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侨报周末/盼雪

盼雪

Feb 8, 2019, 12:32 PM

  文/鲜于筝

  星期二晚上,诗词班岑班长来电话,说星期四气温会降到零下15度,太冷了,有些同学不能来,你也别来了,停一次课,好不好?我说:好啊,没意见,停一次。班上同学多半60左右,70上下,更有80出头的,清晨冲寒上课,万一“冲”出病来,怎么办?一动不如一静,停课最保险。虽然这零下15度对我来说,甚至是个诱惑。50年前在新疆,冬天常是零下20度,人在户外,空气绷得鼓一样,就差能敲出声音了,这时候头脑冰清,世事也透明了。

  星期三早起,阳光灿烂。妻早饭后要去上课。临出门交代道:“采购单我放在桌上了;手机上预报下午三点过要下雪,你早点儿出去,赶在下雪前。”我笑了,夫妻俩生活了大半辈子,她还不知道我对雪的情意?入冬以来,我一直盼着下雪,就像盼着千里故人来相会。我决定三点出去,故人相会。望望窗外,天晴日丽,看看挂钟,十点一刻。天上,大片大片浅灰的云,像一张张烙饼正缓缓地从西北向东南摊来。云片周围,天空依然明亮,色泽淡蓝浅绿,柔和明净。

  到3点,我出门,带了个可以拎也可以挎肩上的大袋。走出大楼,云已汇成一张大饼摊满了大半个天空,云层不厚,是薄饼。一路走去,到北方大道,有细雪飘落了。我一阵喜悦,默默问候:你来了,朋友。我是在文革中,和雪交上朋友的。有两年我被批斗被彻底孤立而最感孤独的时候,冬天大雪飘飘,我就一个人在雪地蹀躞,让雪花落在我脸上、落满我全身,我都舍不得掸掉。天地岑寂,我和雪花细语,我知道这是我自言自语,但是我宁愿相信雪花在静静地听。人有时候需要自以为是。

  我在香港超市照单采购齐全,挎包装不下,两盒鸡蛋要拎在手里。使劲推开超市的门挤出去,一阵狂风直撞胸怀,我侧身退了两步。狂风薄雪,狂风是狱卒的鞭子,恶狠狠地驱赶着薄雪囚徒,驱赶着满街的人。我低着头艰难前行。不少人贴着一旁商店避风。风是一堵无形的墙,我推着这堵墙,钻进这堵墙,小步往前走。想想人生道路还不也是这样。在缅街和北方大道的十字路口,狂野的风无法无天。只能等着风喘息的瞬间,匆匆穿街而过。一路回家就风在肆虐,几乎不见雪飘了。

  回到家,5点过了,挎包把肩膀都快压塌了。半个钟头后,妻回家。这时风也过了。妻说:为什么不坐巴士回来?我说,我想伴着雪一起走走,结果只见风狂,不见雪飘了。

  我泡了杯茶坐在沙发上休息。妻笑着递过手机来说:你看。这是加拿大的朋友转来的微信:“xxx说:刚刚在北京朝阳区四世同堂饭店落座,便看到了旁边悬挂的这4个大字——莫谈国事!顿时就傻了。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讲,不谈国事真不知谈什么了,看来猪年只能像猪一样闷着头只是吃了。”还附了照片。我倒想起了小时候(民国时候)我们家对面“龙泉”茶馆楼上每个柱子上都贴了红纸条,上面4个黑字:“莫谈国是”。贴也没用,49年蒋介石逃台湾,共产党来了,纸条也撕了。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毛主席接见红卫兵小将,对小将们说:“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可见,什么时候能谈国事,什么时候不能谈国事,完全要看是“什么时候”。论语上说:“天下有道,庶人不议。”那么天下无道,庶人能不能议呢?孔子没有说。想来不管“有道”“无道”,妄议是不行的。

  至于微信上说“看来猪年只能像猪一样闷着头只是吃了”,这句话实在大可商榷。我想起前些日子,福建外甥微信传来的一张照片。我从手机上找出来让妻看。照片上是两头猪,看起来情深意蜜,嘴巴亲在一起,很可爱。下面是一首诗:“要过年了/这一吻生死两茫茫/不思量暗自伤/一头红烧一头炖汤/剩下的灌香肠……/从此不再见天涯各一方”。虽然是两头猪,读了还是叫人不胜伤感,就差潸然泪下了。妻说:叫人难过!我说,不想这些了,我现在想的是什么时候下一场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2019年2月8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