南加州大学。这些被告日前已经有十多人认罪。

  根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评鉴,南加大在全美排名第二十二。这所大学标榜有全美顶尖的工程、商业和新闻科系,还有西岸最多的国际大学生。南加大比其它大学培养出更多奥运选手,第二多入选职业足球名人堂的球员,还有77位奥斯卡得主,目前的教师阵容有4位诺贝尔奖得主,4位麦克阿瑟天才奖金(MacArthur Genius Grant)得主。学校座落于洛杉矶市中心南部,更是得天独厚。学生可以徒步走到好莱坞的地标──位于李山(Mount Lee)上好莱坞标志,或是一大早到海边冲浪,还赶得及上午的课。南加大已经成为常青藤大学之外,全美学生的首选。

有钱人子弟 入学考试随便画棵树就录取了

  《Elle》杂志主编克洛伊·霍尔(Chloe Hall)回忆说,她2009年到2013年就读南加大本科的时候,校园就有传言,学生入学方式“五花八门”,尤其是艺术专业,通常只凭学生提交作品就决定是否录取,有钱的学生便委托别人捉刀,当成自己作品提交。等到被艺术科系录取之后,有的学生只上了一学期课,就转到他们真正想上的科系。换句话说,这些有钱但是GPA不够高的学生,就靠抄袭和造假的艺术作品,间接迂回上了名校的理想科系。

  其他成绩不好学生传言是靠较传统的行贿方式录取──家长捐钱给学校。霍尔说,当她还在大学的时候,就听说过有学生是靠几近作弊的腐败招生方式而被录取的。这些侥幸获得录取的学生不但不感到愧疚,还引以自豪。有一位大学水球队招收进来的学生,在兄弟会的迎新派对上,酒后吹嘘,他在大学入学考试的试卷上画了一棵树,然后说明这棵树对他有多重大的意义。这名学生嘲笑这套入学体系根本是笑话,而不是认为他的行为助长入学舞弊的风气,并且剥夺了其他符合资格的人获得更好教育的机会。

  然而,财富的影响力在这座校园里无处不在。非裔嘻哈音乐艺人德瑞博士(Dr. Dre)日前夸口说女儿凭自己的本事上南加大,却压根没提他和唱片制作人吉米·艾奥文(Jimmy Iovine)两人2013年就捐给学校7000万元(尽管两人都不是南加大校友,也没大学本科学历)。校内还有一栋以德瑞博士本人命名的学院大楼。财富与南加大的关系如此密切,以至于不久前《周六夜现场》讽刺招生丑闻的段子,开场镜头就是南加大的中央图书馆。

  南加大在2011年发动目标60亿元的募款活动,一开始被视为几乎不可能达成。多亏家长和校友慷慨解囊,学校比预定提早18个月──6年半就达到目标,这个金额相当于过去65年所募集的总额。

  拜捐款所赐,学校新增加100个教职,并且在近年大兴土木。2017年全新耗资7亿元、毗邻校园的学生村启用,可以容纳2500名本科生。学生村外观气派,有座高耸大钟楼作为地标,俯视阳光明亮的中央广场。室内装潢更是新潮,许多设施如健身房可以说是最高水平,新的餐厅可以比美哈佛。塔吉特百货(Target)、爱芙趣服饰店(Abercrombie & Fitch)乔氏超市(Trader Joe's)和CorePower Yoga瑜伽馆等高档名店纷纷进驻。学校很了解学生的购买力,在校园书店里,一面墙全是昂贵的科颜氏(Kiehl’s)沐浴产品。 

 

