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认识张琴

认识张琴

Feb 28, 2019, 12:11 PM

  文/顾月华

  跟西班牙女诗人张琴认识很多年了。总看她头上包着一块布,身上穿一条花裙子,带着西班牙的浓郁风情。但并没有多接触,见了面很喜欢她的随和与亲切。从网上常常看到她的活动,发现她是一个勤奋的女作家。既写诗,又写散文也写随笔,似乎很多才多艺,觉得她精力充沛、满世界的游走。交了不少朋友。

  这一次去印度尼西亚参加世界微小说论坛,我与她有两次亲密接触。虽然会议只有很短的两三天,但是最后我们在去日惹途中竟有幸在来回的飞机上毗邻而坐。

  张琴拉了一个拖箱。自己也背了一个小包,可是她总把我的包抢过去,放在她的小拉杆箱上,这样我就省了很多力气。当时心里就觉得她是一个有担当的女孩子,是一个值得结交的好人。回到雅加达我跟她在鼎泰丰吃了晚餐,她跟我说了一些心里话,她常常受到不公平的歧视,但是她都忍让了。

  回到上海,收到她寄来的五本书《琴心散文集》 《浪迹尘寰》 《我的人生随笔》 《西班牙华文诗人作品选集》 《落英满地,我哭了》。

  我在张琴的散文里看出她是个独行俠,即使身边有很多亲人、朋友,但她的性格决定了她适宜独处。她曾经在一个有七个女孩子的家庭里成长,受到母亲的排挤轻忽,把她像包袱一样地送出去,有时候她跟六姨生活,后来她又跟她的三姨生活,在家里就是一个佣人的地位。 比如张琴有一件心爱的红毛衣,就给她六姨活生生地夺了去。她离家的时候,身上只有一件禦寒小大衣,竟然被母亲从身上剝下来,给了妹妹。以至于她离乡背井时,被遗弃似的独自在寒冬的旅途中发抖。

  她当过知青,做过保姆,摆过摊子,进过监狱,她的少女时代太苦了。

  前半生的张琴没有得到幸福。但是命运总归是公平的,终于她在西班牙得到了最终的归宿。包含着甜蜜的爱情,贵人的相助,这种种她都从米格尔张那里得到了。起初我总以为米格尔张是一个老人,他们之间能有真正的爱情吗?

  出乎意料的是,我最后看到了米格尔写的有关张琴的文章。

  在《琴心散文集》的后半部,有米格尔的赋闲偶记,头一篇黄玛赛,我看了大吃一惊,完全不同于张琴的文风。再往下看了几篇,文章之老辣沉稳、内容之丰富,字里行间流露出的一派大气。他的人品与才识溢於字外,我很庆幸张琴有一个儒雅而知书达理的丈夫。在他眼里张琴就是一个性感的小女人。绝对颠覆我们平时对张琴的观感。他爱张琴,爱她的年轻活力,但他更爱张琴善良而纯洁的灵魂。

  他说我只爱我的娇妻,不希望染指任何别的女性。一个中秋节的夜晚,他见张琴分外妩媚,随手写下一首诗送给她,其中有句“硕唇宽口爽朗仪,短阜修颌忒相宜,耸颧应是刚毅貌,脂凝汉白润且腻”。张琴的形象呼之欲出,好个情人眼里出西施。

  米格尔在《我好勇敢啊》文章中,称读了《欧洲晚报》情感世界版的“八种女人不易娶回家”后,对比他刚刚娶回家的新妇张琴,倒是占了四种。

  譬如洋娃娃型,米格尔说,她虽不是一脸孩子气,内心却十分天真,常常在无忧无虑专心做自己喜爱的事情,最大的乐趣是助人,往往弄得焦头烂额,也在所不惜。

  第二个情绪化型。她从小独立长大,身心好动。在不违背道义的大原则下,如天马行空。感情丰富,说哭就哭,说笑就笑。好在无心计,任何事情讲开了,即使受冤受屈也不耿耿于怀。

  第三种自恋型。她永远快乐自满。认为自己所有的都是世界上最好的。第四种女强人型。虽然她醉心事业,但把夫婿照顾得无微不至,高兴时温柔,发怒时雷霆万钧。他说别瞧我那俏娘儿傻乎乎的,但心肠善良,性格爽直像武侠小说中江湖上的十三妹,恰与曹操相反,宁愿人人负我,我不负人人。

  读这五本书感受最深的不是张琴的诗和文,而是他们夫妇琴瑟和鸣的美丽故事。米格尔是华人中少见的优秀电影工作者,他刚刚完成几部电影的舞美设计,我很崇拜他。米格尔对张琴的爱与情足以抚平张琴身上因历史与命运留下的伤痕,读后我的心得到宽慰,在此衷心献上我的祝福!(2019年2月17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