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有种尴尬叫归乡

有种尴尬叫归乡

Jan 10, 2019, 13:26 PM

  文/陈九

  尴尬有很多种。见女人冲你笑,欲搭讪,才发现笑的是身后帅哥。还有提职,论资历绝对该我,一宣布却是对桌小萝莉,提职得豁得出去,资历管鸟。还有一种尴尬,我刚刚遇到一回。

  那日好天,携友去小时住过的铁一号怀旧。铁一号者,铁狮子胡同一号大院也,即现在张自忠路五号,大清陆海军部,段祺瑞执政府,也是“三一八惨案”发生地。1926年列强搞“八国通牒”,强迫段祺瑞政府撤除大沽口炮台等海防设施,激发民变。数千民众聚集铁一号示威集会,李大钊、陈乔年发表激情演说。后警察开枪伤者数百,死者46人,史称“三一八惨案”。在这之前此地还另有一历史瞬间,据载,孙中山1924年北上“再造共和”,就住在与铁一号数步之遥的顾维钧宅邸。孙中山几次由顾府徒步来铁一号,在中楼段祺瑞办公室等段,图谋共和事宜。没想到段祺瑞屡次爽约,孙段终未相遇,错失历史良机。

  我小时铁一号是中国人民大学校址,也是我们从托儿所,幼儿园,到小学的童年乐园,一草一木都留下我们天籁般的笑声。上述段祺瑞办公室所在的中楼有一哥特式塔尖,顶部有旗杆入云,飘着红旗。我们几个号称最调皮的孩子,非非,凡凡,方方,大江,还有邱小刚,常躲过管理员的目光,偷爬上塔顶,眺望景山,万寿山,玉泉山风光,目穷千里荡气回肠。那时空气透明,佛香阁上人影的蠕动都能看到。中国自制的第一盏钠灯,当时号称小太阳,设在景山最高处的万春亭,每晚向京城照耀,我们在中楼顶看得一清二楚。这时最怕被管理员发现,他会大吵大叫冲上来,一边追赶一边喊着我们父母的名字,“等着回家挨揍吧”!吓得我们四处逃散,躲进中楼底下的地窨子跟他捉迷藏。

  那年华北蝗灾,铁一号院里四处飞着蚂蚱,树枝上路灯下,哪哪都是。我们伺机出动,每人持一空鞋盒,很快就抓到几鞋盒的蚂蚱。然后取大锅,放水撒盐浸泡一会,再放饼铛上烤,待焦黄状,一涌而上大快朵颐,满口咔嗤咔嗤留香,最后竟发现蚂蚱很难抓到了,不知去向?铁一号每个角落都留着童年的秘密,在灰七楼顶发现一捆崭新的纸币,后来才知是建国前的钞票,不敢带回家,埋在小花园柿子树下至今未取。小娟让我帮她摘水池里的莲蓬,莲蓬没摘到自己掉进水里,你赶紧跑啊小娟,跑啊!那是我平生第一次为女人付出代价,无怨无悔。

  后来呢,接着讲九哥。

  我正与友人大声说笑边侃边行,望着凸显破旧的铁一号感慨良多,童年印象难以忘怀,睹物思人,往事不禁涌上心头。这时,一保安状大汉拦住了我们。你们家住这儿?过去住现在不。那不行,咱这儿不是景点不许参观,赶紧走吧。不是,我也算住这儿吧。算不行,请您尽快离开。

  酱紫啊,我还真当是自己家了。(2019年1月6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