南加大花7亿元打造的学生村,有座高耸大钟楼俯视中央广场。 USC.edu
南加大花7亿元打造的学生村,有座高耸大钟楼俯视中央广场。 USC.edu

“被宠坏小孩的大学” 穷学生感觉遭到完全排斥

  由于过去数十年,南加大吸引了洛杉矶许多最富有家庭的子女就读,因此有人戏称南加大的缩写USC代表了“被宠坏小孩的大学”(University of Spoiled Children)。南加大近年一直试图摆脱这个恶名,把吸引不同背景的学生列为优先事项,尤其是那些无法负担每年约5.7万元学费的学生。从各个角度来看,它的招生工作都取得了巨大成功。入校新生的学术资质稳步上升,申请人数也处于历史高点。目前种族和社会经济构成的多样性令校方官员感到自豪:四分之一以上的学生来自未获充分代表的少数族群,14%的新生是家里的第一个大学生,三分之二的学生获得财务补助。该校有全美最多的奖助资金──超过3.5亿元,比十年前增加了近80%。

  毫无疑问,上一所拥有55亿元捐赠基金的私立大学是有好处的:崭新的教学楼、能接触到一流科技、班级更小。但对许多人来说,现实就是,这座校园正是所在城市经济差异的缩影。像洛杉矶的其他地方一样,绝大多数人都觉得这道鸿沟根本无法弥合。

  “南加大试图把校园描绘成一个美好的场所,可以让人尽情享受。”大二学生奥利弗·宾利(Oliver Bentley)说,他是家里的第一个大学生。“有一种观念认为:一旦进入南加大,大家就在同一个赛场上,公平竞争。这本身就是个谎言。我遇到这些有钱的小孩,他们有钱到我无法想像,做著我无法理解的事情。”

  在阳光闪耀的校园里,学生们谈话大多集中在对有钱同学的羡慕和批评上。各种背景的学生都表示,他们常常暗自担心来自同学的批评——要么是因为拥有太多,要么是不够多。

  奥利弗·宾利来自洛杉矶以东80英里外的劳工阶级小镇门尼菲(Menifee),由单亲妈妈带大。当初来到南加大校园,他原本期望很快就能适应,结果却感觉遭到“完全排斥”,因为钱不够多。他说,现在他的大部分朋友都来自相似的背景,“中下阶层或者就是穷人”。

  “我们知道,低收入家庭的学生进入这些精英学校时,他们面临很大的适应问题。”大学入学与成功研究所(Institute for College Access & Success)的政策与规划主任杰西卡·汤普森(Jessica Thompson)说:“这些学校在世界上建立了致力于消除阶级界线的声誉,但实际上,它们在某种程度上强化了声称要消除的不平等。”

穷学生还分两类 有人双重不幸

  赫兰·马莫(Heran Mamo)在波特兰长大,是家中独女,父母是流行病学家和体育记者,都是来自埃塞俄比亚的移民。她认为自己是中产阶级。过去四年里,她几乎不会在出去吃大餐喝美酒的事情上纠结。

  “这里并不盛行拒绝消费的文化,”今年春天即将毕业的马莫说。“你会想‘我理应善待自己’,然后你开始担心说,你做不了某件事,只因为没钱。”

  马莫说,当她因为钱的问题而拒绝邀请时──比如不外出狂欢,或者去夏威夷度春假,朋友们都能理解她。他们很少露骨地谈钱,她还说,“当人们真的很有钱时,他们并不会真的承认,你往往过一段时间才会发现。”

  哈佛大学教育研究所助理教授安东尼·亚伯拉罕·杰克(Anthony Abraham Jack)成长在迈阿密的贫穷家庭,写了一本《特权穷人:精英大学如何辜负了弱势学生》(The Privileged Poor: How Elite Colleges Are Failing Disadvantaged Students),剖析了知名大学里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不是一个族群,而是两个。从他在马萨诸塞州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念本科,他就是他所谓的“特权穷人”,这类学生占贫穷学生半数多一点,他们虽然来自低收入家庭,但是凭借著好运和奖学金,能够上私立高中,因此进入精英大学。另一类他称作是双重不幸,没有得到任何帮助。他们所上的高中问题重重,很少有人能上精英大学。

