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无巧不成书

无巧不成书

Jan 10, 2019, 13:25 PM

  文/朱小棣

  12月初在北京机场等候去台北的飞机,在书店邂逅一本俞敏洪的新书《在人生的更高处相见》。书名蛮好,感觉挺暖,让我回想起去年在南京参加江苏发展大会时与作者的一面之缘。记忆犹新的是,他在大会发言时直言批评新启用的会场建筑,因其设计考虑不周,厕所空间太小,会间休息时,门外排起了长龙。总数1500人的队伍,一时蔚为壮观。

  书分四章,读书、旅行、情怀、闲话,第一章的第四篇,刚好是“书蠹王强”,写当年新东方的伙伴,一个嗜书如命、藏书成癖的哥儿们。还专门介绍了王强的新书《书蠹牛津消夏记》。我因为要赶飞机,没空细览,匆匆买下俞敏洪的书,扔进了背包。

  到达台北后,按计划,当然要去诚品书店。可是在各类图书密布的书架面前,我竟一时找不着北,不知该去哪片书架寻书。待我架起老花镜,散光的视力开始聚焦。定睛一看,眼前一本图书,居然正巧是王强的《书蠹牛津消夏记》,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老眼昏花,产生了幻觉。

  接下来,竟还有比这更巧的事儿。翻开《书蠹牛津消夏记》第100页,居然说到购买高罗佩的“狄公奇案系列”九部,洋洋洒洒写了十页纸。我当年续写狄公案,可是没敢漏读高罗佩系列小说里的任何一部。如今见到书蠹王强在书里侃侃而谈这套书,那个亲切真叫无以伦比。叙说完狄公故事,王强在书里又提到的另一本书《三人同舟记》(Three Men in a Boat,by Jerome K. Jerome),刚巧是我年轻时始读英文原版小说之最爱。这一个巧合,再次把我读、写英文小说的人生轨迹,画上一个完美的圆圈。

  细读王强十页纸的狄公案系列记叙,读着读着,开始大跌眼镜。过去一直以为高罗佩小说的中文翻译堪称一绝,行文流畅之美,让人全然忘记是在阅读译文,以为汉学家高罗佩直接在用中文写作。当北京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提出要翻译出版我用英文写作的《新狄公案》时,我还生怕译者翻译成夹生的汉语,不中不西,不伦不类,提出要参照高罗佩小说的中译本译文风格。哪晓得这次王强在书中直接批评高罗佩小说译者,不尊重原文,望文生义,胡编乱造,添油加醋,无中生有。

  王强在书中说,他看的是海南出版社2014年出版的第五次印刷的《大唐狄公案》,不知这是不是我以前看过的中译本。王强说,这次对比英文原著,着实吓出一身冷汗,“以为买到的英文原版是舶来的山寨版”。他还举例说,海南版《玉珠串》中有这么一段:“黄昏,细雨霏霏,碧森森一带松林缭绕着一团团黑云,半日都不曾见着个人影。黑云沉坠在树梢头,酝酿着一场大雨。时正夏日燠暑,狄公策马在林间急匆匆穿行,全身衣袍早已湿了,脸面上汗珠雨珠流成一片,浓密的长胡须沾着水珠一闪一闪,亮晶晶的”。王强读了英文原著后才发现,这大段的描写在原文中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因而他讽刺说“译者的想象力才配称为‘中国的福尔摩斯’”。

  王强还说,倒是法国人Anne Krief的法译亦步亦趋,像极了高罗佩的仿真翻版。王强本人试译高罗佩那段原文如下:“静悄悄、湿漉漉的丛林里狄公又策马前行了半个时辰,他勒住马,忧心忡忡仰头看看上面密实的林叶。他看到的只是小小一片铅灰色天空。沥沥细雨随时会化作夏日倾盆”。幸运的是,我的《新狄公案》的法文译者,刚好是Anne Krief,她对法国出版商说,我的英文风格与高罗佩的极为相似,颇为仿真传神,这才让出版社下定决心在巴黎出版了法文译本。

  如今我不禁要回头看一下《新狄公案》的中文译文,是否有王强所指的毛病。随手翻到第4页,看见书上印着:“狄公起身走到窗户边,向花园望去,只见马荣正在操练武役。马荣身材高大,武艺精湛,是狄公手下一名得力的衙司缉捕”。还好,好像蛮不错。至少读者诸君不会错以为是读了山寨版。(2018年12月30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