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纽约首页/国庆想起郑秋枫

国庆想起郑秋枫

Nov 29, 2018, 13:33 PM

  文/陈九

  今天国庆,北京好天气,万里无云秋高气爽格外温暖。电视上手机里,到处看到人们对祖国的祝福,其中有个“闪唱”视频格外醒目。开始是个年轻姑娘在一张长椅旁拉起小提琴,曲调就是家喻户晓的歌曲《我爱你中国》,随着旋律展开,几个戴红领巾的孩子手拉手唱起这首歌,“我爱你中国,我爱你中国,我爱你春日蓬勃的秧苗,我爱你秋日金黄的硕果”。随后越来越多的人们加入合唱,“我爱你森林无边,我爱你群山巍峨,我爱你淙淙的小河,荡着清波从我的梦中流过”。最后还有各种变调变奏,把这首歌以爵士乐和伦巴风格重新演绎,充满生机。

  这情景令人动容。《我爱你中国》这首歌流传之广,如此深入人心,已经可与乔羽词刘炽曲的《我的祖国》,王莘词曲的《歌唱祖国》相提并论,堪称三大最流行的爱国歌曲。不同的是,前两首歌的词曲作者很出名,乔羽是歌词大家,刘炽是延安出来的著名作曲家,他谱的《让我们荡起双桨》至今仍为大人孩子喜爱。王莘更不简单,著名又资深。与他们比郑秋枫资历稍浅,他1947年在东北老家参军从事文艺工作,由一名小提琴手成长为作曲家,曾任广州军区战士歌舞团副团长,广东省音协主席等职。

  郑秋枫虽说比乔羽刘炽王莘晚一代,可后来居上。他谱曲的风格独树一帜。刘炽的风格是民歌式,陕西信天游,华北秧歌,还有西皮二黄,皆融入于心,信手拈来,尽显中国北方民谣的魅力。“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一个浪字一个香字,把美好情感调出来,让人感动得流泪。王莘虽延安出身,但走的是合唱路子,汲取苏联歌曲壮丽神圣的特点,进行曲速度,展现豪迈的情怀。郑秋枫不同,他走花腔路线,他最成功的歌曲都为花腔女高音谱写,融入意大利歌剧的浪漫手法,使旋律格外华丽典雅,深具表现力。

  比如《我爱你中国》,郑秋枫当时是为陈冲主演的电影《海外赤子》谱写的插曲,由著名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叶佩英首唱。歌曲的歌头,过门,以及结尾过程中的巨大跨度是花腔歌曲的典型特质,音域越开阔表现空间越大,中间的柔韧才更浪漫尽兴,从开头中“我爱”的爱字到最低音“中国”的中字,这个华丽回旋充满了深情厚意。郑秋枫典型代表作当属《毛主席关怀咱山里人》,同样的大调风格,经典的花腔女高音歌曲,从音域跨度,到节奏安排,堪称完美。这首歌由当时广州军区战士歌舞团女高音邓韵首唱,轰动一时。可惜的是,因政治原因它被故意遗忘了,但遗忘得了政治却遗忘不掉艺术,好艺术不论出身,以政治借口忽视天才的艺术成就是卑鄙的,如果政治可以作为艺术的评论标准,人类文明只能在黑暗中爬行。郑秋枫最终创作出《我爱你中国》,再次证明了他非凡的艺术天份。

  不仅如此,中国近代音乐自李叔同、黎锦晖、黄自那一辈人的习承,到冼星海、聂耳、贺绿汀的发展,再到刘炽、王莘、李劫夫等人的深入民族化,已完全成为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领域,郑秋枫谱写的歌曲别具一格,堪称中西结合的典范。国庆之际,听到四处传唱《我爱你中国》的动人旋律,我再次想起郑秋枫,深深祝福他,多出好作品。(2018年11月11日)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关于侨报| 报纸广告| 数字广告|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建议| 网站地图| WAP版