  杰克书中还披露,许多念常青藤大学的贫穷学生根本负担不起春假回家的费用,春假期间学校餐厅又关门了,那他们怎么办?有些求助他们家里在困难时期的老办法──光顾食物银行,还有据他所知,至少有一个人从学校餐厅偷食物。

校外豪华公寓激增 高档设备吸引学生

  对于许多人来说,大一新生宿舍是提供学生和来自不同经济背景同学接触互动的最佳场所。但是现在有学生担心这种互动的机会愈来愈少,因为尽管大数人住学校宿舍,部分有钱的学生一开始就选择住到学校所有的较昂贵公寓。

  正如其它位于都市地区的大型大学,大多数高年级学生住在校外。在过去10年,邻近校园,以学生为对象的私人住宅或公寓不断增加,一个月租金从750元到2750元不等。纽约大学 、哈佛或耶鲁的学生都有类似的选择,高价的选项提供有钱人更多的设备。

  大学兄弟会和姐妹会是最明显的财富标志,会费往往高达数千元,甚至还不包括高级正式派对和参加派对置装所需的额外费用。(最近流行的是金鹅[Golden Goose]运动鞋,每双售价约500美元。)

  家庭收入的影响不仅限于校园社交。较富裕的学生在课堂上遇到困难时,可以很容易地求助于私人家教,而且在找工作和实习时,往往可以利用父母现有的人脉。

  “人们知道自己想白手致富,”马莫说。“这就是我们心里的目标,问题是(这个目标)实不实际。”

  丹·图米(Dan Toomey)在麻萨诸塞州的科哈塞特(Cohasset)长大,那是波士顿南部一个富裕的滨海社区,他知道自己很富有,他说:“如果你觉得自己不是生来就享有特权,那就太天真了。”他知道南加州大学有被宠坏孩子大学的声名,但他认为没有看到这方面的证据。

  “每个人都在追求不同的事物,进行各式各样的计划,”他说:“我们被反覆告知:你会变穷,你赚的钱永远不会像父母那么多,最后你得搬回去和他们一起住。所以我们可能比其他世代的人在财务上更敏感。”

  今年图米住进了有3600名学生的罗伦佐(Lorenzo)社区,罗伦佐号称是全美最大的私有学生综合住宅——也最奢华。学生和人共租一间房,一人房租就要950元一个月,在两房公寓拥有一间私人房间就要2000元以上。设备升级是吸引学生的关键卖点,如私人电影院、沙滩排球场、晚间有氧运动课程、攀岩墙等。每间公寓都配备46吋平板电视,罗伦佐的网站还标榜有著和拉斯维加斯“百乐宫(Bellagio)赌场同样风格的互动喷池,再现水舞奇观。”

  但是不是每个人都乐意住在这里,图米说,他待在学校的时间远多于待在这里。大二学生泰勒·马扎赫里(Tyler Mazaheri)还没看到罗伦佐的公寓就签了租约,因为那时已经是夏末,没有多少选择了。当他发现罗伦佐离一处福利办公室只有几个街区,就有点后悔了。他搬进去不久,又和他的两名室友起了冲突,因为他们想要雇请女佣每周来打扫公寓。

  “我根本不可能这么做,对我来说这是个很荒缪的想法。” 他说:“那里有很多不必要的东西──大厅不必要用大理石装潢,车库不必要有那么多豪车进出,大学生有什么必要开雪佛兰克尔维特(Chevrolet Corvette)跑车?”

  《Elle》杂志主编克洛伊·霍尔回忆说,那些艺术转商业科系、靠家长大笔捐赠上南加大的学生,还有那名水球队队员,最终也都和她一起毕业,他们的家人和亲友引以为荣,认为这是毕业生自己的成就。但是那些凭实力入学的学生,要和那些用钱入学的人一同分享毕业的荣耀,内心不知作何感想。霍尔认为,这个极度不平等的校园说明了精英教育其实是个谎言。

  (编译自NYTimes.com、Elle.com、TownandCountryMag.com、WashingtonPost.com)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