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新年感悟

新年感悟

Jan 31, 2019, 16:32 PM

  文/王瑞芸

  我们现在的社会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社会,没想到过去的这一年打动我的却是两个老年人,那就是陆庆屹的处女作电影《四个春天》中的一对老人,住在贵州极小的城市中,属于最普通的人,几乎不具备任何眼下人人渴求的所谓社会“资源”。却把生命活得有声有色,丰满精彩。于是,这个只是记录一对老人日常生活的电影,大面积地打动了很多很多的人心。凭什么一对普通老人的普通生活会这么深地触动到我们的心呢?

  这里我要先从另一个老人说起。那是一个美国老人,叫罗迪(Sabato Rodia 1879-1965),是个穷人。14岁时,他从意大利移民到美国,一辈子靠做泥瓦匠为生。可是这个两手空空,连英文都说不利索的人,从42岁起,独自一个人开始在自家后院建造他梦想中的“大东西”。他用了34年的时间,在没有任何机械设备的条件下,没有任何人帮助的情况下,把那个“东西”建成了。那是一座塔群,其中最高的一座足足有30米。这个五色斑斓的“大东西”叫看者目瞪口呆,没法相信这是由一个赤手空拳的老汉建成的。现如今,他建的那座塔已经成为洛杉矶的著名景点,被称为“华兹塔”(Watts Towers),连外国来的总统都有兴趣去参观。说真的,美国老人罗迪和他的塔是我住在洛杉矶这二十几年中最打动我的事件,因为他让我看到一个事实:一个人的生命能量是极大的,你不需要依靠其他,就能做出非常惊人的事。怪不得佛家说“人生难得”——但谁能真的把这话当真呢。反正,我是在看见了罗迪和他做下的事后,才大吃一惊,才真的接受了这句话。在有生之年,第一次在单纯的“人”的意义上,让自己获得了很大的自信。

  没想到,《四个春天》中的两个中国老人,让我再一次受到了同样强度的心灵冲击。依据罗迪的例子,像我这种研究艺术的人很容易就以为,一个人的才华与能量,需凝聚为物化对象才算是价值得到了体现——比如写一本好书,创作一幅杰作等等。可《四个春天》中的这对中国老人却向我呈现,人的价值、生命的能量,不一定也不必要付之于有形之物,或者一个物态的承载对象,在最普通的衣食住行中,在不必引人注意的寻常人生中,一样可以把生命活出水晶般的质地。瞧瞧电影中的那对中国老人,纵然日复一日地在操持生活中的种种琐事,却从不以为烦,津津有味地享受其中的乐趣和成就。这样的心态,使得这两个已经上了年纪的人,依然具备孩子般的天真快乐,他们会对着鸟说话,会对着花起舞……儿子看见母亲在劳作的时候,她的脚都在点着拍子,“她嘴里没有唱出来,但是心里有歌”!那个做父亲的,看见燕子飞回房梁上做窝,会惊喜而慎重地报告全家:“今年燕子又来了哦!你看嘛,哈哈!”这些内心喜悦的不经意流露,让我们惊奇地看到,纵然置身于社会底层,身上居然一点也没有被时代与社会摧折的痕迹,生命中没有任何污损的,俗气的东西!他们是把最普通的衣食人生活出了诗意,活成了柏拉图所定义的“生活”最高理念的样板。

  我想,我把事情看清楚了,美国老人罗迪是把他的天赋和能量凝聚在一个塔上,让我们知道,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可以创造奇迹。而活在山间地头的两位中国老人,让自己的内心变为水晶一样的宝物,那件“宝物”散发的光芒折射到普通生活中,一样能照亮千万颗人心。

  感恩《四个春天》,感恩这对中国老人,感恩父母给予我生命。从今往后也要努力让内在生命朝“最纯净的方向生长”——这是我2018年的收获,也是2019年的起点。(2019年1月27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