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袁慧琴和史依弘

袁慧琴和史依弘

Apr 11, 2019, 15:12 PM

  文/顾月华

  我去北京在一次聚会中吃饭,几个姐妹告诉我,你边上是当今老旦第一块牌子袁慧琴,我出国后很少看京剧,所以搞不清。

  回去跟我的姐弟们讲起袁慧琴,他们说最喜欢的京剧老旦就是袁慧琴。我说她坐在我边上。弟弟们不信,让我把照片拿出来看,一看果然是袁慧琴!因为我不认识,给姐弟俩人骂半天。尤其是弟弟仁庆,似乎我犯了大罪,对他的偶像不恭。

  我们认识以后,在电视里看了她的佘太君,《对花枪》。后来又看到她演的《慈禧和德龄》。平时看袁慧琴慈眉善目,温柔谦和。戏里的慈禧太后威严无比,满朝文武都胆战心惊,那气派真是吓人。

  我跟董乐弦坐在台下前排一起看戏,看得大气不敢出。他是著名的作曲家,刚完成了《洪湖赤卫队》的歌剧,董乐弦转过头跟我说:“我见了慧琴真有点怕了。”那天没人早走,都把一场戏看完了,拼命地鼓掌。非常的过瘾。

  看完了我们都去这个圏里的小会所,吃了宵夜。袁慧琴来了,脸上依然带着彩妆,她都来不及卸妆,就来见我们了。满脸带笑,还是以前的温柔女人袁慧琴。我们向她祝贺,她也用同样的真诚跟我们热烈拥抱,我又变成了她的阿姨,她不再是慈禧太后了。

  有一年她到香港演出,途经上海,只有一顿饭的工夫,我无论如何要请她吃饭。虽然她很忙,但还是答应了。她说她要带一个女朋友一起来,是她的闺蜜。问我可不可以,我说当然欢迎,我便去接她了。

  她带了一个高个子靓丽女人给我介绍,她说她叫史依弘,也是京剧演员。我很客气地问她:“这史依弘三个字怎么写,我知道了怎么写我会记得住。”

  我相信史依弘在上海一定沒有遇到过第二个像我这么白痴的人。我大姐是袁慧琴的粉丝,也把她请来了。大姐一见她们俩,已经先把史依弘的名字叫出来了,一次见到两个大牌,大姐惊喜交加激动得不得了。

  我请她们在新苑私房菜吃饭,让老板出来给我们点了菜。这一顿饭尽善尽美,因为新苑的菜实在太好吃了。

  吃饭的当儿,总有人过来,恭恭敬敬站在边上,跟史依弘说话,他们也不鲁莽,只是表达对史依弘的崇拜和喜欢。我没想到她在上海这么大的名气,其实她就是上海人心中的梅兰芳。

  终于吃完了,走出饭厅,外边已经等了一批人,排着队要跟史依弘拍照。

  过后,弟弟一口一声“伪京剧迷”喊我。我说,我告诉她们,我以前跟父母看过梅兰芳、言慧珠、关素霜、周信芳、马连良的戏,她们还很羡慕我呢。父亲喜欢看谁的戏,我就看谁的戏。这年头回来,都不知道上哪去买票看京剧,怪我吗?

  如今袁慧琴依然是我的好朋友,这一点总算保住了。

  我后来在电视里看了史依弘的戏,花旦、青衣、刀马旦样样来得,梅派的大青衣,还能唱程派,还能反串。她真的全能,除此之外,她美艳得无法形容。(2019年4月7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