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死囚活腻了

死囚活腻了

Jan 31, 2019, 16:31 PM

  文/蔡维忠

  生命对于斯科特·多兹尔来说不值得珍惜,不管是他人的生命还是自已的生命。

  多兹尔的生长环境不错,成年后也找到不错的工作。但他天生叛逆,不愿受法律约束,干起了贩毒的勾当。2001年他在亚利桑那州杀了个贩毒的同伙,第二年又在内华达州杀了个贩毒的同伙。为此,他于2005年在亚利桑那州被判刑22年,2007年在内华达州被判死刑。在美国,死刑不会立即执行,死囚有少则几年多则二三十年的时间上诉,有人在上诉过程中老病死去,用不着处刑。多兹尔如果像绝大多数死囚一样充分行使权利,大概还可以活好多年。但是他不想活了。

  多兹尔在2005年被判刑后企图自杀,服下大量抗抑郁药,昏迷了两星期。其后,他拔掉插管绝食,体重减掉70磅,最终还是被保护下来。到2016年,他又活腻了,在上诉过程中自愿放弃,请求尽快受刑。他说:“我不想死,但宁愿死也不愿坐牢。”

  第二年7月,法官签署了处决令,处决定于10月16日执行,后来改期到11月14日,再改期到2018年7月11日。这中间,多兹尔的律师表示反对使用药物执行处决。不过,到了7月11日这一天,结局似乎已定。多兹尔和前来告别的家人朋友度过最后几小时时光,就在最后的晚餐前,突然被通知,处决取消了。

  内华达州和美国许多州一样,判了许多死刑,真正执行的寥寥无几。已经十几年没有处决罪犯了,连行刑室都得重建。根据州法律,处决犯人必须使用药物注射。原来有个由毒气室改造而成的注射室,已经于2012年关闭,狱政局花了86万美元重建了一个注射室。处决程序也设计好了,共有3个步骤。第一步是注射镇定剂咪达唑仑(midazolam)让人失去意识,第二步是注射致死量的芬太尼(fentanyl),第三步是注射肌肉松弛剂顺曲库铵(cisatracurium)阻断呼吸。设计者煞费苦心采用这样繁复的程序,为的是保证受刑人无痛苦死去。

  可是生产药的公司不干,它们不愿意和死刑扯上关系。内华达州为了处决死囚,曾经向许多公司买药,都不愿卖。这几样药也是通过第三者弄来的,说来有点偷偷摸摸的嫌疑。首先发难的是生产咪达唑仑的公司安沃勤(Alvogen)。该公司上法庭打起了官司,不让使用咪达唑仑执行死刑。公司说,内华达州非法取得他们生产的药物,用于未经批准的目的。公司还说,使用这种药物可能导致行刑时出现意外——死囚因不能立即死亡而忍受痛苦。法官下令取消执行死刑。法官说:“原告提出的可能性合理,它的商业信誉会受损,影响投资者和顾客关系。”希克马(Hikma)医药公司跟进提出诉讼,要阻止使用它生产的芬太尼用于死刑。山德士(Sandoz)公司也表示反对内华达州用其生产的顺曲库铵在死刑上,虽然还没提出诉讼。

  在执行死刑的争执上,多兹尔被撇到一边,等着州政府和制药公司打官司。他抱怨:“他们花几百万美元判我死刑,然后花几百万美元不让我死。真他妈的让人搞不懂。”在等待的日子里,他的处境比以前更糟了,他被关入隔绝的牢房,自由进一步受到限制,是为了防止他自杀。2019年刚过几天,他用被单拧成上吊的绳,自己处决了自己。(2019年1月27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