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哪来的儿子

哪来的儿子

Feb 28, 2019, 12:10 PM

  文/蔡维忠

  十几年前,一个私人侦探打电话告诉女作家盖尔·布兰戴斯:“你的儿子在找你,他是你在1985年遗弃的儿子。”侦探的根据是,在那个“儿子”的出生证上,盖尔是母亲。盖尔知道这事绝不可能,那时她17岁,还是个处女。

  几年以后,“儿子”亲自出马了,在面书上和她取得联系,问她是不是在1985年某日生了个儿子。这次联系时,她的小儿子诞生才3个月,她母亲自杀还不到3个月,她的身体和精神都还没有恢复过来。盖尔的母亲常幻想,说丈夫参加跨国洗钱,藏着几百万;说有车在追她,有人用手机向她喷毒。盖尔的父亲也幻想,说奥巴马总统任命他领导新民权运动,联邦调查局把他的公寓运到华盛顿安顿。盖尔有时候想自己是不是脑子也有问题,生了个儿子却不记得了?她前思后想,还是回复说没有在1985年生过儿子,并祝他找到母亲。

  不久后,“儿子”又出现了。他称不想寻求恢复关系,不想打扰她的生活,只是自已有些健康问题,想了解家庭病史。她告诉他,她真的不是他母亲。

  到了2016年,“儿子”还是没有放弃,给盖尔送来一封短信:“你是我母亲吗?”他说,她不愿承认是他母亲,让他伤透了心。他告诉她,他即将成为父亲,如果她是他母亲,她将成为祖母。盖尔愿意做个DNA测验,或者写篇文章帮他找到自己的母亲。他不回复,并把她拉黑。

  “儿子”不来骚扰她了,她反而不能平静下来。他有许多希望、恐惧、痛苦、困惑和爱,都寄托在她身上,她能感受到,她无法忘怀。她去查他的脸书,看看他是不是还好。她了解到,他是个歌手,为乐队写歌,小有名气。她去看乐队的网站,读他的歌词,许多歌词充满渴望。她为他的忧伤难受,为他的成功自豪,滋生出一份做母亲的担忧和骄傲。看见他小婴儿的照片时,她心中的喜悦油然而生。

  当她跟丈夫讨论内心的困惑时,丈夫建议:何不帮他找到生母?对啊,现在网上有很多资料呢。他们在网上找了不到两个小时,便有了线索。有个女子很可能是“儿子”的生母,她的名字和盖尔的名字很像,拼法稍有不同,却和“儿子”的出生证相符。只是,她已经于2015年去世,去世时为无家可归的人,地点在旧金山。

  她把这些信息转告“儿子”。那时,他已经不把她拉黑,可以接受她的来信了。他告诉她,小时候会转圈圈,想象有一天会转到和母亲面对面。她告诉他,她已经在心里把他当成影子儿子了。他告诉她,他写过一首歌,叫做《影子》,想象用母亲的声音唱歌,想象母亲就是盖尔。他们都想到影子,想到一块去了。几天以后,他找到了亲妹妹,来参加他的婚礼。他知道儿子的头发为什么是红色的,因为妹妹的头发也是红色的。

  不久后,他们通了电话,第一次听到对方的声音。他告诉盖尔,他的养父在2012年临终前,希望他有一天对自己被领养这件事心中有个了结,现在他觉得自己真正属于那个养育他的家庭了。

  他在道别时说:“我爱你,盖尔。”盖尔想都没想,以一个母亲的口吻回答:“我也爱你。”(2019年2月24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