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病句大赏析”

“病句大赏析”

Apr 4, 2019, 15:40 PM

  文/刘荒田

  网上有文,据说转自某大报,标题叫“病句大赏析”。它指出,正在热播的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台词里出现了不少病句。其中,最“戳中笑点”的是“手上的掌上明珠”,还有:“她恃宠不骄”,“你以后独个儿一个人”,“许多年纪不惑的举子”,“款待不周啊”,“就听过一些耳闻”。标题下方加一句:“语文老师要坐不住了”。

  我不是语文老师,不但坐得住,且一眼看出标题有问题:“病句赏析”。赏析,意为“欣赏加分析”,通常只用于好文字。什么是“好文字”?答案难以统一,但关于“不病”这一条,是可以取得共识的。不是绝无例外,比如用于反语,鲁迅在《热风》中称:“即使无名肿毒,倘若生在中国人身上,也便是‘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但此处“赏析”是直陈,殆可断定,编辑把“赏”字发错地方。这常用字,至少大学中文系毕业的编辑不会不懂,可能因为被“病句”咯吱着,光顾笑,不小心而摔跤。

  当然,错用一字,没什么大不了。这一错误,和许多汉语词语含感情色彩有关。类似的,有常用词“分享”,在英语,是Share。Share一单词,凡并非“独个儿一个人”拥有都用得上,不管是正面、中性还是反面。但在汉语,“分享”快乐,“分享”信息固然好,但和天灾人祸有关的、负面的,则不宜,“请诸位分享XX去世的噩耗”“让某某分享遭受歧视的不平”,这样的句式可能出自译文,教人误会,“不幸”是可以供“享受”的。在这里,Share是“分担”的意思。

  其次,和草率有关。“年纪不惑”应是“手民之误”——输入者打错了字,把“年届不惑”的“届”打成声母相同的“纪”。再其次,可能是因为跟网络流行语的风。“相对较(多)少”不是满天飞吗?然而,“较”即“比较”不就是“相对”?

  说了反面的,意犹未尽,且“赏析”一些好东西。Lens微信公号选载了日本老人写的“川柳”体诗(音节按五七五排列),请看:

  “真好吃呀/吃了什么呢/忘了”;“老了,恋爱接吻时/假牙打架”;“聚会上要是没得病/就没话题可聊”;“早上起来状况不错/所以去看下医生”;“怀旧歌曲都太新了/不会唱”;“步伐越来越小/步数越来越多/我的计步器”;“存折上面/记着存折密码”;“喜欢的类型/是年纪比我大的女性/但已经没有了”;“‘你俩真恩爱啊’/您误会了/我只是在把他当拐杖”;“明明已经睡了/却被喊起来喝安眠药”;“护理员请不要再说/‘我来送您上路了’”;“正想着电梯为何不动/原来是我忘记按了”;“拍了遗照/但是因为笑得太用力/没被采用”;“保洁员上门之前/我先把家里打扫一遍”;“被人称赞字写得很有韵味/其实只是手抖”;“因为太寂寞/于是和电话诈骗犯聊了很久”;“以前要反复确认还有没有感情/现在要反复确认/还有没有呼吸”;”“今天化了显年轻的妝/结果一出门就被让座了”;“偷吃了孙子的糖果/无法说出口/赖给了猫”;“被丈夫取笑妝太浓/可他的头发还没有我的妝厚”。

  豁达老人的自嘲,堪称精妙绝伦!如读了不笑,实在稀罕。是从日文翻译的,何其干净!值得分享。

  最后要承认,我也常常出错,如跌进“世上剃头者,人亦剃其头”的坑,是活该。(2019年3月31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