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清明忆旧

清明忆旧

Apr 11, 2019, 15:11 PM

  文/鲜于筝

  往年清明节,总要摆出父母的像,排几盘果品,爇香行礼。今年清明前一周我和妻还互相提醒着,不料到了日子,竟忘得干干净净。第二天想起,晚了。夜里在灯下看着书架上父亲的照片,父亲的眼睛正望着我,我心里说:对不起了,昨天让父亲失望了。只能秋天到坟上看你来了。

  我坐在椅子上胡思乱想,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父亲讲的关于宋朝抗金名将张浚的故事:

  南宋高宗年间朝廷将领苗傅、刘正彦造反作乱,张浚负责指挥勤王平乱。当时张浚在秀州(嘉兴),晚上独坐,随从们都睡了。忽然一个人持刀站在烛后,张浚知道是刺客。徐徐问道:是不是苗傅、刘正彦派你来杀我的?答道:正是。张浚说:如果是这样,取我头去就是了。对方答道:我也是个知书明理的人,岂能为贼人所用?何况公如此忠义,我怎么忍心害公?我是怕防备不严,跟着还有刺客来。所以来相告。张浚问道:要金银吗?对方笑了:我杀了公,还怕没有金银钱财?那你留在我身边做事?对方说:我有老母在河北,没法留下来。张浚问他姓名,他俯而不答,提溜外衣纵身一跃上了屋,屋瓦声息全无。月色正好,瞬间不见踪影。

  当时听了这故事,我差一点儿眼泪都出来。父亲就总结了一句:做人就要像他们这样。

  父亲很会讲故事,绘声绘色,只是难得讲。我记得父亲还讲过一则镖师的故事:

  清朝乾嘉年间北边道路不太平,运送银货一定要有镖师同行。京城有官僚要运银数十万回四川故里,就到前门外著名镖行请镖师。不料镖师都被请走上路了,没有了。官僚缠着老板娘恳求再三,老板娘没法了,说:那就让小女去吧。官僚想既是店家女儿,一定不弱,不料出来的是个小姑娘,一个弱不禁风的闺阁千金,哪是镖师的女儿?官僚发楞了。老板娘说,客官别小看了,不是夸口,保你数十万金安全到家,出了纰漏找我。上路那天小姑娘骑着黑毛驴来了,不带寸铁,亦无童仆,做妈的老板娘都没来送。官僚惊讶了,问道:小姐施刀还是施枪?回道:一概不用。那么用镖还是袖箭?回道:也不用。就赤手空拳保镖,你有法术?回道:我不是仙,有什么术?请勿多言,走就是了。官僚只得走,心里七上八下。

  一路到了潼关,太阳还没有落,按说还可以行几十里。这本是盗贼出没之处,小姑娘忽然命令停车,指着路边大客栈说:住这儿。官僚大吃一惊,又不敢不从。进店,两旁都是彪形大汉,杀气腾腾,眼睛盯着银车。小姑娘只当不见,进店自己要了间上房,命令将银车都推进去。其余人住别的房间。吃完晚饭,小姑娘叫大家睡去;自己要了茶壶茶杯,关门进房间。官僚终究不放心,领大家带了器械守在小姑娘室外。将近3更,听到屋上瓦片轻微的响动,官僚偷偷一看,上房屋顶上满是盗贼。赶紧窥视室内,见小姑娘正在烛下看书,好像连屋上有人都不知道。过一阵,屋瓦移动,稀开缝隙,盗贼都用独眼朝下窥看。小姑娘正斟茶慢饮,茶喝完,翻过杯子弄碎,成一堆细块。于是一边看书,一只手拈起杯屑弹着玩一样。杯屑弹完,姑娘灭烛睡觉。那些盗贼还伏在屋面上一动不动。官僚一夜未睡,守到天亮。姑娘开门出来,叫大家上屋收尸。众人惊诧莫名!尸体罗列阶前一验,身上无伤,只是双眼有血点。原来是杯屑弹入眼睛直贯大脑而死。官僚服了。消息传开,沿途的盗贼知道小姑娘不好惹,都乖乖的了。

  父亲讲完,说,当然不会有这样的事,但是它告诉我们:天下有本事的人多得是,不能小看人。

  今天阴天,清明过去整一周了。想起了一句古诗,忘了是谁写的了:“人生能得几清明?”昨天,蓝天丽日,没有一丝云彩,我上超市。走过附近的梨花小院,5、6棵梨花树,枝头已缀满花蕾,粉色的小脸正从绒绒的小斗篷里探出头来。过不了多少天就是一片素白了,美得你伤心。春天,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想起了朱淑真的一首送春词,记不清了,回到家找出来又读了一遍:“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何处。绿满山川闻杜宇,便做无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2019年4月7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